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卖地收入:杭州再夺第一,深圳不及成渝,苏州南京福州进前10

文|凯风

谁是中国卖地收入最高的城市?

近日,2020年上半年全国土地收入排行榜发布,全国300城市土地出让金额为23716亿元,同比增长3%。

其中,杭州以1700亿的卖地收入再夺第一,连续3年位居榜首;上海、北京、广州、苏州分别位居2-5位。

温州、福州、南通、常州、金华等跻身前20,深圳处于中游,武汉、天津等部分城市卖地收入大跌。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杭州数据有调整;由于统计口径原因,部分数据存在误差

这份榜单,释放了什么信号?

01

杭州再夺“卖地之王”从2016年至今,杭州累计卖地收入超过万亿,远超税收收入。

早在2016年,杭州卖地收入就高达1600亿元。2017年再度大涨,突破2000亿元。2018年和2019年屡创新高,从2440亿元攀升到2600多亿元。 与之相比,杭州2019年的一般预算收入(税收+非税收入)仅为1966亿元。

以此衡量土地财政依赖度,杭州接近140%,位居全国最前列。

杭州卖地收入井喷,与亚运、城中村改造和棚改、楼市热度居高不下等三大因素有关。

2022年是杭州亚运之年,为此当地开展了大规模的体育场馆、道路、地铁建设,这些建设无疑都需要巨额的资金作为支撑,卖地收入充当了这一功能。

02

这些城市卖地收入大跌有城市卖地收入创下新高,还有城市卖地收入接近腰斩,三四线城市出现大分化。

一线城市,无论是土地市场还是新房二手房市场,都出现明显复苏。

深圳、上海表现相对突出,北京受到疫情限制,广州则处于维稳盘整状态。 二线城市里,既有杭州这样的卖地巨无霸,也有个别城市卖地收入腰斩。

重庆、武汉、宁波、天津、郑州、合肥、青岛等市卖地收入不及去年同期。

其中,武汉-53.27%,天津-48.32%,合肥-43.76%,郑州-27.89%,重庆-14.58%,青岛-10%,长沙-4.0%。

三四线城市则陷入低迷。克而瑞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3月到4月,重点监测城市共计有79宗地块流拍,其中三四线城市占比达65%。5月份,全国流拍率有所减少,但仍以三四线城市为主。

与之相对,长三角、珠三角等热门区域的三四线城市,市场相对稳定,个别城市土地收入创新高,市场分化趋势进一步凸显。

03

11城土地财政依赖度超100%谁最依赖土地财政?

土地财政依赖度,相当于卖地收入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等于税收+非税收入,相当于地方政府而主要税源。

以此衡量,温州、昆明、福州、杭州、太原、合肥、武汉、广州、南京、佛山、郑州等11个城市土地财政依赖度超过了100%。

相比而言,北京、上海、深圳处于垫底位置

北京、上海由于地方财力充沛,卖地收入在其中的分量不算太重。 而深圳土地资源相对稀缺,卖地收入虽然飙升,但绝对数值并不大。同时深圳作为计划单列市,主要与中央进行税收分成,可支配财力相对较多,而广州等地,省级、中央都要进行分成,不得不依赖土地财政维持支出。

04

地方政府下场“托楼市”?

经济压力之大,卖地收入为何却创出新高?

道理很简单,经济压力大,财政收入负增长,各大城市对卖地收入的依赖,只会有增无减,必然再度刺激地方政府“托楼市”的冲动。

数据显示,2020年1-5月,全国财政收入77672亿元,同比下降13.6%。

全国如此,主要城市情况同样严峻。

1-5月,各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如下:北京:2349.5亿元,同比-11.2%;上海:3388.5亿元,同比-12.8%;深圳:1567亿元,同比-9.3%;广州:682.1亿元,同比-8.7%;成都:593.9亿元,同比-12.8%;武汉(1-4月):377.6亿元,同比-44%。

财政收入罕见下滑,而民生压力之下,财政支出不能轻易减少,这必然加剧各地财政收支的紧张态势,而卖地收入就成了其中至关重要的补充。

所以,地方政府不乏托楼市的冲动,试图松绑限购限贷的早已有之,地方国企下场拍地搅热市场的更是大有所在,这一切无不是服务于稳定楼市做大卖地收入的最终目标。

所以,房地产终究就是一场央地博弈。

中央更在乎金融风险和实体经济活力,地方则在乎经济增长和财政收入的一亩三分地。博弈之下,势必出现调控松绑“朝令夕改”的游戏,也会出现政策僵持的观望期。 当然,无论如何,维稳是央地博弈的底线所在,楼市会不会大涨,目前还不得而知;但防范大跌,无疑是百分之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