赤壁之战后,刘备为何能迅速实现鼎足而立的目标?

文/文定

从东汉末年群雄纷争的全过程来看,曹操这位乱世英雄只下了半局好棋。他第一个挺身而出发兵讨伐董卓;他在中原艰难奋战打出了一片立足之地,定许都,迎献帝,“挟天子以令诸侯”;他以弱胜强,消灭了不可一世的北方大军阀袁绍;他征服乌桓,统一了北方。这前半局棋,他每一步都下得很精彩。但长江成了横在曹操面前的一条“汉界楚河”,他雄心勃勃,想一步跨过江去,席卷江南,统一中国。但他刚刚挺卒过河,就碰了一个大钉子,赤壁惨败,狼狈不堪,后半局棋输得一塌糊涂。虽然他的棋子没有被对方吃光,但他深知自己已经不可能把对方将死,只能以守和告终了。

赤壁之战后,荆州被肢解成三部分:曹操占有北部一个半郡(南阳郡及南郡的北半部),以襄阳为治所;东吴占有中部一个半郡(南郡的南半部及江夏郡),南郡以江陵为治所,周瑜为太守,江夏郡治所在沙羡(今湖北武昌金口镇),程普为太守;刘备却独占了荆州江南四郡。

谋取荆州,是刘备实现“鼎足而立”战略目标的关键所在。他早就定下的计谋就是要先吃掉荆州刘表,然后再设法去吞并益州刘璋。现在,他已经得到了荆州江南四郡,但不满足,他看上的是江陵这个战略要点。江陵好比整个荆州的心脏,只要江陵控制在东吴手里,他虽然握有荆州江南四郡,向外发展仍受限制。只有把江陵弄到手,他才能真正立足荆州,在长江中游的相互争夺中发挥出战略优势),向孙权开口“借荆州”。

刘备提出的理由是,赤壁之战后,周瑜只分给他部分南郡地盘,不足以容纳他的部众,要求东吴将整个南郡地盘全都“借”给他。但刘备实际要“借”的是江陵这个战略要点。南郡是荆州七郡之一,郡治在江陵;江陵同时也是荆州治所。刘备若能“借”得江陵,便可控制整个荆州。对此,东吴内部意见不一。周瑜坚决反对,他认为刘备早晚是个祸害,力主孙权将刘备扣留、除掉。只有鲁肃力劝孙权把江陵“借”给刘备。他的理由是,赤壁之战后,荆州地区的战略态势,曹操在北,刘备在南,东吴夹在中间。这样,东吴直接承受着曹操的全部军事压力,等于为刘备当屏障。

如果把江陵借给刘备,就等于把刘备推到了对抗曹操的第一线,成为东吴的一道屏障,可以大大减轻东吴的军事压力。孙权也感到,曹操虽然在赤壁之战中惨败,但军事实力毕竟还是他最强。曹操已把东吴看成是他争夺天下的主要对手,东吴承受曹操的军事压力太大。他内心同意鲁肃的主张,利用刘备,为东吴增加一道防御曹操的屏障。

正在这时,周瑜在巴丘(今江西峡江县巴邱镇)猝然去世,死时三十六岁。南郡太守之职由江夏太守程普兼任。周瑜去世,刘备“借荆州”就少了一道最顽固的障碍。不久,东吴正式把江陵“借”给了刘备,这等于把整个荆州基本“借”给了刘备。

东吴通过赤壁之战打下了荆州,最后自己只保留了江夏、汉昌两郡。汉昌郡是从长沙郡分出一部分来新设立的一个小郡。程普仍为江夏太守,驻武昌;鲁肃为汉昌太守,驻陆口。

赤壁之战,失败者只有一位——曹操;胜利者有两位——孙权和刘备。孙、刘联盟,盟主是孙权,但最大的胜利者却不是孙权,是刘备。刘备在赤壁之战中借鸡生蛋,实现了利益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