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面平稳通过年中大考,7月流动性需求较大

正值半年末时点,市场资金面再现波动,尤其是交易所市场,国债逆回购利率大幅上行,如上交所1天期国债逆回购GC001加权平均利率涨破5%。

与此同时,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也出现明显上涨。6月30日,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多数上行,隔夜品种上行77.3BP报1.7850%,7天期上行4.7BP报2.2280%。

“6月底向来是市场流动性压力凸显的节点,”北京一位券商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银行面临半年末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考核,导致整体资金跨季需求较为旺盛,非银机构的压力也会更大。”

不过,业内的共识在于资金面跨季基本无虞。6月下旬以来,在央行大力度的流动性投放之下,银行间资金利率一直保持在低位运行,再加上月末财政支出加大,年中资金面虽有偏紧但相对平稳。而跨过年中大考后,不少业内人士表示,7月流动性仍面临较大压力。

半年末资金面现波动

继交易所市场后,银行间市场资金面在跨季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也出现明显收敛,资金利率上行显著。

Wind资讯显示,截至6月30日收盘,银存间质押式一天期回购利率(DR001)加权平均价报1.8298%,较上日上升81.91BP;DR007加权平均价报2.3013%,较上日上升11.73BP。Shibor方面亦多数上行,隔夜品种大幅上行77.3BP报1.7850%,7天期上行4.7BP报2.2280%,1个月期下行1.3BP报2.0830%。

前述分析师对记者表示,由于跨季,6月30日银行间市场对隔夜资金需求较多,因此隔夜资金利率上行幅度较大,但整体来看,市场流动性总量仍保持在合理充裕水平,跨月、跨季基本无虞。

事实上,尽管临近季末,但在央行前期流动性投放之下,银行间资金面仍较为宽松。自6月19日以来,DR001加权平均利率连连下跌,在6月29日跌至1.0107%,直至6月30日才出现回升,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维持在合理充裕水平。据统计,6月最后10天,央行实现流动性净投放3450亿元,平抑了资金面的扰动。

除了资金的直接投放外,近期财政支出加大对流动性波动也有缓释作用。央行在6月29日和30日的公告中均提到,月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合理充裕水平,因此不开展逆回购操作。

相比银行间市场,在半年末节点,交易所资金面波动更加强烈,6月29日就现异动。比如,29日深交所1天期国债逆回购利率R001盘中升破6%,最高升至6.52%,创2019年初以来新高;上交所1天期国债逆回购GC001加权平均利率收盘报5.51%,较上一交易日大幅上升231BP。

“目前正处于月末、季末、半年末的关键时间点,各类金融机构有短期资金需求,同时非银金融机构受今年疫情冲击,业务净流水减少,存在流通性偏紧的压力。” 东吴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李勇对记者说道。

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还对记者表示,回购资金节后集中到期以及跨季因素的“碰头”是造成交易所资金利率起伏的主要原因。

一方面,对于回购资金的跨季,交易所质押式回购品种采用的是T日交易、T+1日交收的制度,即6月29日借的隔夜回购,将于6月30日到账,并于7月1日还钱交收,形成跨季资金,因此,6月29日一些非银机构就开始了对跨季资金的融入,推升交易所隔夜资金利率走高。

另一方面,端午节假期给交易所带来了四天闭市(6月25日~28日),本应于这4日内到期的回购品种“顺延”至29日到期,同时形成了较大规模的滚动续作需求。29日上交所质押式回购各期限成交量共为1.44万亿元,是前一个交易日(6月24日)的1.31倍,也远超全月平均水平。

而跨季资金波动较大向来是交易所资金市场的特征。“通常而言,市场流动性是由银行间传导至非银市场,再加上交易所的资金融出方主要是非银机构和投资者等,资金传导链条较长,因而比较容易出现波动。”前述分析师对记者称。

在此背景下,债券市场保持宽幅震荡态势。6月30日,现券、期货早盘弱势震荡,午后则小幅走暖。国债期货多数小幅收涨,10年期主力合约涨0.07%,5年期主力合约接近收平,2年期主力合约涨0.01%;银行间主要利率债收益率明显下行2-5BP,截至下午5点,10年期国开活跃券200205收益率下行1.75BP报3.1375%,10年期国债活跃券200006收益率下行2.5BP报2.8250%。

7月资金面存在波动风险

跨过年中大考后,7月流动性难言宽松。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短期内资金面面临的一大考验在于政府债券的大规模发行。

据中信证券统计,截至6月24日,国债净融资额仅仅是全年赤字的39%,地方债剩余的净融资规模仍然高达46%,此外还有8000亿左右的特别国债需要发行完毕,政府债券供给压力较为凸显。

再加上7月向来是缴税大月,税收因素将造成一定的季节性流动性缺口;与此同时,7月还有4000亿元MLF(中期借贷便利)和2977亿元的TMLF到期,续作压力较大。

考虑刚性缺口、外生冲击、财政因素等对于流动性的综合影响,兴业研究分析师郭于玮称,第三季度7月流动性需求较大,8、9月相对缺口较小,因此,7月对于央行流动性投放的需求较高,资金面存在一定的波动风险,降准操作窗口或在7月打开。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亦对记者表示,“6月17日国常会明确提出后续要进一步采取降准,6月份降准迟迟没有落地,7月份政府债券供给压力较大的背景下降准落地有政策窗口。”

明明进一步称,参考5月至6月的情况,虽然债券供给压力背景下央行不一定降准,但是当资金利率已经回归利率走廊、企业套利和债市杠杆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惩治后,降准空间将逐步打开。

另在降息方面,前述分析师对记者表示,考虑到此前国常会提出的“金融系统向企业让利1.5万亿元”目标,降成本仍是当前的目标之一,预计第三季度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还需要适度下调,进一步引导信贷利率下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从LPR报价调整的周期看,LPR报价维持不变的最长时长为3个月,7月份大概率LPR将下调,需要降准或降息的驱动。”明明称。

不过也有观点称,7月降准降息的概率较小。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提到,近期货币政策出现边际调整,一是由于经济的基本面和疫情防控的变化,二是由于防止资金空转套利。基于此,央行货币政策将回归常态化操作,并为未来保留政策空间。

“在当前货币政策总体指导思想下,我认为MLF、LPR利率缺乏进一步下调的动机,7月MLF利率大概率会保持不变,操作量将依据需求决定。”颜色说道。在他看来,特别国债的发行和降准没有任何必然的关系,而且目前银行间市场流动性较为充裕,短期流动性管理足够应付特别国债的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