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峥致敬马云卸任CEO,拼多多能否撼动阿里?

追赶阿里的关键时刻,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却选择了卸任CEO。

7月1日晚间,黄峥通过全员信公布了这一决定,宣布将由CTO陈磊接替成为拼多多新任CEO,自己将继续担任董事长,花更多时间制定公司中长期战略,研究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速度”又一次成为了拼多多的代名词。从诞生到上市,从500亿美金成长为千亿美金市值公司,就连创始人卸任CEO都显得如此速度,甚至没有任何预兆。

马云在卸任阿里巴巴CEO时,阿里已经是一家有着15年积淀的商业巨头,而在那之前“关于张勇将接替成为阿里CEO”的消息早已甚嚣尘上。至于刘强东,直到现在他依然是京东集团的董事长兼CEO。卸任的黄峥今年只有40岁,拼多多也才创立不到5年时间。

与两大竞争对手甚至初代互联网公司不同,拼多多的发展速度是前所未见的,这逼迫着它更快的作出改变,尤其是在组织管理上的补课,这需要创始人付出巨大的精力。

选择在此时卸任,与其说是黄峥的自我选择,更多是拼多多发展阶段的必然。

1

底气到底来自哪儿?

1

能选择在此时卸任,黄峥当然是有底气的。

在此次公告发布前,黄峥持有的拼多多股份为43.3%,投票权则高达88.4%,即使在划出部分股权后,如今黄峥依然拥有80.7%的投票权,牢牢控制着公司。

这是成立两年多就火速上市给拼多多管理层带来的最大益处——大量股权不被稀释,使得拼多多在上市后有了极大的操作空间。无论是此前发行可转债融资,还是此次将部分股份用于成立“繁星慈善基金”,都得益于此。

相比之下,马云在阿里上市前,只持有7.4%的股份,操作空间极其有限。为了避免管理层失去对阿里的控制权,马云在2009年就建立了阿里的合伙人制度,但直到2013年才随着上市临近对外公布。

因为市值暴涨,最近“黄峥将成为中国首富”的炒作新闻频上头条,对于此次调整,很多媒体对此解读为“黄峥不想做首富”,当然这只是表面。

黄峥低调,不愿意抛头露面不假,但涉及到CEO级别的组织架构调整,拼多多经过了深思熟虑,有拼多多内部人士就透露“早在上市前,黄峥就已经在思考这件事,只是恰巧赶在了这个时间点公布”。

成立不到5年,市值就突破千亿美金,年活用户达到6.28亿,拼多多的发展速度是疯狂的,但随着业务规模的快速成长,战略制定、公司治理的能力与水平很容易成为制约拼多多向更高目标迈进的重要因素。

黄峥此时的卸任一定程度上也传递着拼多多发展思路的转变:前5年在业务上狂飙突进,接下来5年则要在组织管理和业务上齐头并进。将更前端的业务交由自己信赖的陈磊负责,自己则把更多精力放在战略和管理上,如此看来很顺利成章了。

与老一代互联网创始人不同,以黄峥和张一鸣为代表的新一代科技公司的管理者似乎更早的认识到了管理的重要性(当然这有时代的原因),也更愿意将部分权力交出,亲身参与到企业的现代化治理中。

此前,张一鸣也将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字节跳动(中国)CEO分别交给了张利东和张楠。虽然张一鸣仍是字节跳动CEO,但他的工作方向更多为: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更专注于长期重大课题的探索和战略思考,包括全球化企业管理研究,企业社会责任等。

