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能静:“戏精”的穷途末路

作者:李娜

发布:娜姐的光影笔记(shovidnana)

01

秦昊主演《隐秘的角落》爆火,伊能静又同时上了两个综艺,她保养得宜的脸和身材,表达欲充沛的小作文和情商,以及看似圆满的家庭生活,都在花样百出地贡献着热搜话题。

这个夏天,注定是属于“假刘海夫妻”的火红的夏天。

万万没想到,伊能静这么快就“翻车”了。

事情大家都知道,《定义》的深度采访,伊能静拉踩两位队友,以及对梅艳芳的不当评论,让她好不容易重新建立的好感度再一次暴跌……

更好笑的是,她很快回应了——录了一个摆臭脸骂闺蜜的长视频,证明“有些事”不是她干的。

观众再次感觉到被冒犯,因为这也太轻视观众的智商了。

……

伊能静的人生,是很有趣的故事剧本,她本人也是“戏精”体质,表演型人格。

当然,文艺女青年多少都会有点戏精,连张爱玲在跟胡兰成热恋的时候,都写过“她见了他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在尘埃里开出花来”这样的胡话。

那是一种自我感动的需要。

偶尔的戏精是怡情;但戏精太过,时时刻刻表演欲附体,就危险了。

我家里有伊能静的几本散文集,其中著名的《生死遗言》,她这样描述对庾澄庆的深情——

“我总是在最爱你、看你微笑时,心底暗暗起誓,让我多活你一天就好,我要陪伴你到最后,我要给你最初的也是最终的深情,我要照顾你。”

“眼泪从一侧的眼角流过鼻梁,滑过另一只眼,缓缓地滑向耳垂。我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感觉到一股凌厉的痛划遍全身,心跳得很快,但我不敢动,我怕自己会粉碎。”

这本书里到处是这样甜腻又沉重的深情告白,但她在后记里说:

“我的青春人生没有一件事是我的梦想,生命不由自主,完全在人潮的巨流里漂流,我成名、恋爱、父丧母别,这种种事件曾让我的生命非常荒唐……”

奇怪的是,这本书出版于2002年。那时她和庾澄庆刚结束爱情长跑进入婚姻没多久,儿子也在那一年出生,应该是幸福感和安全感都比较充足的时光,却写出这样疼痛的文字。

更奇怪的是,如此深情的苦恋,两个人婚姻终结的导火线,却是伊能静出轨。当然她是有解释的,婆婆不喜欢她,婚姻里的冷暴力等等。

时隔多年后,2019年初播出的《鲁豫有约》采访,伊能静在谈到现在先生秦昊时,对前夫庾澄庆又有了令人惊讶的说法。

她说秦昊问她当年怎么会谈十几年恋爱不结婚,如果是女儿米粒这样,不会放过那个男的。伊能静假装恍然大悟,过去那段婚姻那么悲惨,“原来是因为我没有爸爸呀。”

02

原生家庭的伤痛,伊能静到了50岁依然常常提及,妈妈前面六胎都是女孩,她是第七个孩子,爸爸到医院一看又是女孩,掉头就走。她小时候住在眷村,被养母养大,非常缺爱。

但是当年她高中没毕业就跑去签约当艺人,因为未成年需要监护人签字,母亲不同意,是父亲帮她签的约。而父亲签好约那天,在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去世也是事实。

所以我有时候会有这样的感觉:

她内心深处对父亲一定充满愧疚感,虽然那场意外不是她的责任。为了抵消这种愧疚,她需要不断地去放大原生家庭的伤害,沉浸式地体验伤害带来的痛感,才能让自己不那么愧疚。

伊能静现在很喜欢讲秦昊的父母很温暖,带给她很多爱和疗愈,可她的戏精体质却好像愈演愈烈了。

在《婆婆与妈妈》这档综艺里,她非常用力地去表演优秀的儿媳角色。

比如婆婆独自去逛街,明明有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跟拍,她在打不通电话时却要表现的非常担心非常着急,秦昊不愿意配合她表演,她是非常不满的。

还有一次,谈到她会做菜,说自己在台北的时候,要分别给秦昊做减脂餐,给女儿做副食品,给儿子做能量餐……然后等着被赞美。

结果没有人赞美她,秦昊还拆台说平时都有阿姨做饭,她当场生气了。

如果说伊能静过去的戏精在于演深情苦情戏码,如今她要的是全方位无死角的优秀,秒杀全场的绝对优越感,来获得全方位的自我肯定。

为了体现自己情商高,她在钟丽缇和婆婆来访的那天,对婆婆的一句话使劲使眼色,还把婆婆拉到厨房教育一番,一边教育一边偷瞄摄像机有没有拍她……

太尴尬太令人窒息了。

《乘风破浪的姐姐》首次公演,她和王智王丽坤要PK的三人组是宁静、阿朵和袁咏琳的《兰花草》。

比分出来悬殊特别大,她大概预料到自己组输了,不停地说“耳返没有声音”。

其实输赢最大的因素不是唱得水平差多少,最重要的是选曲风格。《兰花草》那组又飒又燃,充满力量感和独立精神,是更符合现代年轻女性审美的,现在的女孩子已经不喜欢公主风、伤感和柔美了。

在《定义》的采访里拉踩队友,我认为也是一种很浮夸的表演,她害怕别人觉得是她不够好。

伊能静很自恋,自恋的根源是自卑。正因为无法自我肯定,才需要大剂量的外界认可与赞美,来获得认同感。

因此也不难理解,她用拼命“甩锅”的方式,证明她自己是没有问题的,是优秀的,值得被爱的……这已经成了一种思维定势。也是她一次次招黑却没有反思的根本原因。

03

从一次次的戏精表演来看,伊能静的价值观其实是非常狭隘的。

她总是要证明自己很幸福,有老公爱,有孩子疼,有关系不错的公公婆婆,那些没有结婚的女性,无论成就再高也是很"惨”的。

但是这些所谓的圆满跟幸福,真正给她安全感了和满足感了吗?

并没有。

所以她要自导自演,要拼命证明,要向全世界获得盖戳认可。

自导自演的戏太多,难免会前后矛盾,漏洞百出,惹人厌烦,这就是“戏精”的穷途末路。

尽管如此,写这篇文章看资料的时候,我有一个很深的感触是,伊能静本质上并没有多坏,她是太没有安全感了。

她很喜欢“踩低”,根本上也是因为,她认为只有优秀才是值得被爱的,所以她要一直一直站到高处,要每一点都做得足够好,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安全。

这个洞察让我忍不住心生悲悯。

大概每一个戏精都是悲伤的,无法全盘接纳自己的人生,所以根据内心需要去表演一个个虚假灵魂。看似很自恋,其实比谁都紧绷,诚惶诚恐。

另外,虽然被人挖黑料被全网嘲,也不能全盘否定一个人。在我看来,伊能静比较厉害的两点是:

第一,她一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野草精神,无论脚下的路多泥泞,她总能憋着一口气逆风翻盘。

第二,她挑男人的眼光真的不错,庾澄庆和秦昊,都是正直温暖家世好,还有才华的类型。只是,嫁了看起来不错的男人,是不是就真幸福,那就另当别论了。

全文完,

点个“关注”,就当鼓励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