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叫了一天,近黄昏时停了

九 月 入 画

夏至

鸟声密集如蝉鸣

黎明的合唱隔着玻璃

有个什么人从声轨里游出来

比桉树小一码,跟十字街头的

光斑鱼半斤八两。简直像白日梦

他说,方便的话,留门给我

今天,我可以黑得晚一点

斯里兰,你不怕变成风吗

今天不小心又踩到棉花上了

还好不是天鹅绒或者丝绸

斯里兰这个名字是我随便起的

因为不伤脑筋有仪式感

它不是洪水猛兽,是病去如抽丝

是椎间盘突出,是蒲公英

是钵水母,是暴风鸟还活着。

我坐在蛋壳附近,右手小指已

如稻穗,斯里兰,我还能摸到

你影子斜下方的波状齿以及种子上

的绒毛。如果你是自由是风

来,吹我,向四面八方

鸟叫了一天,近黄昏时停了

草本男人在厨房里抽烟炖牛腩

我写到七里香开了,时光美妙

星星快跑到我碗里来了

它们没骑单车,赤着脚

有点亨特小姐的草莓味

我舍不得吃掉它们

猫眼里的人可能都有香气

这个想法危险又迷人

◆ 九月入画◆

原名毛晓燕。现居新疆乌鲁木齐。作品散见《2015中国诗歌年选》《儿童文学》等。已出版作品《安玢的依米之恋》《倾城》《西陆蝉声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