2

黄峥的低调不允许他成为首富

2

当众多企业家千方百计地抬高自己身价的时候,黄峥却选择了自降身价。在外界直呼看不懂的时候,黄峥大有一种“俗人昭昭,我独昏昏”的本分。

以目前福布斯实时排名来看,黄峥排在许家印之后,身价滑落至第五。虽然名次还是很高,但媒体的关注度不会超过前三。

为了拼多多的发展,黄峥可谓用心良苦。此举可以说是形势所迫,也可以说出自本心。

只是由于股价持续上涨,让他在形势下提前兑现“本心”。

首先从形势上讲,网上大面积充斥着“黄峥超越马云”的报道,让一向低调的黄峥坐立不安。

他知道自己支配财富的高度,何况他所持的股份中有一部分来自代持(比如段永平的),那些并非他的身价财富。中国首富的头衔,于他而言是弊大于利。

其次从身价增长方面来讲,黄峥的身价来自于拼多多的股价。只是拼多多还是一个五岁的孩子,经受不起这样连续吹捧。

竞争是商业的宿命,过于高调,会被友商合力围剿,最后得不偿失。

最后从黄峥的责任担当上讲,在拼多多上市的时候,他就承诺捐款成立慈善基金。他创立拼多多的初心就是为了助农,时至今日,拼多多助农扶贫的初心从未变过。

“我们希望拼多多是一个公众的机构。它为最广大的用户创造价值而存活。它不应该是彰显个人能力的工具, 也不应该有过多的个人色彩”,黄峥曾在拼多多上市公开信上说。

黄峥一直心怀责任,他知道企业的终极使命就是承担社会责任,所以他选择低调、低调、再低调。

3

拼多多高歌猛进:挑战重重

3

黄峥虽向来保持低调,但拼多多在过去一年里实则高歌猛进。

2020年以来,拼多多股价接连创下历史新高,年初至今股价涨127%,市值最高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最令业界关注的是,拼多多用户已突破6亿大关,和巨头阿里的差距进一步缩小到1亿,且拼多多41.7%的同比增速明显超过阿里11%的增速,用户量未来追平阿里只是时间。

这半年里,拼多多在业务布局上同样动作频频。

4月19日,拼多多宣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双方达成战略合作,帮助拼多多解决了家电品类供应,以及一部分物流、供应链的问题。

物流领域,拼多多也在加快步伐,牵手国美让安迅成为了拼多多物流和家电后服务提供商,黄峥曾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拼多多正在开发“新物流”技术平台,将采用轻资产、开放的模式,专注于通过技术为商家和用户提供解决方案。快递专家赵小敏曾对《中国企业家》分析,拼多多的物流方案大概率会在今年内尘埃落定。

此外,今年拼多多力推县长带货,进一步带动全国的农货上行;3月以来,拼多多密集牵手地方政府,包括宁波、青岛、东莞、泉州、佛山、烟台、台州等七大沿海城市相继与拼多多签约,地方政府背后的产业集群及商家企业,都是拼多多看中的资源。

不过,快速发展的拼多多同样面临着重重考验,自2019年618首次提出“百亿补贴”后,阿里、京东、快手等竞争对手纷纷采取了跟随战略,如今“百亿补贴”已经演变成了电商行业的标配。这样的平台策略能否跟得上拼多多千亿体量的成长速度?

6月19日,拼多多对外公布了618整体销售数据,在“百亿补贴”持续加码和现金红包的带动下,拼多多平台订单量较去年同期增长119%,但对于商家来说,今年拼多多618的体感氛围明显被冲淡了。

拼多多上某百货品牌的电商负责人表示,今年618,拼多多就单纯靠“百亿补贴”这一个促销玩法,在爆发性上比淘系弱,比京东更弱,“百亿补贴平常就是最低价了,结果618也跟平常价格一样,只是增加了一些大促会场资源,等到别的平台在预热,以及用户等待观望618的时候,我们的拼多多店铺在6月份的日销甚至出现了下滑趋势。”

这名百货品牌的电商负责人感觉到,与往年相比,今年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直播上,而拼多多平台今年的积极性也不高,天猫从4月起就开始规划618的活动,拼多多则从5月份才开启广告位招商,产品报名甚至从6月10日左右才开始,“拼多多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可能今年百亿补贴的策略还不会变,但明年应该就会有所改变”。

直播无疑是今年电商最大的热点,淘宝直播,以及快手、抖音等直播平台对流量的拦截入侵,已经开始蚕食电商市场。据媒体报道,2019年淘宝直播GMV达到2000亿,而2020年快手电商直播的GMV目标在2500亿,抖音的目标也达到了2000亿,直播带货之争全面上升到了电商平台与短视频平台间的对抗。

对于拼多多来说,不仅要直面短视频平台的抢食,还要应对老对手阿里、京东的反击。

今年618,天猫破天荒地主动公布了GMV,用6982亿元宣示其行业老大地位。的确,无论是在平台营收,还是在品牌商品和产品丰富度方面,短期内拼多多尚不是阿里的对手。市值被超越的京东则与拼多多持续拉锯,京东派出京喜和京东极速版扶持10万中小品牌商家,正面瞄准拼多多的腹地——下沉市场。

未来,电商平台之间的厮杀只会更加激烈,拼多多能否撼动阿里,与京东之间的短兵相接结果如何,还要看黄峥进一步的策略。

点个在看,好运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