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分之一留学生打工时薪不到12刀,中国留学生时薪最低

根据澳媒发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超过3/4的国际学生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四分之一的学生的时薪不到12刀——还不到最低时薪的一半。

来源:Sydney Morning Herald

UNSW和UTS在对6000名国际学生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近三分之二(62%)的学生对这个现象保持沉默,没有寻求帮助和查询信息,而是默默承受,通常是因为担心签证问题或担心失业。

UTS法律副教授Laurie Berg和UNSW副教授Bassina Farbenblum表示,尽管公平工作申诉专员做出了努力,近年来也加大了对工资盗窃行为的惩罚力度,但“就剥削国际学生而言,情况依然如常”。

调查显示:被调查的学生中有大约一半被支付的时薪低于澳洲最低标准;25%的受访学生时薪低于12刀;调查者声称疫情也许会让这个情况更严重。

- 7刀/小时的时薪 -

Laurie Berg告诉媒体,“剥削可能会加剧,疫情使国际留学生更加渴望工作和收入,雇主也许会剥削开支,同时工作机会减少。”

就读于悉尼大学艺术/政治专业的Iris在一家餐厅做兼职。“我的父母非常努力地工作来支付我的学费和生活费,我需要做点什么来减轻他们的负担。”

在餐厅中,Iris负责打扫厨房,洗盘子,点餐——这些工作只换来7刀/小时的时薪。这个薪水还不刀20岁以上casual工作者的三分之一。

她向记者表示,餐厅老板承诺:“如果我做得好就可以拿更多薪水,但很显然这是个谎言。”

来源:ABC News

Berg教授表示这个现象并不是个例。“像Iris这样的情况在国际学生中很常见。他们接受这样的时薪,因为这是他们仅能找到的有限的工作。

国际学生的签证允许他们每两周工作40小时。研究人员调查了来自103个国家的6000名学生,其中一半的学生表示他们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

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的时薪为12美元或更少。来自中国的学生收入最低,54%的学生收入严重过低。

来自尼泊尔的25岁留学生Robinson Adhikari表示,他来悉尼后已经做了三份工作,每小时的工资只有17刀。他周末在一家养鸡场打扫,时薪为17刀。后来,他周末兼职做厨师,每小时工资为18刀。再后来,他在晚上、周末和天气不好的时候担任交通管制员,时薪为18刀。

来源:Sydney Morning Herald

现在,Robinson兼职做一份办公室清洁工作,时薪为27刀。他表示:“刚开始的时候真的很难,有时候甚至会哭。现在情况好多了。”

- 留学生更易受到剥削 -

Berg教授表示,那些抱怨过低时薪的人都被解雇了。

Redfern法律中心就业律师Sharmilla Bargon表示,最常见的就业问题是工资过低,而在疫情期间,这一情况有所恶化。她说:“我们每周都能看到国际学生在工作中受到剥削。”

Bargon律师表示她曾受理过一个案子,学生向她反应雇主给出的薪水只有20刀,低于最低工资,但工作两周后,他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当他不断地要工资时,老板对他大喊大叫,说“你永远也拿不到这笔钱,滚开”。

- 剥削不仅仅是薪水层面 -

Paula从巴西来到墨尔本学习,她声称自己在工作场所遭到性骚扰。“他想要吻我”她告诉记者。“我拒绝了性侵犯,我要求拿回欠我的工资。老板试图惩罚我——威胁要把我的位置让给这个新人。”

然后Paula只能辞去了那份工作,但她说她感到压力很大,而且不能抱怨。她说:“老板说他是很重要的人物,有关系,还一直威胁要打电话给移民局。”

来源:ABC News

还有一些接受问卷调查的学生表示他们不敢公开说出他们的经历。

Berg教授表示,“这很令人震惊,但是的确存在雇主不受惩罚的现象,所以才让留学生只能保持沉默。这些国际学生远离家乡,往往是独自一人,不熟悉澳大利亚的法律体系,极易受到雇主的剥削。

但是也有学生站出来对这些现象说不。在澳洲就读土木工程专业的中国留学生Jonathan表示:“我被拖欠了6000刀,上诉花了我2个月时间,但最终得到了一份满意的结果。”

另一位留学生Jin表示,仍然在努力要回被拖欠的1万刀薪水。她在悉尼机场的一家免税店工作,她告诉Fair Work,她做的工作和店内直接雇佣的零售员工一样,包括结算销售额,但薪酬较低。她认为应该得到同样的报酬,同样的奖励制度。然而,她的雇主表示,她不受违约罚款的约束,也同样无权享受奖励制度。

虽然Jin已经向Fair Work说明不公平现象,但是Fair Work表示目前无法审理,因为疫情期间无法去现场调查,并且这家免税店很有可能因为疫情原因快要关门。

来源:ABC News

很多雇主会利用留学生的弱势进行剥削,因为他们害怕说出实情导致被解雇。甚至很多雇主会说:“如果你不做有大把留学生要这份工作。”

来源:The Australian

Fair Work一名发言人表示:

这份调查结果非常重要,他们会考虑报告中提到的情况,不会容忍对于国际留学生的剥削。接下来他们将会采取一些措施,让留学生和澳大利亚人享有同样的工作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