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赛车头条新闻“20200630期”:汉密尔顿公开最难缠的对手

每日赛车新闻速递,看完只需5分钟!

【英国警方告知车迷勿前往赛场附近观赛】

八月的英国银石赛道将举办两场F1大奖赛,期间将举行一级方程式大奖赛「70周年」的庆典活动,由于主办方担心部分忠实车迷仍会试图靠近赛车场,占据某些有利的位置观看比赛,所以当地警方近日向车迷发出警示,任何在赛道周围进行观赛或者集会都是不被允许的,并称这或将导致赛事取消。

【扎纳尔迪接受第二轮神经外科手术】

前F1车手、残奥会金牌得主亚力克斯·扎纳尔迪在10天前的一场自行车比赛中遭遇严重事故,扎纳尔迪在经过第一轮手术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病情仍然很严重。

在一份锡耶纳大学医院(Siena University Hospital)发布的一份最新公告中显示“扎纳尔迪的病情发生了变化,有必要进行第二次神经外科手术”。随即,扎纳尔迪在周一(6月29日)接受了第二次手术,历时两个半小时,之后扎纳尔迪回到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继续处于昏迷状态。

医院报告表示,扎纳尔迪的病情“从心肺和代谢的角度来看是稳定的,从神经学的角度来看是严重的”。

关于亚力克斯·扎纳尔迪的最新病情进展,我们将实时关注!

【F2 2020赛季即将开启,18寸轮胎或成最大变数】

经过约3个月的停摆后,2020年F2锦标赛赛季终于要在7月3日起与F1一同在奥地利开幕,而对所有车手来说,本季最大的变数非在今年启用、车手们仅在巴林季前测试中短暂体验的18寸轮胎莫属。

倍耐力轮胎技术团队负责人Perrin对即将于7月3日于奥地利迎来首场18寸轮胎的首秀发表了看法,“对赛车进行各种变动都是值得期待的事,相信这次的规则更改将考验车手与赛车工程师的设定能力,进而让赛场增添新的变数。”

【勒芒24小时耐力赛将允许部分观众入场】

第八十八届勒芒24小时耐力赛将于9月19日-20日举行,根据赛会官方发布的公告内容显示,所有已预订门票的观众(截止6月29日)均可入场,目前票务销售已经暂停,另外ACO(西法赛车协会)的会员也可以前往现场观赛。

对此ACO主席Fillon也表示这是负责任的表现:“『负责任』是今年的重点,如果没有医疗团队在第一线的奋斗,以及赛车会的所有员工、参赛车队、志愿者、合作伙伴与车迷们的支持,今年大赛顺利举办的机率微乎其微。”

“因此今年我们不会尝试刷新进场观众纪录,而是要让大赛顺利落幕,相信车迷们都能理解这项决定,但我们会全力将大赛的魅力维持下去,并传达到世界各地的车迷面前。”

【不是前队友!汉密尔顿公开最难缠的对手】

卫冕世界冠军刘易斯·汉密尔顿最近公开他在F1最难缠的对手。虽然很多人会认为这个人是尼科·罗斯伯格,但汉密尔顿认定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是他在F1最难缠的对手。

汉密尔顿和维特尔有超过两个赛季的时间为世界冠军相争,最终有两次是以汉密尔顿得到最后的胜利作收。

汉密尔顿在13年的F1生涯面对一列令人印象深刻的对手们。这位六届世界冠军在进入F1比赛的第一年,就和当时场上的最佳车手费尔南多·阿隆索碰头展开竞争。

汉密尔顿在他的新人赛季拿出和两届世界冠军不相上下的表现,让车迷感到惊讶也招致批评,而他也在当年的车手年度积分排行上得到比较高的排名。

除了阿隆索之外,汉密尔顿在他的F1职业生涯当中也和像是菲利普·马萨、简森·巴顿和尼科·罗斯伯格等人交手过。当被问到F1生涯当中最强的对手是谁,汉密尔顿表示:「维特尔」。

即使同在奔驰车队当队友,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是竞争更激烈的对手。一开始这对朋友还保持君子之争,为了拼世界冠军很快地展开险恶的对决。

罗斯伯格目前仍然是在F1的涡轮增压引擎时代当中唯一一位击败汉密尔顿取得世界冠军的车手。

随着罗斯伯格退役,汉密尔顿接着与另一位德国车手维特尔人争夺世界冠军。这两位对手表现互有高下,但是他们总是保持尊重。

无论双方的竞争有多激烈,汉密尔顿汉密尔顿和维特尔依然一定程度的钦佩彼此。考虑到两人在F1属于同时代的车手,这种现象是难能可贵的。

随着法拉利去年在研发上倒退,维特尔无法拿出像前几年那样的竞争力。更进一步来说,维特尔发生的失误让他表现显得更加挣扎。

汉密尔顿将在这个赛季拼自己在F1的第七座世界冠军。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法拉利和红牛两支车队显然无法达到奔驰的水准。从这个结果来看,博塔斯将是唯一一个可以让汉密尔顿无法取得又一座世界冠军的车手。

【汉密尔顿的建议促成了奔驰的新涂装】

据奥地利纸媒《Der Standard》报道,奔驰车队负责人托托·沃尔夫周一在维也纳的媒体活动上解释了奔驰W11更改涂装的前因后果,他提到了与汉密尔顿之间的谈话,他说,汉密尔顿希望车队不仅仅通过社交媒体来表达对“反种族主义”事业的支持,这让奔驰车队产生了采用新涂装的想法并承诺提高车队的多样性。

【F1车手或将“单膝着地”来支持反种族主义运动】

据迈凯伦车手兰多·诺里斯透露,F1车手们可能会在奥地利站开幕式的奏国歌仪式上用“膝盖着地”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反种族主义运动,这项提议将在周五的车手会上进行讨论。

诺里斯说:“将尽我们所能来展现出我们关心和尊重每一个人。我想比其他车手做得更好,但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同样的机会和同等对待,”他补充道。“因为种族而受到不同对待是不公平的。”

“这项运动影响到数百万人,作为F1车手、车队和社区,我们做得越多,我们的影响力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