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都被嘲的蓝盈莹,到底哪不讨喜?

《浪姐》真是时看时新。

努力成团的过程中,不少姐姐,接二连三露出此前未被捕捉到的闪光点。

比如王智,排练时总习惯把“我是倒数第一”挂在嘴边。

却在《推开世界的门》中,贡献了小组最出彩的演唱。

小心翼翼的试探口气,正是“推开”时应有的心情。

再比如宁静。

一贯我行我素、独来独往的大姐大,也慢慢染上了团魂。

会玩儿命练习舞蹈,安慰人气低迷的团员。

结局不明朗的时候,主动站出来和她们共进退。

不管她们任何一个人走

我跟她们一起走

但有一个人,“人设”始终未变,反倒在高压紧张的备战环境中,凸显得愈加明晰。

蓝盈莹。

她无时不刻都在练习,好姐妹黄龄都说她:拼命三郎。

她那个眼神你知道的

我们一定要死磕

一定要干!

为什么突然想到黄子韬

在丧文化大行其道的时代,这种直晃晃的努力,其实是难得的。

但,怪就怪在,已经努力到这个份儿上了,蓝盈莹不仅人气始终不尴不尬。

还因为“过度努力”,招致了一些非议。

难道努力的人,真的只能“敬而远之”?

《浪姐》里,蓝盈莹的努力随处可见。

就说舞台初测评。

赛前,没多少人能想到她会拿第一。

但蓝盈莹一登场,大家立刻反应过来:之前低估她了。

钢琴弹唱,淡定自如,全然没有生涩的紧张感,还不忘抓准时机递出眼神。

后半段起身唱跳,表情管理到位,动作一气呵成,看似轻易,实则每处细节都是小心思。

黄龄叫她“blue win win”,还真名副其实。

毕竟从小到大,蓝盈莹一直都在“赢”。

靠的就是笨拙而耗力的办法:努力。

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不会逃避

永远不会

我相信只要我努力了

就没有什么达不到的

努力几乎贯穿了她的成长过程——

高考那年,父母想让她学商。

她理都没理,一心瞄准中戏。

父母不给她请艺考老师辅导,她就自己研究考纲,最后硬是靠着自备的两首歌、一段舞蹈,挤入了中戏的大门。

中戏第一学期,她迟迟不开窍,一上台就笑,同学也不愿和她搭档。

期末演出,全班只剩她没有段子。

于是,其他同学在台上表演,她只能去报幕。

好强如她,当然不肯认命。她用了一个假期,看小说、找段子、观察生活、揣摩角色。

返校之后,每天比同学早起半小时晨练。

第二学期,就交出了亮眼的答卷。

老师对我的评价是

这个段子已经具备大二的水平

大一暑假开始,她辗转各个剧组试戏。

《画壁》《甄嬛传》,就是这么得来的。

毕业后,蓝盈莹又以第一名考入北京人艺,成为殿堂班子的话剧演员。

不靠关系,不指望金主,她全凭自己,就把人生履历写得漂漂亮亮。

这种孤注一掷的闯劲,在她被一个个成果犒赏的同时,已然淬炼成本能的狼性。

渴望什么,就大方承认。

瞄准目标,便竭力完成。

说我不行?偏要证明给你看。

她不怕立flag,因为她知道自己不会食言。

不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谁都没有资格跟你说不可能

努力是蓝盈莹成功的注解,却也为她搭建了困局。

《甄嬛传》的浣碧、《虎妈猫爸》的黄俐,在让她收获演技的同时,也招致了一些负面舆论。

原因说来也让人无语:她演得太“坏”了。

但,除了演技到位,蓝盈莹的颜值也要“背锅”。

她的面中略微凹陷,嘴角有点下撇,加上单薄的身形,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苦相。

那句话,说得刺心——

没观众缘,啥也白搭。

但其实,也不算白搭。

在诠释心比天高的浣碧、小肚鸡肠的黄俐时,这张脸,客观上增加了角色的可信度。

虽然也有很多低智观众因此入戏太深,跑到她微博下面骂她,甚至当众朝她丢鸡蛋。

“坏女人”的印象深入人心,使得蓝盈莹在出演这些角色之后,路线一度被框住。

所以她希望自己摘掉“浣碧”的标签,在角色上创造更多可能性。

这一次,她继续选择“努力”。

曾经尝过努力的甜头,自会把它当做战无不胜的武器。

她去参加《演员的诞生》,和凌潇肃搭档的《最爱》一鸣惊人,导师章子怡连连称赞。

付出依然见效,《演员的诞生》助她二次走红,她不再受困于“浣碧”“黄俐”的刻板印象,资源越来越好,《精英律师》《紧急救援》《欢乐英雄》……这个成绩,在《浪姐》里绝对是前列。

