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缺钱的吴晓波:跳入直播风暴,激动如大海

文|朱婷

编辑|斯问

“2020年不做直播不看直播,基本上这一年就没过。”吴晓波在直播间直言。

那个 “最会赚钱的财经作家”,那个和盒马总裁侯毅激辩商业模式的商业观察家,终于也踏入了这条最炙手可热的新零售创新运动中。

6月29日,吴晓波开启自己的直播带货首秀。

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一晚上经历了从零食、家电到化妆品的跨领域带货,还要和淘宝的TOP主播“烈儿宝贝”快节奏对话,在一开始的预告微博下面,网友们称其为“无法想象的画面”。

但当晚坐在直播间里的吴晓波,就像是《奇葩说》里的薛兆丰,大家原以为会有些格格不入,反而产生了奇妙的化学效果。

衬衣马甲、西裤皮鞋,从穿着到造型,在符合文人人设的同时,作为新国货首席推荐官,吴晓波带货金句频出,本人对于直播电商的热情,在镜头前一览无余。

整场直播时长超5小时,吸引了8百万人次观看——这个成绩不亚于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

以至于在推销一款电脑椅的时候,吴晓波顺势坐在了凳子上并感慨道,“直播卖货太累了”。

吴晓波看起来要动真格了,一如他之前对于直播电商所写到的那样:

“我看见了风暴,激动如大海。”

吴晓波直播首秀

6月29日晚7点,吴晓波开启了他的淘宝直播首秀。

此次首秀,吴晓波和他的团队带来了24个产品,涵盖零食、日用品、家居用品以及小家电等数个品类。

当晚的第一款商品百雀羚面膜,在助理对着镜头讲解下单方式前,就已经毫无征兆地被秒空,后续很多商品大多都经历了补货。

百雀羚、红地球等品牌的负责人专程赶来进行助播。不少企业表示,之所以选择与吴晓波合作,是看中其财经属性,“我们产品是面向高端人士,客群相对合适。”

之前吴晓波就认为,人对商品的信任关系,在微妙地被人对人的信任所取代。

请人助播,可以为各自的品牌站台,也能看出吴晓波团队前期在选品过程中,和品牌方建立了充分的沟通。

“直播产品全部都是团队一件一件亲自选出的。”吴晓波频道的工作人员告诉「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这次直播的运营环节并未委托第三方直播机构。

本次直播主题为“新国货首发”,源自吴晓波本人之前的研究。在2019年吴晓波的年终秀上,他和管清友、许知远和吴声共同给出的未来经济趋势八大猜想中,新国货就是重要的年度关键词。

在长达5小时的直播中,吴晓波将自己对于商业的理解融入了进来。主持人介绍商品卖点和流程,而吴晓波更多是介绍商品背后的故事,甚至是整个行业的发展状况“第一次看直播像听了一场论坛讲座一样”,有粉丝在直播间感叹。

介绍来伊份零食礼盒时,吴晓波称食品的“新鲜”是一个系统性工程,背靠的是中国整个产业链的实力。在谈及国货品牌时,他总结了一个“个别人物法则”,表示引爆流行靠的不是广告,而是有魅力的个别人物。

虽然在环节上还有不成熟和紧张的部分,但他也直言了对于直播,希望能够做好的决心。“我们已经把车轮子卸掉了,打死不会翻车的。”

团队工作人员告诉「电商在线」,当晚采用的是微博和淘宝直播同步进行的方式。微博直播间的成交,无需跳转APP,相当于在最适合产生消费的平台进行带货时,也抓住了之前沉淀在微博上的流量。

最会赚钱的财经作家

吴晓波曾说,自己的人生很有阶梯感,三十岁之前从来不考虑钱的问题,专心做记者,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开始进行个人的原始积累,完成个人的写作计划,四十岁则准备退休,成为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

出生于1968年的吴晓波今年已经52岁,距离他原先设定的年龄过去10年,离退休写作的愿望越来越远,而在商人这条路上是越走越深。

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专业的吴晓波,曾经在新华社浙江分社任职过14年的财经记者。这也是他后续解读商业的积累和来源。

辞职后,他开始一段全职写作的日子。并靠自己的作品《激荡三十年》、《大败局》等,在2009年时以750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登上了“中国作家富豪榜”。媒体和财经领域,称他为“中国最出色的财经作家”。

