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中三大常识性错误,罗贯中有时也不严谨

《三国演义》,是我国古典文学四大名著之一,是古代文学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巨作。作者罗贯中,用他的生花妙笔,把一幅三国时代的恢弘壮丽的历史画卷展现在世人面前,书中那跌宕起伏、百折千回的情节,惟妙惟肖、生动传神的人物刻画,数百年来吸引着无数读者为之竞折腰。

中国历史五千年,三国历史人物和故事,在民间百姓中的知名度和熟悉度,要远远高于其他朝代,这不能不归功于《三国演义》。可以说,《三国演义》是很多人接触三国历史的“启蒙读物”,在对三国史的弘扬传播上,《三国演义》确实功不可没。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罗贯中本人虽是一个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大才子,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有时不够严谨,在《三国演义》中,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常识性错误,需要我们在阅读时加以鉴别,以免受到误导以讹传讹。

《三国演义》错误之一:关羽过五关斩六将的路线

关羽是《三国演义》中予以浓墨重彩描写的主要角色。关羽曾短期在曹操手下栖身,受到曹操厚待,上马金下马银,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但关羽却心如铁石不为所动,在得知刘备下落后,义无反顾前去投奔刘备,结果在归途中遭到曹军兵将的拦截,关羽奋起神威,过五关斩六将,留下千古美名。

但书中对关羽过五关斩六将的描写,却犯了一个地理方面的常识性错误。关羽的出发点是河南许都,也就是今天的许昌,而终点则是刘备所在的河北。按照正常情况,关羽应该从许都出发,一路向北直行,即可抵达黄河渡口,渡河后即可与刘备汇合。

但罗贯中当时手里大概没有一张详实的地图,在关羽的行进路线上闹了笑话。按照《三国演义》的说法,关羽从许都出发,并未一路向北,却出人意料地向西北方向斜插过去,一直到东岭关、洛阳,然后再从洛阳向东折返,路过汜水关、荥阳。最后抵达滑州东郡黄河渡口,至少多走了几百里冤枉路,关羽俨然成了一个东西南北分不清的路痴。

《三国演义》错误之二:各级行政区划地名总是分不清

《三国演义》作为一部现实题材的历史作品,书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很多地名,与故事情节紧紧结合在一起。如刘关张三战虎牢关,陶谦三让徐州,关羽大意失荆州,赤壁之战,官渡之战,夷陵之战等等。但罗贯中却在各级行政区划地名方面,却总是混淆不清。

三国时期,行政区划体系沿用东汉旧制,天下分为十二州,包括青州、徐州、兖州、豫州、幽州、冀州、并州、荆州、扬州、凉州、益州、交州,外加一个司隶校尉部。需要注意的是,这十几个州,实际上相当于如今的省级行政区划,是指一个地区,而非某一座城市。每一个州都有一个郡治所在地,大致相当于今天的省会。如徐州的郡治在下邳,荆州的郡治在江陵。

但罗贯中却明显把州误认为一座城市,如“且说来使回徐州,入城见陶谦”,“玄德引关、张带数十骑到徐州,陶谦教请入卧内”,“小沛离徐州只四五十里”,给人的错觉是三国时代真有一座徐州城,实际上大错特错,徐州只是一个地区的泛称而已。

同样的错误还出现在对荆州的描述上。《三国演义》中荆州俨然成了一座独立城池,实际上荆州和徐州一样,都是当时的行政大区名称之一,并非指某一座城。吕蒙白衣渡江袭取荆州,实际上是袭取得荆州郡治所在地江陵城。

《三国演义》错误之三:汜水关与虎牢关被一分为二

《三国演义》中,论述董卓之乱时写道:“卓遂起兵二十万,分两路而来。一路先令李傕、郭汜引兵五万,把住汜水关,不要厮杀。卓自将兵十五万同李儒、吕布等守虎牢关。”实际上,汜水关、虎牢关是一地两名,此外古书上还有成皋关、古崤关等名称。罗贯中不求甚解,简单地把汜水关虎牢关当成两个不同的地点。

当然,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些许瑕疵,并不能掩盖《三国演义》作为一部历史名著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