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人问津,到出票30秒卖空,他等了10年

不知不觉间,2020 已过半。这次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让各行各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谁也不曾想到:居家、社交距离拉大、节奏放慢成了许多人的常态。还有人说,它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工作节奏和方式……

但对于演员郑云龙来说,变化并不陌生,也不意味着糟糕。虽然无法像往常一样如期排练、演出自己最热爱的音乐剧,但作为一个拥有炙热音乐剧梦想的专业人士,等待和坚持对他而言,是与舞台最熟悉的相处方式。

毕竟,在这之前,他历经过更为漫长的隆冬......

“你只能告诉自己,有一天会好的”

前几天,郑云龙刚刚迈入而立之年。在他看来,这 30 年中,最重要的 3 件事分别是去北舞学音乐剧、辞职参演百老汇的经典剧目《变身怪医》和参加《声入人心》。而每一件事的背后,都或多或少对他的梦想产生了影响。

最忙最累的时候,他东奔西走一整年、全国到处巡演,也只够维持生活的基本开支,但郑云龙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做音乐剧演员的选择。

其实,他本有可以享受安逸的机会。

13 年刚毕业的郑云龙,没有直接从事和音乐剧相关的工作。但因为后来意识到音乐剧才是他的热爱所在,他毅然辞职来到了北京松雷音乐剧团。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台下永远坐不满的观众以及拒绝送票、甚至当面把票丢进垃圾桶的黑脸路人......

《变身怪医》剧照,2017

3 年后,郑云龙好不容易在剧团站稳了脚跟。这时,他看到《变身怪医》中文版正在招募演员,于是再次放弃刚刚稳定下来的生活,离开北京,开始了自己的“沪漂生涯”。

之后,他尝尽了没有退路的艰辛滋味。演唱难度大、首演没有达到期待的状态,再加上不适应上海梅雨季的湿热天气,他全身长满了湿疹。

《变身怪医》剧照,2017

回想那段时间,是这个从大学时代就梦寐以求的角色支撑着他继续向前。为了贴近角色原型,郑云龙疯狂减肥,速瘦 30 斤。演完上海的 30 多场后,他又完成了北京和广州的演出,发烧、脱水也撑了过来......

出演《变身怪医》,对郑云龙来说是一次不小的人生拐点。因为对梦想的执著和热爱,他开始慢慢被大众看见,在自己钟爱的“音乐剧舞台”拥有了一席之地。即使在《声入人心》爆红之后,他依旧没有忘记为何出发。

2019 年,由他参演的两部音乐剧开票 30 秒内全部售空——这一刻,他等了十年

这一路,还好“友”你在

《变身怪医》北京站,郑云龙和粉丝们合影

十年踉踉跄跄未曾言弃,当然离不开郑云龙自身对梦想足够坚持、足够笃定。

但无法忽视的是,在低谷或不那么顺的日子里,身边那些人的陪伴,同样给予了他莫大的动力和能量。

亲人、伯乐和朋友,都是他在追求音乐剧道路上的坚实后盾。

01 长大后,我就是另外一个你

郑云龙和妈妈

郑云龙和音乐剧结下不解之缘,最初是母亲搭的线。

郑妈妈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做过京剧演员。在这种艺术氛围的耳濡目染下,郑云龙比其它的同龄孩子更早接触到了话剧、舞剧和歌剧,对各种艺术形式有了基本感知。

音乐剧《猫》舞台

上初中那年,妈妈带他去人民大会堂看了国内首次引进的音乐剧《猫》。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学音乐剧的种子慢慢在他心里生了根。

可以说,母亲扮演了领路人的角色,给了他最初的音乐启蒙和指导,引领他找到想要奔赴一生的方向。

成为音乐剧演员的最初几年,郑云龙的收入并不高。为了补贴家用,在做好音乐剧本职工作之余,他会利用自己的闲暇时间接一些配音、年会演出的工作。

在看似孤独的追梦路上,他的妈妈也一直在默默地支持他,给他继续前行的动力和勇气。

02 “我不会再丢您的脸,我要勇敢地干下去”

虽然如愿考上了梦寐以求的音乐剧专业,但刚进大学的前两年,对郑云龙来说,是很难的。

因为天生四肢不协调、没有舞蹈基础,人家练两遍,他得跳上二十遍。别人可以演四个角色,他作为掉队分子,只能在剧里露一下脸。

《阿凡提》剧照

临近毕业季,是大学班主任肖杰,第一次给了郑云龙做音乐剧《阿凡提》主演的机会。 但当时的他太“紧绷”了,为了首演练了整整一个月的嗓,最后却因为发音方式不对,唱完上半场临时失声,成了“第一个首演时就被换下场的男主角”。

第二天,他越发崩溃,不敢上台。班主任肖杰开导道, “我给你两个小时,告诉我你能不能上。能上的话,出什么事我都帮你扛着。要是今晚不敢上台,你这辈子都不敢上台了”。

这段看似无情却理智的训斥,瞬间“泼醒”了郑云龙。每每回想起这段经历,他还是会内疚,但老师的肺腑之言让他明白了,要让自己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上得了台,这才是职业,这才是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