我很希望

在拼命钻研演技的同时

也可以让大家更多地看到我

与此同时,蓝盈莹也通过微博,让自己不那么扁平。

晒书单、写读后感、健身打卡、学习各种技能、制定年度计划、正大光明地记录感情生活,几乎把它当做朋友圈来经营。

在明星微博大多充斥着广告的画风下,蓝盈莹其实有难得的鲜活。

只是,她热衷的内容,和大多数年轻女孩不太一样。

或许她未必是出于“吸粉”心态,只是想以此敦促自己“to be better me”,但客观上,她励志上进的微博画风,前期为她带来了不少路人粉。

大家被她的才华、爱情、自律、生活态度吸引,在留言区排队晒计划,称她“宝藏女孩”。

但,当她越来越频繁地Po出个人生活的每个侧面,不再以演员的单一身份被观众了解时。

她被衡量的标尺,也就不只限于演技。

性格、爱好、品位、天赋,也自然而然地被纳入大众对她的认知评价。

而,她无时不刻都吊着一口气的“努力”,就这样慢慢盖住了她的“演技”,成了新的“人设”。

努力着的蓝盈莹,没能逃掉一顶新帽子——“努力者的无趣”。

“努力本身不该被嘲”这话,飘已经快说到腻。

但凡不是无脑跟风黑的网友,应该都会认同,蓝盈莹的努力,是没任何嘲点的。

那么,“努力者的无趣”这类群嘲,从何而来?

飘反倒认为,“无趣”,才是题眼——

“努力是真努力,无聊也是真无聊”;

或者,“这么努力了,还是没人缘,就是没天分不适合啊”。

蓝盈莹,无趣吗?

老实说,在外人眼里,她的确不怎么“有趣”。

某些时候,她让飘想到蔡依林。

都是娱乐圈里将努力、野心,而非天赋和灵性标注在身的女艺人,也曾陷入过“越努力越被嘲”的漩涡里。

她们身上,有着高度自律式的努力

动力来自追求完美的野心,和“努力一定会成功”的信仰。

穿超短裙的蔡依林,为了以更完美形象示人,可以在快一小时的采访里,保持同一姿势。

“担心毛毯被拍进去,40分钟,她用翘着腿的姿势完成了整个采访。”

来源:人物专访《 蔡依林 她爱上了自己》

而蓝盈莹,也被眼尖网友发现,无论在《浪姐》还是《令人心动的offer》,她永远是背脊挺得最直的那一位。

她们但凡说出口的兴趣,必定要拿得出手。

这样的自律努力型人格,传递的既是积极、励志的正能量人格。

但同时,也是极具进攻性和掌控欲的——

她们永远紧绷,每分每秒都把控方向,向目标处走。

最新一期《浪姐》,队友们互送礼物,其它人送的都是睡衣、饰品。

到了蓝盈莹这,变成了沙袋。

不必怀疑,礼物一定都出自好意,蓝盈莹其实也在毫不吝啬地分享经验——

在准备初舞台曲目的时候

沙袋的帮助真的特别大

只是,别人的好意,或许出于“让你开心”。

而她的好意,是出于“让你赢”。

说白了,信奉努力和狼性的人,与“有趣”这类特质,天生无缘——

努力和有趣;

高度自律带来的紧绷感,和松弛的幽默;

本就是互斥的。

甚至,在“有趣”这一方面,越使劲儿,收效往往愈微。

这也是为什么,态度认真严谨、目标全写在脸上的拼命三娘们,总是很难获得有趣、讨喜、观众缘佳这类评价。

从这个层面来讲,飘飘并不反对,有人将蓝形容为“努力者的无趣”。

她是挺没笑点的。

连“哭不哭”,都要先做好规定、坚定遵守。

但,这是否代表,一个无趣的努力者,活该被嘲?

或者,该这么问:

是演员而非明星的蓝盈莹,凭什么非得“有趣”?

演员,必须要有趣吗?

