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经理们对奥兰多复赛甚是担忧

NBA总经理们理应对联盟前所未有的奥兰多复赛计划表示担忧——特别是在如今迪士尼地区疫情呈现上升趋势的情况下。

有些经理十分担心。

在即将于七月中旬复赛的佛罗里达州病毒肆虐的环境下,他们为最多要待在这里三个月的球员们感到担心。

与此同时,如果太多球员检测呈阳性,关于复赛的一切都将会付诸东流,对此,他们为联盟可能会遭受多年的损失表示担忧。

“如果佛罗里达的病例数不断攀升,上述情况就有可能发生,”一名总经理在周一告诉The Athletic,“我对联盟未来蓝图的很多方面都十分关注。”

其他人的忧虑就比较轻微了。

因为他们相信总裁亚当·萧华以及联盟工作人员于上周向球队发布的长达113页的《健康安全条例》备忘录,同时也已经知晓了在这样的环境下,球员和球队成员可能面对的生理以及心理健康上的影响。

而这些结论仅仅是在一些球员检测呈阳性之前得到的,比如掘金队的尼古拉斯·约基奇在周二被爆出检测呈阳性。

“像这种‘这值得吗?’式的发问让我忧虑,”另一名总经理说道,“如果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它就是值得或不值得的问题。

如果一切进展的顺利,那么这种复赛计划就是历史性的,它将被历史铭记。‘记得当年的在气泡中的复赛情况吗’不管以后他们怎么称呼这个事件。只要我们能够度过这些,它将会是一件具有特殊意义的事情。”

同时,有一些总经理们比其他人更加乐观,其中一位更是觉得新冠患者死亡率的下降,是疫情好转的征兆。

“现如今的情况是球队内部的风险,而不是在奥兰多园区的风险。”这位总经理解释道。“考虑到所有的预防措施,我认为(我们)在奥兰多园区内更安全。”

另一方面,也有总经理对萧华和联盟所做的工作,不吝啬赞美之词:“我认为NBA的预防措施对于提高参与者安全性的准备是十分充分的…只要是在园区里的工作人员,我认为他们都会感谢NBA在这方面的努力。”

为了解总经理们的担忧及其原因,我与10位球队总经理发信息或是进行了交谈。

这些经理来自22支将于7月30日复赛的球队。

在这些十位当中,有7位总经理是谨慎的乐观,另外三位则对事情如何发展表示怀疑,而且仍在推动重要的改变。

总经理们是球队的监管者,是在园区里最高级别的官员,也要为球队中员工的安全负个人责任。

为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联盟试图完成这个艰难的举措——全国电视转播标价接近9亿美元,由于他们还要打八场常规赛,地方体育网络收入使得总收入变得更高。

总经理们不仅需要处理这些无法预测的事情,还要全程注意他们篮球运营部门的每个人。

因为他们并不觉得球队老板会出现在园区里。

“这怎么会有人觉得踏实呢,”当被问到对即将到来的离奇体验的感觉时,一名总经理说。“有太多不确定性了。虽然我知道联盟已经采取了许多措施,但是仍旧有很多未知因素。

我们都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打比赛的——为了钱。如果不是这样,你真的认为我们会打吗?我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支持复赛…但还是会有一点犹豫。”

以下是他们最担忧的事情,所有的观点都是匿名表达的。

不断上升的病例,迪士尼员工的危险性以及由此产生的连锁反应

如果这是仅仅一个医学上的“气泡”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但它并不是。

尽管迪士尼的员工会为球员和球队工作人员进行病毒检测,但是他们自己不会被检测,他们每天都会大量进出园区。

他们会被要求与NBA球队个人保持社交距离,只会在球队的人不在房间时去清扫房间。不过,我们只有在以后类似的感染事件发生了之后,才能够知道迪士尼员工会不会把病毒带到球员的房间中。

现在迪士尼所在的橘郡病例数不断攀升,与六月中上旬相比,检测呈阳性的病例率最近呈现三倍增长的趋势,这一担忧显得更加突出。

正如安吉拉·拉斯穆森博士在本周的《Tampering》广播中说的,这种威胁的存在是不容置疑的。

“像在NBA、NFL里,球员们在比赛中近距离大声说话,大口呼气,这都是你无法最小化的风险。” 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的病毒学家拉斯穆森说道。

