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养母:从未索赔800万,诉求是查出真相

许女士表示,“事发至今,我们只跟淮河医院的人见过一次,协商时他们提了三个要求:一是要我们必须在5月20日之前提出诉讼;二是必须要在医院旁边的鼓楼区法院诉讼;三是借给我们五万块钱让我们治病。”

姚策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治疗后拍摄。图/受访者提供

陷入僵局的“错换人生28年”事件再起波澜。近日,“错抱婴儿”事发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家属提出了800万元的赔偿请求。

6月30日,姚策养母许敏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予以否认。她表示,从得知姚策是错换的孩子开始,在跟河大淮河医院沟通中,姚策一方从未向医院进行800万元的索赔。姚策看到这个消息气得当场晕倒,病情恶化。

许女士表示,姚策一方的诉求始终是,要求河大淮河医院查出错换婴儿事件的真相,公布调查结果并对姚策提供救治帮扶。

2020年2月,28岁的姚策被查出患有肝癌,“母亲”许女士欲“割肝救子”,不料却发现,因当年生产的医院(河大淮河医院)工作失误,自己养了28年的儿子是同产房另一名孕妇所生,随后两个家庭相认。“错换人生28年”事件,也由此进入公众视野。

“800万索赔”成新的导火索

此事经媒体披露后,河大淮河医院院长张祎捷对外表示,该院对此事高度重视,已经成立了调查小组,正在自查。

然而,双方沟通进展并不顺利。所谓“800万索赔”也成了新的导火索。

这源于不久前,该医院负责牵头处理此事的医患办公室主任张鹏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家属曾向医院索赔800万,并要求医院对姚策的肝癌治疗负责到底。

作为姚策养母,许女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几天前,姚策看到院方医患关系办公室主任张鹏接受采访,称姚策家属向其索赔800万,气得当场晕倒,病情恶化。

许女士称,从得知姚策是错换的孩子开始,在跟淮河医院沟通中,姚策一方从未向医院进行800万元的索赔,“800万是我跟河南一家媒体在沟通时,被问到治疗费1000万够不够,我说用不了。我算了一下,大概800万吧。”后来相关媒体第一时间进行纠正,并没有所谓的姚策方提出800万赔偿诉求导致谈判破裂一事。

中国新闻周刊向张鹏核实,对方表示,院方已委托律师,自己不便再进行回复。而院方律师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许女士表示,姚策一方的诉求始终是,要求河大淮河医院查出错换婴儿事件的真相,公布调查结果并对姚策提供救治帮扶。

“事发至今,我们只跟淮河医院的人见过一次,协商时他们提了三个要求:一是要我们必须在5月20日之前提出诉讼;二是必须要在医院旁边的鼓楼区法院诉讼;三是借给我们五万块钱让我们治病。”许女士对此感到不可思议,她认为姚策的病跟被错换后,家人对其有肝病遗传风险而不知情有关。

许女士表示,治疗肝癌的高额医疗费用目前都是家属在承担,院方仅同意从之后的精神损失费中“借支”款项给姚策治病。

姚策代理律师周兆成认为,院方此举非常不当,因为当事人是否起诉,何时起诉,是当事人的权利,院方是没有权利要求的。“我们有我们的取证需求,包括姚策现在的治疗情况。6月28日,院方的律师给我打电话沟通,也是只说希望我们尽快起诉。”

28年前有无条件进行乙肝防护?

对于张鹏所说的“受当时医疗水平限制,1992年院方不可能对其进行乙肝防护”,周兆成不能认同。他表示,根据1991年发布的《全国乙肝疫苗免疫接种实施方案》《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内容,我国早在1991年就已经存在乙型肝炎普通疫苗和免疫球蛋白疫苗,可对“乙肝表面抗原阳性母亲的新生儿”进行基础免疫和加强免疫。

周兆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经过调查,他们目前已经掌握当时开封市同年甚至更早、同等级医院都有在做乙肝防治工作病例。

“姚策的生母知道自己有肝病,所以给被抱错的另一个孩子,从小就打相关疫苗,直到他产生了抗体。”周兆成认为,如果姚策没有在医院被错换,他就不会因为对自己的肝病遗传不知情,28岁突然间罹患“原发性肝癌”,贻误了治疗时间。

周兆成介绍,除了5月8日姚家和院方的唯一一次见面,自己目前没能和院方进行面对面的沟通,只接到了对方律师的要求诉讼的电话。他认为院方没有认错和解决问题的诚意。

“姚策看到报道后受了很大刺激,他要求家里把医院之前‘送上的2万元慰问金以及给了3万元药物’退还给医院。”周兆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