这阵子对蓝盈莹的议论,其实让飘生出了这个疑问。

毕竟当代网友的判断标准,实在让人迷惑。

努力和努力之间还要有个鄙视链——

为了“成功”而努力,和为了“热爱”而努力,是不同的

努力了还无趣、没观众缘,对演员来说,叫“没天分”。

不必否认,如今越来越多人偏爱有趣、有天赋、看起来不费力的人。

但什么时候起,“有趣”,成了演员的必备质素,甚至被列为“是否有天分”的判断标准?

无趣的人,就不够格做演员吗?

飘飘想起了闫妮。

闫妮的荧幕形象,早就证明了,她不止是位好演员,更是擅长塑造喜剧形象的好演员。

之前飘写演员的即兴演技,就提过,闫妮是个中“高手”。

无论是考验反应能力的生活剧,还是遍地梗的《武林外传》,她都奉献过大型即兴造梗现场——

这经典的装X翻车现场,可不是剧本里写好的。

闫妮却能靠临场发挥,完美接梗。

但有多少人知道,闫妮私下生活里,其实是个慢悠悠、不善言辞的安静性子。

黄渤曾说过,闫妮傻乎乎的。

金星也称她为“节目主持人杀手”,因为她经常走神,答非所问。

私下的闫妮,也不够“有趣”,却并不妨碍她创作出有喜感的角色。

导演程耳曾说,闫妮和角色有一种疏离,甚至是某种反差。

来源:人物专访《闫妮 梦中人》

而这种反差,反而帮了闫妮——

佟掌柜那股爽朗中带嗲、极具辨识度的喜感,不就由此而来?

演员性格沉闷,会影响人物塑造吗?

娱乐圈有的是大把例子回答你,不。

周星驰的作品充满欢乐。

但星爷,如大众所知,私底下是一个低调寡言,沉闷严肃的人。

甚至常被diss什么什么“商”不够。

当有一天,无趣,被越来越多人认定为,一个演员的嘲点。

这逻辑,细想下来,其实是相当荒诞的。

在不影响本职创作的情况下,认真、内敛、外放、幽默的演员,本该各有受众,也各有优势。

高度自律、把野心和欲望写在脸上的女演员,曾经也有。

还没回归家庭、专注事业阶段的章子怡,从不打“亲和牌”,也不曾care过路人缘。

但她去综艺《演员的诞生》做评委,依然靠犀利认真的评价,比一旁插科打诨的刘烨,另有一种说服力和引人眼球。

李冰冰当初上《向往的生活》,说实话,也没贡献什么笑点。

反而不停念叨这有风,那有风,一把菜洗八百遍。

但,若以“无趣”去嘲讽她们,难免给人一种“有必要吗”的感受。

一名演员的底气,本不该依仗于那些玄而又玄、后天较难改变的“观众缘”。

角色,作品,甚至更直白点,奖项。

都比虚无缥缈的所谓“有趣”,要有分量。

当然,飘并非说公众人物的性格和观众缘,毫无价值和影响力。

这又太极端了。

但如今的娱乐圈,“性格魅力”“脸蛋讨喜”带来的红利,也实在比它本该得到的,大了许多。

大到有网友理直气壮将其视为“唯一标准”。

大到从还算说得通的偶像领域,延伸到更广泛的歌手、演员领域。

“有趣”,不该成为掩饰本职上瑕疵的理由。

而演员,并不必一定得“有趣”。

这是观众应该收敛的“苛刻”。

反过来说,也是演员需要避免的“苛求”。

蓝盈莹曾被问过一个问题:女性最该坚持的信念是什么?

她的回答是:接受自己

什么是真正的接受自己?

飘飘想起,曾经因努力被嘲,如今却愈加自我自在的天后蔡依林,有过的一份答案——

在《人物》专访里,Jolin坦诚,直到制作歌曲《怪美的》的那两年,她才开始学会直面“脆弱”。

承认不完美的你也有力量和魅力,从讨好别人,变为只想讨好自己。

来源:人物专访《蔡依林 她爱上了自己》

有时候,高度自律的人,由紧绷到放松的契机,并不能靠外界给予,而要自己从内体会。

而,这对同样“信奉努力”的蓝盈莹来说,也许是一种启示:

停止一些不必要的死磕。

起码,不要在玄而又玄的他人眼缘和评价上,与自己较劲儿。

无趣,又怎样?

聪明的努力,专注的野心,对演员来说,该用来“卖艺”,而非“卖笑”。

想做艺术家的蓝盈莹,大可不必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