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假包产销链:作坊藏民居 “香奈儿古驰LV”按斤收

划重点:

  • 1品牌官网出新款后,有人根据官网图片“制版”,将包的每一个部分按照比例做成纸格子。要做这个款型的老板到做版的人手里买版,“几百元,主要看做得精准不精准。”
  • 2在南台镇走访期间,记者发现很多写着折边、过胶、压字、烫金、摁钉、穿链子等字样的“作坊”,多位于老式单元楼、普通民居内。
  • 3一个包最多也只能给几块钱,且往往论斤来收。因为收过去的包包,他们后续会挂在朋友圈进行贩卖,如果包存在问题,是不容易被卖出去的。“我们也是走大货,并不是一个个的卖。”

在辽宁鞍山海城市南台镇,一处不起眼的民居里,可能存放着上千盒“奢侈品牌包包”。

这些印着蔻驰 、迪奥、巴宝莉等Logo的名牌包,并非进口,却有“海关报关单”;从南台镇快递出去,包裹显示的却可能是“广州白云区发货”;并非出自正规厂家,而是在南台镇的作坊里生产包装;品牌官网出新款后,这里很快就能“上新”。

南台镇拥有着被称为全国三大箱包市场之一的箱包专业市场,澎湃新闻近日暗访发现,当地市场内多个商家在做着制售假名牌包的生意。

从做版到生产、包装,再到假冒报关手续及防伪芯片,假冒名牌包是如何生产出来的?

藏在民居的“工厂”

澎湃新闻近日暗访了三家分别生产蔻驰、迪奥、巴宝莉假包的“工厂”。

开车不到5分钟,距离南台箱包市场和精品箱包城三四千米,南台镇东越公寓、向阳大街、前柳河村一带很多民居白天时间大门紧闭,街上不时驶过装着货物的电动三轮车或面包车。一些楼下或街道岔口处的垃圾堆里,可以看到裁下的箱包面料边角料,其中部分印有LV、MCM、蔻驰等品牌Logo与花纹。

崔君家的“工厂”和仓库就位于这一带。

为了降低风险,防止被“一锅端”,他将进行生产的“工厂”和存放货物的仓库分别设在不同的地方,两者隔了几条街,走路几分钟就到。和当地其他生产品牌假包的“工厂”一样,崔君家只单独仿制一种品牌。“款式太多,做不过来。”他解释。

在他生产蔻驰假包的民居,面积二三十平米的两个房间里,一间放了一台专门裁料的液压机,周围摆着一捆捆生产蔻驰包所需的各类色号面料,地上的筐里满是五金配件,房间随处可见裁下的边角料。

另一间房子里,一男一女两名工人正在将缝制好的蔻驰假包和海关报关单、发票、合格证等资料配齐打包。地上、床沿边摆着几十个已经做好的“新包”。

崔君介绍,做蔻驰包,宽135cm的料一米平均也就二三十元,LV、巴宝莉等品牌的料价格差不多,贵一点的五六十元都有,主要看做的那一款包材质是什么,提供料的上游厂商如何定价。至于包上所需五金配件,按量走,一件几元钱。

崔君称,做假包的步骤其实和做小牌子的包步骤一致,但利润空间更大。

他说,一般为品牌官网出新款后,有人根据官网图片“制版”,将包的每一个部分按照比例做成纸格子。要做这个款型的老板到做版的人手里买版,“几百元,主要看做得精准不精准。”

崔君说,待有了版,就是进面料和五金配件,两者大部分从广州那边进,会有人专门做这些。之后便是用液压机裁料。裁料后,他们将一个包所需五金配件和裁好的料发给下游“工厂”,经过粘合成型、美化油边、车缝、包装等步骤,最终返到他们手里就是成型的包。

郭佳的假包仓库,准备发出的假包。

他们配置包装盒、海关报关单、发票、合格证、防伪芯片等,最后塑封。“防伪芯片容易被追查,一般客户很少要。”崔君说。

在附近另一处民居的二楼,记者见到了崔君家的“仓库”。

其中一间房子摆着一台塑封机和上千件已经包装好的蔻驰假包。一些因为有边线泛黄、边角微鼓的包被当作“有问题”的包整齐摆在地上,崔君打算另行处理。“不能让客户受损。”他称,南台专门有人做回收问题包的老板。

