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出售再生变 上汽“接盘”神州“脱身”

“黑天鹅”瑞幸,连带着神州优车焦头烂额。而急于脱身的神州优车,旗下唯一优质资产的神州租车,成为各方竞相“抄底”的对象。在Amber Gem(美国华平)被北汽“拦路”后,半路杀出的上汽或成最终“截胡者”。7月2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上海汽车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汽香港”)将收购神州租车股份总数将占其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8.92%。这意味着若此次交易顺利,上汽集团将替代原实际控股人陆正耀以及同行北汽,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

为何北汽和上汽先后看中神州租车?业内人士认为,神州租车在长租车领域网点众多,在C端影响力较大,可以很好的为车企做品牌推广。同时,在汽车市场增量乏力的局面下,主机厂可以可通过神州租车切入长租市场,布局出行领域。“受到造假风波的波及,神州租车此时的收购价正处在低位,此时也正是主机厂介入的好时机。”他说。

拟收28.92%股份

公告显示,神州汽车董事会接获公司主要股东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优车”)通知,神州优车有限公司、神州优车服务有限公司、优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优车卖方”)及神州优车已与上海香港签署收购要约。上汽香港拟向神州优车卖方以每股3.10港元的价格收购不超过4.43亿股公司股份,总代价最多为13.72亿港元。

同时,神州汽车董事会还接获公司主要股东Amber Gem HoldingsLimited通知,Amber Gem也与上汽香港签署收购要约。上汽香港拟向Amber Gem以每股3.10港元收购不少于1.696亿股公司股份,总代价为5.258亿港元。

据了解,神州优车卖方均为神州优车的全资附属公司;上汽香港为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上汽香港根据神州优车股份出售及Amber Gem股份出售所收购的公司股份总数预期将占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8.92%,但所收购公司股份的最终数目以实际交割股份数目为准。

据了解,神州优车通过其附属公司于4.43亿股公司股份中拥有权益,占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0.87%。Amber Gem于3.129亿股公司股份中拥有权益,占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约14.76%。这意味着若此次交易顺利,上汽集团将替代原实际控股人陆正耀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Amber Gem股份出售的交割受限于若干先决条件,包括但不限于签订正式买卖协议,主管政府或监管机构就Amber Gem股份出售的批准或确认以及神州优车股份出售的先决条件已获达成或豁免。同时,神州优车股份出售的交割受限于若干先决条件,包括但不限于签订正式买卖协议,主管政府或监管机构就神州优车股份出售的批准或确认,以及类似交易的其他惯常先决条件。

神州急抽身

实际上,受到瑞幸造假事件影响,同为“神州系”的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不仅股价受到冲击,还不得不出售资产筹措资金,以偿还债务。上述事件发酵以来,神州租车的主要股东神州优车已数次对其进行减持。

4月6日,神州租车公告称,神州优车已在市场上出售4466.6万股公司股份,其持股比例由29.76%降至27.65%;根据港交所资料显示,4月9日、4月14日、4月15日,4月16日,神州优车持有的神州租车股份分别减少2268.8万股、1109.7万股、203.1万股、98.6万股,持股比例由27.65%降至25.92%;

4月16日,神州优车称将向AmberGem持有转移股份,第一批4.65%的股份已于当日完成转让,持股比例由25.92%降至21.27%。不过,神州优车要将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席位“交棒”给美国华平却没有顺利进行,在完成了第一批股份收购后,新的“接盘侠”北汽集团出现。

6月1日,神州租车公告称,Amber Gem与神州优车已在5月30日订立终止协议,美国华平将不会继续进行第二批股份收购。公告同时称,神州优车在5月31日与北汽集团订立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其手中剩余的全部神州租车股份,总计不多于4.5亿股,相当于神州租车已发行股本总额的约21.26%。

不过,在北汽与神州优车签订协议后一直未再披露相关信息,上汽香港此番收购的神州租车股份总数将占其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8.92%。这也意味着,上汽或将替代北汽晋升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如果交易成行,神州优车持有的神州租车20.87%股份将被全部出售。

对于此次出售,神州租车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神州优车出售股份所得的价款将优先用于偿还神州优车相应的股份抵押贷款。不过,对于与北汽的合作,该负责人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数据显示,2019年神州租车净利润同比直降仅剩3077.6万元。同时,财报显示,受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总收入13.25亿元,同比下滑28.3%,汽车租赁收入为8.78亿,同比下降30.65%。净利润为亏损1.88亿元,也是自2013年扭亏后,9年来的首次亏损。

上汽广撒网

然而,利润下滑的神州租车为何被上汽、北汽相中?上汽集团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神州租车是国内领军的汽车租赁企业,在相关领域内具有较为成熟的运营管理经验。本次收购如能按约完成,将有助于上汽出行业务的加快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一季度神州租车平均每日汽车租赁车队同比增加9.6%至11.33万辆。“尽管受到疫情和造假事件的影响,神州不堪重负也是抄底的好时机。”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神州的租车业务依旧是各个企业严重的亮点据第三方平台测算,目前收购神州股份仅需8亿元。

资料显示,神州租车是汽车租赁行业的领头羊,拥有行业领先的车队规模、网点覆盖和市场份额。去年,遍布全国的门店网点达到1000家以上。

实际上,在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补贴退坡后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此前关注ToB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车企。目前,该市场包括丰田、大众、通用乃至奔驰、宝马等国际汽车巨头纷纷进军共享出行领域的原因。其中,作为自主品牌的吉利汽车通过布局曹操出行拉动销量的增长。上汽集团也上线“享道企业版”,享道租车已涵盖长租、车辆高端专车、日常网约车、会务用车、班车、包车等企业出行服务产品。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如果收购成功,神州租车不仅可以获得上汽集团庞大的汽车生产体系的资源,推动租车业务降低成本,同时也可以和上汽现有的出行业务重整结合。

“此前之所以有竞争力是因为政府补贴数额非常庞大,一旦补贴大幅退坡,这些车企在2B市场的价格优势大大降低。”崔东树表示,由于神州租车网点众多,可以利用数量庞大的网点做上汽集团的品牌推广,同时,上汽作为主机厂商可通过神州租车继续加码长租市场。而神州租车在长租车领域网点众多,在C端影响力较大,可以通过对神州租车的整合扩大出行业务范畴。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 刘晓梦(图片来源:官网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