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后女儿被限制消费,美邦创始人周成建致歉,财富11年缩水90亿

6月30日凌晨,美邦服饰创始人周成建在微博回应女儿被法院下发限制消费令一事,周成建在《致各界关心美邦服饰朋友的一封信》中称,胡佳佳的限高令已解除。并承认在限高令所针对的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深感自责与愧疚。

文 | AI财经社 实习生 孙浪

编 |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6月30日凌晨,美邦服饰创始人周成建在微博回应女儿被法院下发限制消费令一事,周成建在《致各界关心美邦服饰朋友的一封信》中称,胡佳佳的限高令已解除。并承认在限高令所针对的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深感自责与愧疚。

近日,上海黄浦法院下发的限消令显示,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邦服饰”)及董事长胡佳佳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原因是去年的一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中,美邦服饰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限(6月24日)履行给付义务。

被限制消费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了不少舆论关注,还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五。为此,胡佳佳本人和美邦服饰迅速对外界作出回应,表示事件所涉及门店为美邦上海南京东路店,集团实际承租了5层,其中1003、1004室承租总面积为16平方米,集团在租期内切实履行租金支付义务,从无拖欠行为。但在合同到期后,1003和1004的业主不愿续租,要求收回相关面积自用,最终法院判决美邦服饰返还房屋并支付相关费用。

判决下发后,美邦服饰已按要求支付了相关费用,但返还房屋环节因涉及多个业主,16平方米具体面积难以判断,美邦服饰也无法主导。胡佳佳也表示,在和有关部门进行沟通后,限制消费令已经撤销,公司经营一切正常。

在美邦服饰董事长胡佳佳被发限高令一事经过舆论发酵之后,还引发了对美邦服饰经营状况的一系列讨论。

据美邦服饰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9.21亿元,同比下降46.7%,净利润亏损2.19亿元,同比下降671.67%。对此,美邦服饰表示,受疫情影响,线下门店人流尚未恢复,目前疫情对公司经营造成的负面影响将持续,并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3亿元至6亿元。截至一季度末,美邦服饰资产总计59.88亿元,而负债高达41.67亿元。

对此有网友表示,“一个可以让郑爽认不出镜子中自己的儿时奢侈品牌,居然已经到了这副田地,说好的不走寻常路呢”、“上学时的奢侈品牌,也没落了”。

在过去的辉煌时期,几乎每一个城市都有一整栋美特斯邦威,再加上巨型的周杰伦海报,成为当时人们心中当之无愧的明星品牌,和现在的Zara、HM、优衣库相比有过之而不及。

美邦服饰自2008年敲钟上市之后,一路高歌猛进,2011年达到顶峰,然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据悉,美邦服饰刚上市时,就连万科掌舵人王石和蒙牛创始人牛根生都是美邦服饰的独立董事。

这年年底,美邦服饰市值一度攀升至185亿元,成为国内市值最大的服装企业。周成建也以170亿元的身家荣登胡润服装富豪榜首富。然而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中,周成建却以80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502位,11年财富缩水90亿元。

在这期间,美邦也曾尝试过“自救”。推出电商平台邦购网、推出购物软件“有范APP”等等。在2014年,美特斯邦威还以5000万元拿下《奇葩说》的总冠名。而第二季、第三季的总冠名则是有范APP。如果是奇葩说忠实粉丝的话,一定还记得每期都会出现在观众席的美特斯邦威“小公子”周成建小儿子周邦威。

但这些举动也并未解决美邦的困境,2017年8月有范APP被宣布下线。

对于这一问题,周成建也在一次会议表示,“过去十年,在最好的窗口期,由于自己的浮躁、幼稚和任性,做了一些创新,没有成功。因为这个创新没有很好地、系统性地想清楚”。

周成建还称,马云也劝了他。“(马云)要我理解互联网,不要做一个平台,就做好自己的产业、品牌,就可以了”,马云曾对周成建说,“我来,不是叫你在淘宝上卖衣服,你这样做是有问题的。单一品牌,最多是一个官网不能是平台,用官网思维做平台,就是纯烧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