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研究癌症基因突变获奖,云南科协人士:北京上海的比我们难多了

有的中小学生本身是“学二代”,父母是某高校的教授或某研究机构的研究员,为了帮助子女获取科创比赛的好名次,会选择自己课题中的某一项子课题作为参赛项目,有专人为其量身定做题目。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凤凰星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钟坚 编辑|江淼

C10orf67基因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南极半岛一种新的抗辐射微生物的发现及其生理生化特征研究;基于情感计算的儿童自闭症早期风险预测及实现路径研究……这些看起来高大上的科研课题,全出自中小学生之手。

已经举办34届的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以下简称青创赛)近期引来持续的质疑。多名曾参与此赛事的人士爆料称,参赛的部分科研项目存在造假,很多科研课题和实验难度已到达硕士、博士水平,不是忙于学业的小学生和中学生能够独立完成的。

一位要求匿名的华南理工大学博士在看了去年部分获奖名录后,直言“以我的水平只能看懂小学组,完全看不懂中学组”。

青创赛是一项面向中小学生开展的科技创新成果展示和评比活动,鼓励青少年在自然科学的各个领域开展科学研究,“培养科学思维、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

让国内无数中小学生家长对青创赛趋之若鹜的原因是,青创赛获奖级别和名次一度与中高考加分相关联。以往大学自主招生获得初试资格一般有两个办法,一是学科竞赛,还有就是科创比赛,后者难度远逊于前者。

某省赛中参赛学生介绍创新项目。

沿海某省科协的一位工作人员称,青创赛最初发起人是一位院士,初衷也是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后期也是因赛事各种舞弊传闻,该院士提出了很多修正办法,相关部门也发布了一些文件规范,但终究积重难返。

2020年1月13日,《教育部关于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印发,决定自2020年起,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明确从今年开始自主招生正式取消,通过青创赛高考加分自此走入历史。但记者调查发现,很多省市仍把青创赛比赛成绩当做中考录取的加分选项,青创赛是非争论还在持续。

离谱的科创课题

第34届赛事小学组竞赛中,一篇名为《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的作品,引起了网友的注意。该项课题去年获得了全国赛事的三等奖,获奖类别属于生命科学。该课题获奖者是昆明市盘龙区盘龙小学六年级学生陈灵石,指导老师为吕冬梅、马清。

在青创赛的官网上,陈灵石的头像一脸稚气,挂在项目简介的左侧,看起来孩童模样。简介称作者利用了遗传学比较分析了某物种在不同地形的基因组和转录组,发现了关键突变基因C10orf67,通过细胞生物学、生物化学、临床样本分析等方面解析此基因在结直肠癌中的作用。

网上能查询到陈灵石的一些实验日记,他曾记录道,2018年1月6日至8日,为了完成该项科创实验,他在老师的带领下参观了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并查阅资料。

陈灵石同学在日记中写道,1月9日,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是基因,“老师将一个叫C10orf67的基因用词给了他。”到了13日,他已经能了解基因表达水平和功能的判断方式了。

一个小学六年级学生是如何发现癌症突变基因C10orf67的?又是如何通晓所谓的细胞生物学、生化知识,怎么样用临床样本分析解析这个突变基因与结直肠癌的相互作用的?记者了解到,昆明市盘龙小学是当地一所知名小学,也是省级科普示范学校,几经周折,暂时无法联系到该项目的指导老师吕冬梅和马清。

查询相关信息显示,获得青创赛全国赛三等奖之前,陈灵石同学这个课题还代表盘龙小学获得了第34届云南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暨机器人竞赛的科技创新成果一等奖,指导老师仍为吕冬梅。该项大赛有来自全省16个州(市)的553名参赛选手、33名领队、34名教练员和13位终评专家参加。

青创赛不接受个人直接申报,而是通过校赛、区赛、县赛、省赛逐级推进展开,全国赛事一般是从省赛一等奖里筛选10-15个组建省队,入围全国赛,就有五分之四的获奖概率。青创赛具体承办方为各省市科协,相应设立大赛组委会。