“我这个都有风险,仓库放了这么多,一般情况下不能超千件。”崔君也不是没有担忧,时不时刮起的“打假风”像一柄时刻悬在他头顶的剑,但他还是选择冒险。

在同一个区域的另一处民居,何伟敲开一处紧闭的大门,里面的人探头看到是熟人后打开了门,待人进去后很快又关上了门。

进门左手边的一间房被何伟做成了“样本间”,主要展示他们家仿制的各类迪奥包,各类热销款式整整齐齐摆放在木质柜台上,柜台边放着一个鱼缸,里面一条金龙鱼游曳着。

何伟介绍,迪奥各类包最近一两年卖得很火,尤其是“马鞍包”,更是热销。说话间,何伟让妻子从柜台拿起他们家仿制的“马鞍包”,讲起了做工。

“包主要看做工细节,你可以仔细看。”何伟对产品很有信心。这款“马鞍包”正品在官网售价上万元,何伟称可以100元发货。

挨着“样板间”,一处敞开式的房子便是何伟家的裁料间,几名工人正在用液压机裁料。机器旁边摆放着一捆捆做迪奥假包所需各类面(皮)料,房子对面是一摞摞空着的迪奥包装盒。

何伟带记者参观了这处民居后面的“仓库”。两间房摆放着已经塑封好的各类迪奥包,粗略估计有上千件之多。“这些都是客户下单的,随时发出。”他说。

何伟称,整个南台做迪奥货的不多,他们家的做工和价格口碑都很好,和崔君家的一样,也都是裁料后,将五金配件和裁好的料发给下游”工厂。“都是亲戚做,质量肯定保证。”他称。

何伟介绍,在南台,做假货生意的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箱包市场中那种没有“工厂”,专门从厂家取货的微商,一类便是他们这类“工厂”。区分两者主要看“上新”速度快不快,一般来说,每天都更新很多款式的,基本都是微商,“工厂”没有时间仿制那么多。

何伟称,微商从他们这类“工厂”取货后加价出售,手中一般掌握着大量客户资源,“上新”很快但是质量不能保证。真正的“厂家直销”,质量和售后有保障,而且相比市场中的微商,走量价钱也相对优惠。

何伟在南台箱包市场也有档口,但很少过去。每天下午,他也会开着电瓶三轮车往精品箱包城送货,微商的客户下了迪奥的单,微商又过来到他们家下单。

距离何伟家不远的南台镇前柳河村一处民居,郭佳家主要生产仿制巴宝莉的各类热销包。因为才干这行不久,郭佳家的“生意版图”不是很大,最近在找新客户。

和何伟、崔君家一样,郭佳家的“工厂”也很普通,一间房是裁料的“车间”,一间便是包装成型的仓库。在仓库,郭佳向记者推介他们家最新仿制的“BURBERRY小号Horseferry 印花棉质帆布斜背包”,这款包有白色和棕褐色两种颜色,官网售价7500元。

“120元拿走。”郭佳展示了这款包的做工细节和里面配置的海关报关单、合格证书、防伪芯片等正品所需的手续。一番还价后,价格降到了100元。

郭佳解释,因为前一阵打假,市场上十几家店被查,其中一家经营“MCM”品牌仿货店家的货被打假的人拉走了一整车,他们对于新客户都保持警惕,怕被“钓鱼”打假。所以很少将客户带到“工厂”和仓库。

就在郭佳家隔壁,一处收废品的院子里堆满了各类裁下的箱包边角料,一辆叉车不断将捆住装好的边角料运往停在路边的大型卡车。仔细辨别,这些边角料很多还印着LV、蔻驰、MCM等品牌包的Logo和花纹。

造假“流水线”