“你无法在一天里的每个小时都对人们进行检测。那是不现实的。”

“所以存在这样的可能性,一名球员通过和那些进进出出园区的人接触,然后被感染。在他们有机会与园区里很多人发生接触后,就可能发生感染的现象。这确实是复赛的一大风险。”

就像一名总经理直言:“它从定义上讲不再是‘封闭园区’,就连对它是更加安全的环境的这种幻想也消失了。”

在过去的两周内,奥兰多及周边地区病例数的上升加剧了人们的恐慌。

5月15日,奥兰多橘郡的患病人数仅占全州的3.6%(1577人),死亡人数仅占1.9%(36人)。然而,截至周二,橘郡的病例占全州总数的5.3%(5502例),死亡人数占1.5%(51例)。

在6月13日,奥兰治县3196名接受检测病例中只有5%的人呈阳性。但是在上周,每日检测呈阳的比例上升了10多个百分点,在周五甚至高达17.9%。

“看到奥兰多上升的病例数,那些理智的球员们陪伴着家人时,就会就觉得‘我们**为什么还去那里’。”一名总经理说。

说实话,在大多数总经理的观点中,在担忧球员健康的方面上,年轻球员并不是首位的。

这是因为年长的球队员工更容易感染病毒。

“当我(在新闻上)看到大学足球队和其它组织中(感染)的几率,新闻上说的是‘球员和工作人员,’其实最让我担忧的是‘工作人员’这部分,”一名总经理说道,“哪些工作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我是否让他们处于危险之中了?”

家庭/朋友因素和比赛质量考虑

在季后赛第一轮之前,球员们的家人和朋友不允许进入园区,这对球员的影响值得关注。

所有参赛球队不得晚于7月11日到达园区,(在进行八场常规赛后)季后赛第一轮比赛计划于8月30日进行,这意味着16支球队的球员们将有七周的时间,在这期间当中,他们无法处在自己的家庭圈里。

当谈到球员的精神状态和渴望在最高水平上竞争时,一些总经理认为忽视这一因素是草率的。

从本质上说,问题是这样的:那些独处、孤单和有着足够的2K游戏以及乒乓球的闲暇时间会让你的眼神呆滞,如果球员们无法看到赢得冠军的希望,这会让他们放弃家中的舒适来到这里吗?

即使他们来了,那么他们的比赛将会是多么糟糕。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对于心理的调整并不擅长。找到安全的机会去熟悉和正常融入他们的生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名总经理说。

没有人指望能预测到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但常识表明,至少有一些参与者会试图找到绕过这些限制的方法。

正如备忘录中提到的,我们希望球员们不要离开这个有三间酒店和三间体育馆的园区,并且将会有一个匿名热线来举报任何试图违反这些规则的人。

消息人士称在早期推动更多家庭成员和朋友跟随球队的进程中,快船的呼声是最高的。在他们多次请愿下(通过每周与NBA和前厅主管的通话),联盟最终同意在季后赛第一轮,允许至少一名家庭成员或朋友来参加。

“他们正为此而战。”一名竞争对手的总经理说到。

不过实际上他们并不是孤军奋战。

根据上述备忘录,目前的计划允许球队在第一轮之后为每位球员(最多17人)预订额外的酒店房间。

他们必须遵守房间的最大占用率,并且不允许有代理人(除非他们与球员相关)。所有的球员客人在抵达奥兰多之前和之后都必须遵守严格的隔离要求。

其实有一个极端的解决方案,一个联盟消息人士称这并不是目前正在考虑的,但有些人想知道在最近病例上升的情况下,可能会迫使联盟改变复赛思路,只邀请16支球队的NBA球员和员工,以此减少风险和提高生活质量。

正如萧华自己一直说的那样,形势是不稳定的。人们可以放心地猜测,本地病例的增多,可能为劳资双方重返谈判桌提供了理由。

这也许会需要球员工会进行另一轮投票,不过这也带来了两大好处:

减少球员对那些几乎没有机会进入季后赛的球队不感兴趣的威胁。(菲尼克斯太阳在这方面领先,他们落后第八名孟菲斯六个胜场。华盛顿奇才队,在这周贝尔坦斯选择退出后,在东部距离奥兰多魔术队还有5.5个胜场)

