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暨人援藏两年,记录着每一件平凡的小事

来源于“浙报融媒体”

赵春林是国网诸暨市供电公司第二批参与援藏的员工,如今赴藏已快两年了。赵春林说,在西藏经历的每一件看似平凡的小事,对他而言,都会铭记终身。

零下三四十度的集体“如厕”

当初,赵春林与绍兴其他县市的电力人一道,融入了浙江省的援藏电力队伍,到西藏自治区那曲市聂荣县,开展“三区两州”电网建设项目,这是国网公司重点关注的西藏脱贫攻坚工作。

那可是个常年平均气温零度以下,七八月份也要穿羽绒服的地方。海拔4700米,比拉萨的海拔还高1100米,在这里你别想跑,因为爬个稍微有斜度的坡,都能让你喘半天。

棉毛衫、羽绒服、冲锋衣,每天都这样装扮的赵春林,就这样开始了援藏之路。

贫困高原地区的生活,想想你就知道。赵春林和新同事们住的小区只有一个公厕,而且还是旱厕。为啥房间里没有抽水马桶呢?零下十几度的温度,水都结冰了,没水冲厕所呗。

最难捱的是一到冬天,户外是零下三四十度,赵春林和兄弟们结伴打着手电筒去上厕所,哪个囧啊,连小区里悠闲散步的牦牛都看不下去了。

别看聂荣县有3个绍兴那么大,但全县仅3万人口。县供电局只有100平米,员工20余人,不过最让赵春林吃惊的,是这里高达30%的电力线损,要知道,诸暨的线损只有3%,相差了10倍!

懂电力的人都知道,高线损的背后,是管理、设备等一系列供电软硬件配套的薄弱。于是,赵春林到岗担任聂荣供电公司的营销部主任后,就开始手把手教他们如何查违章、窃电,业扩流程怎么规范的录入系统。不料,当地的老电力员工说的都是藏语,幸好,局里有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听得懂普通话。

坐车上一路震,步数破5万

根据计划,“三区两州”电网建设项目共计投资8368万,涉及完成5688根电杆组立、321千米导线架设、107台变压器和1804户电表安装等内容,通电160个自然村,要实现聂荣县的通电全覆盖。

于是,赵春林和大家一起,就踏上了前期踏勘的道路。这里毗邻可可西里无人区,出了县城一公里就有狼,因此不论去哪,大家都会集体出动。由于地广人稀,他们出门都得坐车几个小时。

赵春林记得,有一次自己坐车一路震过去,手机步数破了5万,县供电局领导还打电话来慰问,说“你们注意休息啊,不要走那么多路嘛!”还有一次,由于路途遥远,赵春林和同事们不得不留宿在藏民家中,一到晚上冷的够呛,盖了三层被子,那被子上浓浓的牦牛味,赵春林至今都形容为“令人难忘”。

不过,比这更需要他们去克服的,是这里由于海拔高、纬度北,频频暴雪、冻土严重,立电线杆子都打不进去洞。在我们这一台挖掘机一天可以挖几十个洞,到了那儿,一天就只能挖五六个洞。

赵春林他们来了以后,这里的电价终于下降了。从去年10月开始,这里的工商业用电价,从2.24元降到0.72元每度,居民用电价从1.2元降到了0.49元每度。这一切,都是为国网供电全面接管藏区电网打下基础。

一人生病,领导探病带头哭了

虽然这里冰天雪地,但经常让赵春林感到温暖的,是这里的人心。

赵春林记得,有一次,聂荣供电有位负责装电表的同事受伤了,全局一半以上的人都去医院探望了。大家在病床前说着说着,局长居然带头哭了起来,每个人都边哭边自觉地掏出钱来,塞进了那位同事的口袋。

这场景让赵春林既惊讶又十分感动,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半,他深深感到这里的百姓十分朴实,“他们把我们这些援藏干部,都看做是做善事的人,对我们总是热情而充满善意。”赵春林说,有一次,他们去聂荣县当木江乡,为那里的藏民送电,工作结束要返程时,藏民们纷纷拿出哈达,挂在他们的脖子上,嘴里还说着祝福的语言。

在藏区这些日子,赵春林和同事们见了不少穷苦的藏民。他们还在这里帮扶了一对祖孙,小女孩今年11岁,是个孤儿,学习成绩很好,多年来与收养她的奶奶相依为命。但是这对祖孙的处境十分困难,因为在这里,人均寿命只有六十多岁,而她的奶奶已经66岁了。赵春林和绍兴供电团队成员一起,凑钱、购买物资接济她家,还鼓励她“只要读书成绩好,就有机会来内地上学,学费全免”。

5月25日,随着最后一个变压器安装搭接,“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配电网建设工程立杆、架线、台变安装已基本完成。

眼看赵春林也快回来了,即将结束缺氧的生活,赵春林说最想念的还是家乡的酸菜鱼,“这里没有鱼,有一次吃了碗酸菜鱼,350块钱。”他说,不过,如果回到2018年10月,让他再做一次选择,他依然会选择援藏、去聂荣,虽然这旅途对身体是种折磨与考验,但当看到西藏这块神秘土地上,慢慢亮起的一盏盏电灯,却能让人感到无比的激动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