南台镇箱包产业成熟,工序完善,被部分制假售假者利用。

在南台镇走访期间,记者发现很多写着折边、过胶、压字、烫金、摁钉、穿链子等字样的“作坊”,多位于老式单元楼、普通民居内。

南台镇一家做零活的店家打出的广告

记者联系到两家南台镇做“包包零活”的团队,其业务涵盖专业摁钉、拧螺丝、编片子、穿链子、压字、烫金等。

两家均表示,可接做假包的零活。其中一名加工商称,“高仿包南台很多地方都在做,南台什么牌子都能做。”

一名加工商称,假包材料在送往他们这里之前,承包商需要找厂家打样,最后将样板提供给他们,他们就可以开始后续如摁钉、穿链子等零件活。

关于收费,他称,有些大牌包上面有铆钉装饰,他们会用专业的机器钉一圈铆钉,摁70多个钉,价钱在7.5到8元。串链子价钱与链子的长度和操作难易程度相关,正常链子长度一米收费一块,长度每加10厘米就贵一毛钱。如果链子“眼细”,每1米收费6.7毛,因为细的好穿。“链子好穿,价钱可以便宜,不好穿,价钱会贵一毛钱到两毛钱。”他解释。

而另一家做零活的老板直接在广告布上写着“缝成品包、MCM钉、蔻驰钉”。她告诉记者,她们家都是手工上钉,上小钉价格比大钉贵。

崔君加工包的地方,工人正在做最后的包装。

待假包成型,到最后出售前,还有一个包装环节。

正货所具备的包装盒、防尘布袋、海关报关单、进口增值税缴款书、防伪芯片等物件,南台镇也专门有人订做出售。

一家礼品盒店内摆放的各类品牌包装盒。

在南台镇的精品箱包城正门口,一家礼品盒店内,LV、普拉达、古驰、蔻驰等品牌的包装盒、盒内配饰、海关报关单、合格证书、防伪芯片等应有尽有。

店面负责人告诉记者,包装盒根据品牌款式型号,大小可以订制,“LV盒子小的3.5元,大的稍微贵点”。在这家店,海关报关单、LV新款专柜盒与抽拉盒、香奈儿证书等均可以订做。

一家礼品盒店内成套出售的假海关报关单与发票,一套只需几元。

店面负责人称,有的货,如包装盒当地可以做,防伪芯片、海关报关单等都是广州那边订做发货。一般当天取货,要的多可能晚几天。至于价格,像证书、海关单、发票一套下来,有的品牌需要8元一套,有的7元。“海关单你需要多少,上面每一张数字可以随意改。”他称。

记者在店内待了不到20分钟,先后有两个分别出售蔻驰和LV假包的店面老板前来取订做的货。

在精品箱包城正门边另一家礼品盒门店,店内同样摆满了各类品牌的包装盒。

其负责人亦表示各类品牌包装盒都可以订做,根据款式盒型大小价格不一,平均也就五六元。海关报关单一套是0.45元,防伪芯片一个也就0.6元。“大部分普通盒子都是自己做,少部分特殊点的广州做。”对方称。

“一般当天下单,明天就能拿,但是现在打假,盒厂周一到周五停工,周末才开工。”对方提醒,具体看客户要的数量和紧急程度,晚上也可以开工,看值不值得冒这个风险。

记者在何伟、崔君、郭佳以及另一个商户处分别购买来迪奥、蔻驰、LV、巴宝莉四种品牌热销款式假包,除了与正货外型一致的包装盒,盒内也配备了海关报关单、发票、合格证等物件。

值得注意的是,在蔻驰包内,海关报关单上盖有“深圳市隆兴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隆兴公司”)报关专用公章;LV包内的“海关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上的缴款单位以及海关报关单上的收货单位均是“隆兴公司”,并盖有该公司报关专用公章。巴宝莉包内的海关报关单上同样是“隆兴公司”。

但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未发现该公司登记备案信息。

除了制售假包外,南台当地甚至有专门收问题假包的回收生意。他们一般打着“数量不限,收各种处理包、样包、库存包”的名号,以小广告的形式出现在不同地方的电线杆上、墙上甚至房门上。