“如果你不为任何事情而比赛,比赛质量将会变得非常糟糕,”一位总经理表示。“它的意外后果在各个方面都很糟糕。这对我们的产业来说是一个问题,要克服这个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家属们从一开始就留在那里,而让家属们从一开始就留在那里的唯一办法显然是(总体上)减少其他病例。”

考虑到NBA参赛球员数量的大幅减少,联盟可能会允许家人和朋友提前入场。他们的想法似乎是改善球员的日常生活方式和舒适度。

这可以减少他们的不满,并在球场上有着更好的表现。

如果这种额外的家庭成员或朋友的福利能一直延伸到团队员工,那么所有参与者的心情都会好得多。

尽管球员们是专注的,并且拥有很好的理由去参加复赛——但另一边不受欢迎的现实是,所有其他NBA员工(前厅主管、教练团、训练师、媒体工作人员等)需要在奥兰多期间,离开他们的家人。一些总经理对这项举措表达出明显的沮丧,不仅仅是为他们自己,也为他们的雇员感到沮丧。

所有参加总决赛的球队工作人员,提醒你一下,将会有三个月见不到他们的家人。如果见不到家人的话,这对每个家庭体系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文化冲击,过去的三个月他们陪伴家人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多。

有消息源称,波士顿凯尔特人主教练布拉德·史蒂文斯持续敦促联盟,要联盟重新考虑不允许球队工作人员的家人参加的规则。

从检测阳性到篮球方面的恢复

在某些方面,周二约基奇检测呈阳性的新闻标志着一个全新的去往奥兰多之前阶段的非正式开始。

在这方面可能有更多的问题,因为球员们在过去的三个多月里都是独自一人,或者说,他们可能不像在奥兰多那样努力保持社交距离和安全。

但就像一名总经理指出的那样,NBA设定的检测时间线会给球队足够的时间从检测阳性的情况中恢复。

像约基奇这样的球员——由尼克·科斯迈德报道——是无症状感染者,就有充足的时间完成被要求的隔离、治疗和检测过程,在两周内就能及时完成,然后参加掘金队在奥兰多的初期阶段。

“我认为(对检测阳性的预期)是在奥兰多复赛准备期间产生的,”一名总经理说道,“所有这些呈阳性的检测,将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在球员和工作人员中。这使得他们需要尽可能保持健康,然后到达奥兰多。”

然而其他总经理们对此就不这么确定了。治疗中的隔离阶段会不可避免地让球员的身体减少运动量,会让一些球员身体状态落后,无法参加在奥兰多的球队训练,这是最糟糕的时期。特别是排名靠后的球队,他们会努力在常规赛确定名次并且努力打进16强。而他们就会被这种情况影响到。

不打比赛的长期影响

这是关于金钱的问题吗?

当然是的,但实际上这会更加复杂。

NBA是一个年入80亿美元的产业,拥有数千名并不打球的雇员,这个赛季不打直到下赛季才打的想法,将会给所有相关人员带来严重后果。

正如已经记载的那样,联盟可以使用“不可抗力”条款来终止目前的谈判协议。并在没有季后赛的情况下,球员们将会引起混乱。

但其影响远不止于此。

“财务方面的负担非常沉重,我认为每个人都必须分担责任。”一名总经理表示。“如果你不试着去看看这是怎么回事的话…NBA很容易在未来的5到10年里受到影响,就像你的企业正在经历的一样。将会有大规模的裁员,联盟可能真的会改变。”

即使是把科学放在第一位的拉斯穆森,也承认这场NBA的复赛挑战是整个社会的缩影。

“我认为这是个好计划;它是合理的。”拉斯穆森说道,“(你)要努力平衡各方面需求——这是一个有着很多雇员的大企业,我们不可能永远被无限期关闭。(但是)这不是一个完全安全的计划,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计划。”

但是在大多数总经理的眼中,这个计划将会得到预期的效果。“我们必须拥抱新常态。”一名总经理说,“他们在这一点上所做的是真正的专注——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而是现实——真正专注于让每个球员周围的环境尽可能安全…也许一切都可能会化为乌有,但即使那样,我们也做好了准备。

就算最后不成功,至少你尝试过了…因为对于复赛来说,有着太多不确定性因素。”

END

作者 | Sam Amick

翻译 | TomTank King

校对 | 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