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诡异故事,道出王夫人吃斋念佛背后,不堪回首的隐事

贾家宁荣两宅人丁繁密,府中家下事并迎来送往之客礼,每日数十上百。好在事情虽多,却皆有旧规先例可依凭,倒不算十分棘手。相比之下,隐匿在暗处的深宅人心,却要难缠许多。曹公曾借王熙凤之口道出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咱们家哪一位是好缠的?错一点儿,就笑话打趣;偏一点儿,就指桑说槐的抱怨。坐山观虎斗,借剑伤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不扶,都是全挂子的武艺

曹公此一记述之妙,就在于以贾府内院众人之难缠,凸显驾驭其上的王熙凤之心机手段!然而,王熙凤出场时,也不过才代为掌家数年,暗中隐在荣禧堂坐纛儿的王夫人,才是调停决断一切内事的真正所在!刘姥姥亦曾道,他家二姑娘着实响快,会待人的,不拿大,现是荣国府贾二老爷的夫人。再者,发落金钏儿、撵逐晴雯、抄检大观园,皆暗示王夫人雷霆之厉,助江南甄家藏匿抄家余财,更是胆大包天。

理清楚这种种前因,再来看王夫人吃斋念佛,顿觉极其诡异!按正常,以金陵王家教女之方,王夫人必然跟王熙凤一样,争荣夸耀雷厉风行,是绝对不信阴司报应的。这无疑意味着,曾有极痛极哀之事,令王夫人转移了心性,继而才吃斋念佛,寻求心安。而对于这一陈年旧事,曹公记述的甚为隐晦,不细看很容易一带而过。

且看刘姥姥二进贾府,得贾母眷顾成为荣庆堂座上宾,待诸人见过,刘姥姥便搜肠刮肚编排些罕闻怪事来讨喜。此间,刘姥姥提到这么一则“绝后得子”的蹊跷事,我们庄子东边庄上有个老婆子,天天吃斋念佛,谁知就感动了观音菩萨,夜里来托梦,说:你这样虔心,原本你该绝后的,如今给你个孙子。再继续往下一听,便很能咂摸出滋味了。

原来这老婆子只一个儿子,这儿子也只一个儿子,好容易养到十七八岁死了,哭得什么似的。后来果然又养了一个,今年才十三四岁,生的雪团儿一般,聪明伶俐非常,可见这些神佛是有的。此番情景,与王夫人如出一辙!王夫人嫁入贾府后,即得嫡长子贾珠,贾珠能文有才,十四岁高中秀才,深得贾政器重。然而,此子却短命,不到二十一病死了!

贾珠之后,王夫人虽有个贾元春,却迟迟未能再得一个嫡子,眼见她这荣禧堂当家主母就要后继无人。丧子之痛,加之求子心切,王夫人这才忽然品行大改,把荣禧堂东廊的一间小正房,改成了供奉观音的佛堂。每每夤夜孤窗,王夫人都在菩萨前焚香,手持念珠,殷殷诵咏佛经,十分虔诚。巧合的是,就在王夫人吃斋念佛十余年后,也就是她四十岁上,竟忽又得一子,即嫡次子贾宝玉。

王夫人得贾宝玉的年纪,在古时是很晚甚至有些少见的。贾宝玉大承笞挞之时,王夫人曾两次点出年纪,老爷虽然应当管教儿子,但我已将五十岁的人,今儿越发要他死,岂不是有意绝我我何曾不知道管儿子?我已经快五十岁的人,通剩了他一个,若打坏了,将来我靠谁呢。贾宝玉十几岁出头,王夫人已年近五十,故而她再度得子,必在四十岁之后。王夫人笃定,能再度得子,是因为她虔心诚,故而愈发敬畏,长期吃斋念佛。故而,听到刘姥姥讲绝后得子的故事时,曹公紧随其后点出王夫人,这一席话暗合了王夫人的心事,都听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