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最帅的男子,写下三首诗,开创了最感人的诗歌体裁

当人们形容一个男子长得帅又有才华的时候,总喜欢说一句话,“貌似潘安,才比子建”,这位潘安,就是古代最帅的男子。事实上,潘安不仅长得帅,还很有才华。

据说潘安年轻的时候,因为长得太帅,走到哪里都会有疯狂的“粉丝团”,就连年老的妇人,都争着往潘安乘坐的车里丢水果,从而也留下来一个成语,叫“掷果盈车”。大帅哥潘安,小名檀郎、檀奴,他不仅长得帅,还对妻子一往情深,至死不渝。因此,檀郎、檀奴也成为女性希望恋人用情专一的代名词。

潘安的妻子杨氏,不幸早亡,从此潘安便再也没有娶妻,因为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亡妻,他为杨氏写下了《悼亡诗三首》,“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如彼翰林鸟,双栖一朝只;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驾言陟东阜,望坟思纡轸。徘徊墟墓间,徙倚步踟蹰……孤魂独茕茕,安知灵与无”,字字句句,都是潘安对亡妻最深情的悼念,读来令人泪目。

也正是因为这三首诗,从此以后,就形成了一种诗歌体裁——悼亡诗。因为古代的文人大都是男性,所以悼亡诗大都是丈夫缅怀妻子的诗作。

最著名的是苏轼写给亡妻王弗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唐代的大诗人元稹,也曾经为妻子韦惠丛写下过《遣悲怀三首》,“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然而,可惜的是,元稹却没有潘安的长情,事实上,在亡妻韦惠丛还没有病故的时候,就和薛涛产生了爱情。他这三首《遣悲怀》,虽然写得深情款款,却总是让人不免更是痛惜九泉之下的韦惠丛。

清代纳兰容若的《南乡子·为亡妇题照》也令人泪目:“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这首悼亡诗,如同杜鹃啼血,令人不忍卒读。

古代最帅的男子潘安,为亡妻写下了三首“悼亡诗”,从此也开创了“悼亡诗”这个最感人的诗歌体裁,这是最凄美,也最令人心碎的一种文学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