一名专门收处理包的商家表示,他们收的包多为“牌子货”,如果包的质量没有问题,价位可以有上升,但一般存在像拉链泛黄、部分地方出现脱胶等问题的,基本不会收,除非价位特别低。

该商家称,一个包最多也只能给几块钱,且往往论斤来收。因为收过去的包包,他们后续会挂在朋友圈进行贩卖,如果包存在问题,是不容易被卖出去的。“我们也是走大货,并不是一个个的卖。”

记者注意到,该商家售卖的包多为香奈儿、古驰、LV等大牌假包,他们会将包的图片和库存数量发在朋友圈,少则百来个,多则上千个。

打样、用纸做版型、市场采购面料和五金配件,然后裁料、粘合成型、美化油边、车缝、包装,经过流水化作业,南台镇的一些作坊生产出一个个与原厂正货高度相似的假包。

采访期间,几家经营假包生意的老板均表示客户来源广泛,除了微商,也有其他渠道销货的客户。但被问及都是哪里的客户,在哪销售时,几人均以“保护客户隐私”为由拒绝透露。

记者在箱包城内的快递物流点发现,这些假包包裹流向地包括沈阳、成都、南京、上海、广州等各地。其中一个包裹显示的是“广州白云区发货”,寄往新疆沙湾县,但实际由南台发出。

一家在电商平台经营香奈儿、普拉达等品牌假包店铺的一位店家则告诉记者,他们的包在国内主要流向南方地区,特别是浙江和广东两个地区。此外,也会被销售到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国外地区及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地,“只要拍下,平台会有直接对应的物流公司。”店家称。

假货何以横行

仿冒名牌包等奢侈品,并不是南台镇的“专利”。

奢侈品研究机构要客研究院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奢侈品假货市场规模大约为4000亿人民币,大约是正品市场的1.2倍,预计2020年中国奢侈品假货市场将达到5000亿人民币,增长率超过25%。

数据表明,除奢侈品牌官网官微等渠道外的奢侈品牌线上销售渠道假货率达到80%以上、奢侈品牌微商渠道假货率超过95%、奢侈品代购假货率达到80%以上。“在大街上见到的奢侈品牌商品,大部分为假货,真货只有15%左右。”报告指出。

利润驱使制假者铤而走险。采访期间,在南台镇从事假包生意的前述几位老板虽未直接透露制假成本,但均表示“利润空间大”。

当地多名从事制假售假的老板告诉记者,打假基本是外地市场监管部门根据发出去的货追查到南台,很少看到当地市场监管部门主动打假。

不过,暗访期间,澎湃新闻接触的多名老板表现得十分谨慎,称当地正在打假。

就在5月中旬,南台箱包市场一家制作假包的档口被查处,这一幕被网友拍下发到了网上。视频中,工作人员将包装好的假包装箱,一辆箱式卡车内堆满从市场搬出的货。

“风头紧了。”6月22日,一位售卖假包的微商在朋友圈写道。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彬向澎湃新闻分析,假包产业链的上游存在主观制假造假的故意,而客观上未经商标权利人许可非法生产制造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涉嫌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

刘彬说,对于产业链中下游而言,由于假包售价远低于真包的销售金额,经销商从价格上也可以分辨出其拿的货的真伪,非法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涉嫌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而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上述两种情形,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现行法规的处罚和量刑无法动摇制假售假者攫取高额利润的野心。”要客研究院院长、奢侈品专家周婷向记者介绍,国内杜绝不了假包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违法成本低。

周婷分析,奢侈品假货得以发展的最主要原因是造假售假者的暴利空间,以及买假用假者的爱慕虚荣和贪图便宜,而在中国奢侈品假货可以大行其道还有两个重要原因,“较低的违规成本和强大的制造能力。”

周婷说,奢侈品包的鉴定真伪的决定权一般在品牌商手中,而且没有正规购物发票或收据品牌商不会进行鉴定,消费者维权目前也只是去消协投诉。

“我国并没有官方奢侈品鉴定机构或得到国际奢侈品牌对鉴定结果的认可,这是目前一个管理难点。”周婷指出。

(文中何伟、崔君、郭佳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