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同患癌,他弃疗救子:爸爸的命不要了,爸爸要救你

没有多少时间了,少军想用力把诚仔的样子刻在眼睛里,更想尽力把自己的命撑得久一点,好在生前多为孩子筹点救命钱,让诚仔永远记住,爸爸的这张脸。

3岁的诚仔不知道,自己的命随时可能会消失

半年时间,或许半年后,少军再也无法看见儿子——肝部的癌细胞随时会要了他的命。

但少军决定不治了,才29岁的他不是不想活下去,他的儿子,那个只有3岁的男孩患上了白血病。

这个来自湖南小山村的家庭已经没钱了。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少军不得不面对这道关于生命的选择题,他认为,儿子的命才是唯一的答案。

“只有你好好活下去,才是我的希望。”

●被隐瞒的真相

2018年5月初,少军拿到了自己的确诊书,是肝癌。

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他长久卧病在床,成了这个家里最大的困难。巨额的医疗费用一个劲将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往泥潭里拽。

好不容易挺过手术,2020年2月,少军病情复发。再次手术后,他只能靠着昂贵的靶向药维持生命。

诚仔知道爸爸病了,他总爱监督爸爸吃药,成天晃着胖乎乎的小脑袋给爸爸说,吃药药治病。

儿子是少军最大的心理安慰,一看着活泼开朗的儿子,他就笑。

但这个心理支柱突然就这么垮塌了——就在他手术后几天,诚仔也不对劲了,脸色蜡黄,时常有气无力。

少军嘱咐妻子带儿子去县里看看。

那天,母亲和妻子带着诚仔从县里的医院回来了,说有些项目县里查不了,孩子只是有些贫血,过几天再带去市里看看。可少军发现,她们眼眶红红的。

没几天,母亲和妻子带着诚仔去了市里。这一去,就再没回来。

诚仔去了城里的医院,一去,再没回家

每天,病痛中的少军要打好几个电话去问妻子。妻子给他说,孩子的检查结果要一个星期才出来,让他别担心。可他分明听见妻子似乎压抑着哽咽的声音。他又打电话给母亲,同样的回答,同样哽咽的声音。

他起了疑,但无论怎么问,母亲和妻子都说,还在等结果,并嘱咐才做完手术的他好好养病。

家里人似乎都心事重重,老父亲总爱坐在门口的院子抽烟,头低低的埋着,一坐就是好久,少军问他,他就说没事,有点累。

一周很快过去,诚仔还是没回来,少军坐立难安。

妹妹安慰他,说诚仔没事的,让他好好休息。少军不信,他急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能瞒一天、一星期,但能瞒一辈子吗?”

正巧,父亲干完农活回家,在门口听见少军的话后,他的嘴角痛苦的抽搐了几下,还是开口了:“少军你来,给你说个事,别激动。”

听到“白血病”三个字后,少军脑子就白了,肝部剧烈的胀痛袭来,诚仔的脸、诚仔的笑,不停在眼前晃过,他捂着肺部瘫软在桌上,片刻后,撕心裂肺的哭声久久回荡在山村的黑夜里。

其实早在一周前,县里的医院就检查出了诚仔的白血病。只有少军不知道,没人能狠下心告诉他。

少军在儿子的医院旁租了一间便宜的房间,带病照顾孩子

●爸爸的命不要了,爸爸要救你

夜里,捂着剧痛的肺部,像有一条看不见的蛇用力缠着他——少军在床上蜷成一团,汗水浸湿了他的全身,泪水不住的流,他不能没有诚仔。

但家里没钱了,为了治他的肝癌,两年来花了40多万元,至今还欠着20多万的债务。拿什么救诚仔?思前想后,他挣扎着拿过手机,求亲戚救救儿子。

那个夜里,亲人们给孩子凑了几万块钱。

少军知道,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可能让他和儿子同时获救。

望着黑漆漆的窗外,他做了一个决定,“诚仔,爸爸的命不要了,爸爸要救你,只有你好好活下去,才是我的希望。”

少军的医嘱里写着“多休息,忌劳累”,但那天,白家田村的天还没亮,少军就拖着沉重的步伐出发了。

消息传得很快,村里的人都知道了,那个胖乎乎、见人就喊、见人就叫来家玩的诚仔病了,这个惹人喜欢的孩子,是村里人都爱的宝贝,虽然日子过得都不算富裕,但大家都给孩子捐了钱,当地政府也提供了一万元左右的救助。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家庭,帮助孩子,请点击捐款链接,进入腾讯公益为他们送去您的爱心:【肝癌父亲弃疗救儿

诚仔的诊断书

人们的爱汇聚在诚仔的缴费单里,支撑着他度过了两次化疗。

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血液科,少军不走了,他日夜守在诚仔身边。

3岁的诚仔很爱爸爸,总对他说,长大挣钱给爸爸用、给爸爸治病。可孩子并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也可能随时会消失。

少军真的没有再继续治疗自己的肝癌,他的主治医师打来电话问他,为什么到时间了还不来复查,少军只是说,家里有事,走不开。医生有些生气了,责问他,把自己的生命当什么了,并再三劝他对自己负责。

少军说不上话。

只是末了,他问了医生一句:“马大夫,如果我现在放弃治疗了,能活多久?”

对方说,最多半年,如果坚持治疗仍然有机会活下去,这样的案例不是没有。

少军挂了电话,双眼被泪染得模糊。

他没有告诉家人。

半年,他要坚持活完这半年,他想用这仅剩的时间,多为儿子做点什么。

一家人难得照了一张合照,但少军和妻子却显得心事重重

●让我看你一眼

受疫情影响,医院只能让一个家长陪护孩子,身体状况糟糕的少军只好在医院旁租了一间便宜的房子。

拖着沉重的身体,他每天坚持为儿子做饭做菜,然后慢慢送去医院。

少军进不去医院,只能送到大门口,可他想儿子想得太厉害。夜里,医院的人流不再密集,他在大厅央求医护人员放他进去看看儿子,“就一眼,我看一眼就走。”

看着少军实在可怜,加上夜里医院人流不多,医护人员让他进去了。

诚仔躺在病床上,看见爸爸来了,开心的抱着他亲了一口。少军又哭了,孩子懂事的安抚着面前这个29岁的男人,说:“爸爸不哭,我过几天就好啦,等回家你再带我去赶集好吗?”

少军拼命点头。

没有多少时间了,少军想用力把诚仔的样子刻在眼睛里,更想尽力把自己的命撑得久一点,好在生前多为孩子筹点救命钱,让诚仔永远记住,爸爸的这张脸。

少军想把儿子的模样刻进眼里,更想尽力把自己的命撑得久一点

家人让少军去看看自己的病,少军不去,孩子马上要进行第三次化疗了,现在连化疗的钱都不够,哪里还有余钱去治自己的病?

妻哭了,央求他不要放弃自己,如果他走了,那这个家还能叫家吗?少军也哭了,他当然想活下去,他当然想好好活着一家团聚,可在儿子面前他没有选择。

白家田村的老家,少军的父亲年纪大了,瘦小的老人想去做工挣点钱救儿孙,可谁也不要他。

他只能扛起锄头去开荒,11亩地,早出晚归,老人在田地里种满了水稻。

坐在田埂上,他用粗糙的手点燃了烟草,望着看不到尽头的远方一言不发。

他不知道,儿子少军,可能等不到这些稻子成熟了。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家庭,帮助孩子,请点击捐款链接:【肝癌父亲弃疗救儿】,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献上您的爱心。或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肝癌父亲弃疗救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