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会作葬礼上,上千人前来送别,去世6年后,实现临终遗愿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国家士兵将领满腔热血斗气昂然只为国家安好,开国将军邱会作戎马半生,德高望重,不料其晚节不保,黯然消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故人已逝,无谓过错,历史永存,不忘国耻。

2002年7月18日,邱会作在北京与世长辞,近九十载的漫长人生终是拉下帷幕,人生曲调高低迂回纵是回归安宁。葬礼上,上千人前来会场吊唁哀悼,场面一一度动容,过后将其安葬于八宝山。

2008年,邱会作去世六年后,其后代不忍先人遗愿未了抱憾终身,同心协力将葬身八宝山的邱会作遗骨移葬其家乡兴国,于此以慰邱会作落葬老家的临终遗愿

开国将军邱会作的兴盛辉煌

1914年4月16日,邱会作出生于江西兴国。家道贫落的邱会作选择年少参军成为一名红军,他聪明伶俐、能说会道、胆识过人,人称“红小鬼”。自此,邱会作真正展开了漫长的军队生涯从一名默默无闻的红兵小子步步高升成德高望重的开国将军,将英雄才识表现得淋漓极致。

参军即意味着背井离乡,15岁的邱会作如期离开家乡,服从军队安排加入宣传队。金子总会发光,邱会作凭借自身的出众能力从众多红兵中脱颖而出,年仅18岁的他当选成为宣传队队长,打响了事业生涯的第一炮。

顺风顺水的他毕业后被分配到红军的总供给部做机要统计员,踏踏实实地做着后勤工作,有条不紊地整理物资军粮。长征胜利,跟随大部队的他一同抵达陕西,出任粮秣处处长。邱会作工作繁忙无心顾暇故里乡愁,一心一意为国做贡献。

皇天不负有心人,勤劳能干的邱会作事业稳步上升。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第十五兵团副政委。1955年,更是被授予中将军衔。邱会作与国家共进退,功绩显著,曾载誉多年的他决然逝去,受益相交的民众多是前往怀缅。

牢狱之犯邱会作的悲戚落寞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前期名利双收的邱会作渐生乡愁,后期犯下大错的他也只能遗憾而终。1971年,67岁的邱会作却是晚节不保,风光不再。有关历史遗留问题的一番清查,邱会作过往牵涉在内的罪行过错昭然若揭,曾以高风亮节著称的开国将军如今却成为了一个待审人员。

身在异乡为异客,已是迟暮之年的邱会作更是乡愁泛滥,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别无所求的邱会作只奢望能再次踏足故乡兴国,回到那儿逛一逛大街小巷、看一看村里邻舍、闻一闻故土气息,便已无憾。

浓厚乡愁时时刻刻萦绕着邱会作的内心,如今只是一介“罪人”的他没有脸面再回故乡,身体自由更是受到多方压力的限制无法踏足故乡。自然而然,安葬故乡便成了邱会作的唯一遗愿。

2002年,身在北京的邱会作因病逝世,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也没能再见故乡一面,遗憾愁绪没能舒展,他只能临终前告知家人将其安葬家乡的遗愿。8月5日,邱会作的追悼会召开,开放给民众自由悼念。

葬礼上,只有黑白相映相成,气氛甚是肃穆安静,唯有一阵阵断续传来的低声哭泣打破寂静。黑白相框里的邱会作之照摆放于大厅正前方,人们井然有序地排队哀悼。

前来葬礼吊唁的人不在少数,多达一千余人,其中不乏敬重邱会作早前功绩的普通群众,还有曾经与其并肩作战的战友与下属,更有众多战友的后人。如吴法宪将军独子吴新潮、黄永胜将军长子黄春光以及李作鹏儿子李冰天等悉数在场,人们从四面八方纷纷赶来参加邱会作的遗体告别仪式,真心陪伴老人最后一程。

六年光阴终得实现遗愿安葬家乡

悲情动容的追悼会结束后,邱会作的家人多番商榷后决定将邱会作的遗骨葬于北京当地的八宝山,一是为了先人邱会作能有一个体面的陵墓,二是方便后人应节时候前来祭祀。

如此一来,邱会作安葬家乡兴国的遗愿只能暂且搁置,择日再论。世人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我们回不去的地方便是家乡。

对于邱会作而言,生前年少轻狂就已背井离乡参军作战,随后也是跟随军队长年累月辗转于全国各地,功成名就之际甚是繁忙无法抽身回访故乡,晚年名利双失亦再无颜面面对故乡人土,就连消逝于世不复存在也没能完成将其遗骨安葬家乡的遗愿,实是唏嘘不已。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2008年,在天堂沉睡已有6年的邱会作终于迎来了圆梦故里的遗愿,其后人同心协力把父亲遗骨带返兴国老家,紧接着将其安葬于兴国上密村的一处山岗上,此地的选择饱含后人的用心良苦,满寄后人对先人邱会作的愧疚与尊重。

从安葬邱会作的山岗顶部的墓区远望,在那漫山遍野的绿意盎然中,显然伫立着邱会作自幼生活的院落。邱会作虽是未能脚踏实地重返故乡,但安息于此却可时时刻刻眺望儿时居所,这是后人给予邱会作最好的礼物。安葬家乡的遗愿圆满实现,先人邱会作终是能安心长眠于此,愿其化作轻风飘往兴国各处,再次细细品尝乡味。

对邱会作而言,故乡为何物?故乡是月光,总能牵引出无限乡愁的惆怅;故乡是流水,总是绵延不绝流向远方;故乡是游子的根,一直萦绕在游子的脑海,冲击着游子的心灵,荡起无穷无尽的思乡情。我们感叹邱会作的深厚乡愁,我们理解邱会作安葬家乡的执著遗愿,我们更懂得了爱护故乡,身处异乡更要记得故乡的温暖与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