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跳舞的血癌女童,强忍治疗疼痛:妈妈别哭,我不疼

门里,女儿躺在床上望着门外的妈妈,咬牙坚持着,张广菊看着看着就哭了。这时候,门里传来萱萱稚嫩的声音:“妈妈别哭,我不疼,我不害怕。”

小秦做了个梦。

梦里,萱萱穿着纱纱裙在幼儿园的舞台上欢快的跳着舞,孩子还留着一头长发,头发随着舞蹈飘扬着,孩子笑得很开心,偷偷冲他扮了个鬼脸,舞蹈的歌词里唱着“我有一个好爸爸,好爸爸……”小秦站在台下冲着女儿笑,但不知为何,笑着笑着,眼泪伴着阵阵揪心的酸楚流了下来,止也止不住……

惊醒时已经清晨,环顾了一下出租房,这个90后的父亲久久没有回过神。

“是啊,女儿还躺在隔壁的医院,我又做梦了。”

这段日子,小秦总是做梦,梦见女儿还是一头长发,梦见女儿甜甜的叫自己爸爸,梦见女儿没有患上白血病。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家庭,帮助孩子,请点击捐款链接,进入腾讯公益为孩子送去您的爱心:【妈妈别哭我不疼

小秦的梦里,爱跳舞的女儿还和生病前一样,一头长发。

从确诊到现在,已经大半年了,为了救女儿的命,这个家微薄的积蓄像流水一样,每天哗哗的往外流,不仅欠下了20多万元的债务,就连孩子进仓的费用都还没缴清。这名29岁的父亲形容憔悴——他甚至没敢给妻子说太多,连哭,都是自己一个人躲着哭,“老婆照顾女儿已经很辛苦了,不能再给她增加压力。”

同样形容憔悴的,还有他的妻子张广菊,以及5岁的女儿萱萱——急性髓系白血病夺走了萱萱的头发、眉毛,和她本该快乐的5岁,甚至是可能是她的命。

一纸血癌诊断书,让萱萱长久的躺在了病床上。

女儿的病,同样也夺走了张广菊的日日夜夜。

自打从枣庄来到北京求医,她一直陪在女儿身边,这或许是她人生中最难熬的冬天。

在一次次失去希望和高度疲惫的日子里,她有时神情恍惚到连过马路买东西,都没发觉自己差点被车撞,好心的路人一把拉住她,问她怎么了,她只是蹲在马路牙子上嚎啕大哭。

别看萱萱才5岁,其实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爸爸妈妈为了我成天辛苦。”

有时候,她会伸出小手摸摸妈妈,说:“如果我没生病就好了,妈妈就不会累、不会哭了。”为了不让爸爸妈妈担心,这个刚满5岁的小女孩也有着自己的坚强——进进出出的针头,一次次骨穿,一次次化疗,她渐渐忍住了哭泣,还反过来叮嘱父母要好好吃饭,要乖。

一直陪在女儿身边,这或许是张广菊最难熬的冬天

但剃头发的时候,她还是哭了。

因为化疗,也因为担心感染,这个爱跳舞、爱唱歌的可爱女孩不得不将长发剃光。

“妈妈,能不能不剪头发?”

“萱萱听话,你的头发里有虫子,会害你生病,咱们这次剪了,等下次头发再长出来,更漂亮。”

萱萱勉强答应了,但当剃头的电推剃掉了后面的头发时,她开始抽泣,豆大的泪水滴落,直到地上铺满一层头发。

爸爸提议女儿和爷爷奶奶视频,萱萱不干,“我现在的样子太吓人了,爷爷奶奶会担心的。”一段时间后,爷爷奶奶终于在电话那头看见了宝贝孙女——那个漂亮的小天使,被病痛折磨得都快认不出了,两老挂了电话后,声泪俱下。

担心感染,这个爱跳舞、唱歌的女孩不得不将头发剃光

渐渐的,5岁的萱萱懂得了“生死”。

一次,护士查房,张广菊和小秦不得不去走廊回避,许久,护士出了病房,两眼泛红,张广菊担心女儿是不是哪里不好,赶紧询问,护士只是摇了摇头,哽咽着说:“你们家孩子太懂事了,我给她说,她是我们这儿最听话的小朋友,她说她其实很疼,但怕爸爸妈妈担心所以不说。”那天,萱萱还对护士说:“阿姨,我可能要去天上了,我不敢给爸爸妈妈说,其实我不想去,那里没有爸爸妈妈,也没有爷爷奶奶。”

打开短视频,了解她的故事(点击右下角全屏,自动竖屏播放)

医生告诉小秦,化疗已经压不住萱萱的癌细胞,孩子要想活下去,必须进仓做骨髓移植。虽然看到了希望,但仅进仓的押金就需要25万元。为了照顾萱萱,这个原本月收入不足3000元的家庭,早已没了经济来源,小秦和父母开始四处借钱。

亲戚朋友你一千、我一万的为孩子抓住了活下去的希望——2019年12月26日,萱萱顺利进仓为骨髓移植做准备。

透过大门上小小的玻璃窗户,张广菊望着病床上的女儿——萱萱需要清髓,医生得在她身体里插进两根管子。

门里,女儿躺在床上望着门外的妈妈,咬牙坚持着,张广菊看着看着就哭了。这时候,门里传来萱萱稚嫩的声音:“妈妈别哭,我不疼,我不害怕。”

“妈妈别哭,我不疼,我不害怕”

如今,萱萱进仓的费用还有十多万元未缴清,骨髓移植后的排异期治疗也需要大量的费用支撑。

小秦没敢给妻子说。

女儿生命的重量一下子压在了这个29岁的男人肩上,几乎打垮了他,紧紧攥住孩子最后的希望,他向社会求助:“恳请各位爱心人士帮我们一把,家救救我的女儿,救救这个家吧。”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家庭,帮助孩子,请点击捐款链接:【妈妈别哭我不疼】,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献上您的爱心。或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妈妈别哭我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