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为什么要给第二名的女同学那么多镜头?

电视剧结尾处,新学期开始,叶驰敏旁边的同学看到朱朝阳说:你看,那个假正经来了。

叶驰敏回头对着朱朝阳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对旁边的女同学说:你别烦他了。

叶驰敏能这样说,必然是因为在家她爸爸给她讲了朱朝阳的许多经历,包括:被王瑶追着打,在水厂被王立虐待,目睹父亲被杀,目睹张东升被正法。

这些事情,虽然因为朱朝阳作为当事人,所以跟叶驰敏有那么点关系,但作为刑警,这种案件经历叶军也不该随意对女儿提起。唯一的解释就是:叶军确实很疼爱女儿,朱朝阳虽然学习成绩优秀,但他还是希望女儿能以朱朝阳的经历为戒。有什么事别自己心里憋着,活得开心快乐就好。

剧中虽然没有直言叶驰敏是单亲家庭,可从来没有她妈妈的镜头,大概率她也是从小被爸爸一个人带大。这跟朱朝阳何其相似。不过相比于周春红凡事瞒着儿子,动辄要儿子好好读书,成为自己的骄傲,而且还有把儿子视为自己私人占有财产,不许其他人染指的倾向;叶军在女儿面前基本保持坦诚的态度,作业不会写就不会写,而且还想方设法逗女儿开心,多次强调自己对于第二名非常满意(前面开家长会一个人拼命给女儿鼓掌也是证明)。

开学典礼上,镜头一开始对准叶驰敏,虚化朱朝阳;接下来又是对准朱朝阳,虚化叶驰敏。或许从学习的角度出发,叶驰敏想成为朱朝阳;可从生活和成长的角度出发,朱朝阳也想成为叶驰敏。

如果说叶驰敏是在行走在阳光下的平常孩童,那朱朝阳就是穿梭在黑夜和白天的复杂少年。

镜头下的朱朝阳成绩优秀,懂事体贴,心思缜密,甚至还能够把张东升这样的狠角色玩弄于鼓掌之间,好生厉害;可当镜头切向叶驰敏时,我们会发现还是更多地羡慕这个做不出奥数题而又喜欢看还珠格格的单纯小女孩。

她没有朱朝阳那么天赋异禀,甚至可以说是平庸。可在波涛汹涌的成人世界里,孩童的平庸意味着同大人隔着一道界限。门槛之外,单纯地成长;跨越门槛,一不留神就被恶魔吞噬了心智。

警察的及时赶到让朱朝阳没能动手杀张东升,甚至是严良。要是朱朝阳完全把内心的黑暗面付诸于行动,那他就永远不可能重新开始,甚至都不能在阳光下行走。

传统的教育语境下,小孩被迫要学习成年人的思维习惯,优胜劣汰能者居上,成绩决定话语权;到最后却发现,好像平庸一些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