他最出色的,除了写作,还有赚钱。

在企查查上显示,目前吴晓波名下还有13家公司存续,是多家企业董事和控股人。

写作之外,做起了出版创意公司“蓝狮子”、新媒体运营公司“巴九灵”和一只文化投资基金“头头是道”。借助互联网,吴晓波在文化消费方面的商业化,还在不断扩大。

前年,吴晓波还打破了自己之前 “从来不炒股”的Flag,首次开通股票账户,以20万美元购入小米股票,并喊话雷军“你可要对得起我的20万美元”。

这些活动为他赢得了一堆标签。而今,又多了一个身份:“带货主播”。

直播间里的意见领袖

商业的道路上,没有谁会是一帆风顺的。

吴晓波也不例外。

2019年,全通教育以15亿收购杭州巴九灵的方案破产后,吴晓波的上市梦被暂时搁置。

故事到了这里,无论是个人瓜葛,还是入局直播,都很容易让人想起罗永浩。

当时吴晓波的自媒体公司上市失败,罗永浩曾发微博点评失败原因:一、梦太大,二、入错行。他还指出,吴晓波是个事后诸葛亮。但措辞火药味儿极浓,很快就冲上了微博热搜。

原因是之前吴晓波在讲课时,曾经用同样的话,称罗永浩做手机失败,是犯了这两个错误。

但作为社交媒体时代的第一批“网红”,在创业路上还没有完全上岸的两人,其实是一类人。

一个在国内手机行业的激烈竞争中败下阵来;一个在自媒体风口过去之后,直接经历过一次上市失败。

如今都入局直播带货,几个月前以高身价和强势资源位入驻抖音直播的罗永浩,首秀当晚虽然频频翻车,但也进一步打开了直播的新局面——让不少人的目光,在已经被李佳琦等主播吸引的同时,知晓了罗永浩在领域里也带来了新的动静。

这次吴晓波的加入,更像是从导购变成了意见领袖。通过自己对于商业的理解和品牌交谈对话,让直播间成为消费交流的阵地。

想成为薇娅

这并不是吴晓波第一次在直播间带货。但正式在淘宝直播平台开设直播间带货,的确是头一遭。

去年吴晓波和好友许知远造访了杭州的三家中小企业,当听到淘宝直播的销售额时,两人都很震惊,许知远一个劲问吴晓波,“这是未来趋势吗。”那是他们第一次听到“淘宝直播一姐”薇娅这个名字。那年,薇娅通过直播卖出了27亿元的女装。

而今,许知远也开始直播带货了,吴晓波随后加入战场。

从“高冷”的文人到能说会道的主播,角色互换。直播电商,风云变幻。

2019年,全网直播电商的GMV约3000亿元,尽管在10万亿元的总盘子里占比不高,却是增长最为强劲的一股势力。

今年,“黑天鹅”加速了这种创新的变化。从刘涛、林允、邓伦,到极限挑战、天天向上等综艺节目,再到董明珠、张朝阳、梁建章、李国庆等叱咤商海的人物,都撩起袖子,站到了直播间的镜头前面。

“创始人老板来做头号主播,有人加盟有人助推会使直播条件变得更好,同时对于他们来说,也在直播间释放了表达欲。”腾达孵化器创始人张腾告诉记者,企业家和各界KOL的入驻,容易用低成本,带来超高的噱头。

再加上名气和流量转化,同时直播间能够弥补许多行业和传统渠道所缺失的电商基因,顺带直观拓宽了变现的路子,于是天下熙熙,皆为直播而来。

“第一次让有温度的人,成为了商品导购的终极节点。”对于电商直播重构出的零售逻辑,吴晓波表示非常认可。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仅2020年的2月到5月,全网共进行了400万场直播带货。到6月,每天的直播数量,已经超过了20万场次。

直播开始时,吴晓波便表示自己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有备而来。他专门进行过调研:到2020年底,直播电商的交易额将增长三倍,约9000亿元。到明年可望冲到2.5万亿元,约占互联网电商总量的20%。

这意味着,直播在“风口”上待了这么久,仍然有继续起飞的空间。

当晚直播的最后,吴晓波总结称,一是他观察到如今消费者更越来越看中与健康和环保相关的产品;二是做直播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迈入万亿级的新零售创新赛道,吴晓波正努力成为他曾研究观察的“薇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