云南省科协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也已关注到舆论热议的陈灵石事件,他解释,“当时陈同学答辩过了,所以我们把它推上去了。”至于被质疑是否有人弄虚作假,该人士避而不谈,只是称“以后会注意这方面的”。

他表示,从个人角度说,不主张做这些特别高大上的科创课题,更喜欢一些构思巧妙的、创新性比较强又有实用价值的课题。

就陈灵石获奖的课题,他反问记者,“是否看了云南省的其他项目,总体被质疑、被调查的也不是特别多。”他认为,云南省参评青创赛的获奖题目的规范性明显好过其他城市。“你可以看看北京、上海那些参评项目,比我们的难多了,他们的社会资源肯定比我们丰富。”

从第34届青创赛国赛的获奖项目来看,类似引起争议的科研获奖课题不在少数。如获奖课题《甲状腺髓样癌特异性敏感标志物降钙素的ECL比率检测研究》,属专业类的医学领域。网上可以查到,获奖作者是重庆八中的女生程丹,她还因此获得了当年的重庆市长奖。

上海一家三甲医院的一位陈姓医生介绍说,甲状腺髓样癌是临床一种少见的癌症,恶性程度高,像这种难度的课题一般要基础医学硕士或者临床医学科研型博士才能拿下,实验顺利的话基本要2年左右。

方向已经偏移

青创赛迄今举办30余年,但其在业内的评价却并不高。一位参加多轮科创大赛的选手称,在科技竞赛圈子内,以青少年信息学奥赛打头,其他诸如高中机器人挑战赛、机器人爱好者公开赛等殿后,青创赛处在鄙视链的末端。

“仅仅一两份名单中的项目疑问,只是众多科创大赛的冰山一角。”关注青创赛多年的一位选手表示,青创赛某种程度上说,比拼的也不是能力,而是中小学生背后的资源,其中有导师,也可能是自己的父母。

有的中小学生本身是“学二代”,父母是某高校的教授或某研究机构的研究员,为了帮助子女获取科创比赛的好名次,会选择自己课题中的某一项子课题作为参赛项目,有专人为其量身定做题目。

接受采访的云南省科协工作人员也承认,参加这类科创比赛,“可能需要有家长的资源,或者是指导老师的资源。能参赛的一般都有家庭资源支撑,也跟父母的受教育程度相关,他们可以充分利用这些来做事,农村里哪有人教孩子做科研,农村学生也进不了实验室。”

一位曾经参加过2017年某市科创比赛的同学对科创捉刀代工的细节记忆犹新。他透露,当时他看到旁边展位那组的项目是一个内轮圈辐条减震器,看上去非常有趣,他便找那同学搭话,想询问下这个项目的设计思路和一些细节。哪知刚聊几句,那同学说“这个东西是我爸做的,具体细节我也不太清楚”,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青创赛在一些地方已形成产业链,其中不乏社会化分工,上下游配合共同完成。一位参赛选手披露了青创赛的选拔参选过程。“青创赛选手主要是在高一的时候,学校会通过分数选拔一批有能力高考考到综招分数的学生参加科创社,由不同学科老师带班,对之前市赛、全国赛的各种优秀文章进行阅读和深化,各学生再提出自己的小课题,然后开始写开题报告。”

“我们学校请到了一个专门做科创的公司,他们会带着大概20个课题过来,都是已经成型的,把这些课题的梗概交给科创社的学生,再由他们自行做出一个所谓‘答辩’PPT,呈现给我们这些已经参加过比赛的老前辈们审核,最终选出20个人来完成这20个对应的课题。”上述参赛选手称。

“被选中的20个人就很幸福了,只要跟着这个公司,找一些指定的实验室拍拍照,大概了解一下原理就可以了。最后拿着公司给他们做的实物成品和半成品论文,自己把其中的表述方式改得稚嫩一些,显得像是自己做的一样,就可以参加科创大赛了。”

李文是沿海某城市一所中学的中学生科创大赛的辅导老师,她亲历了该市多年的科创赛比赛。她吐槽说,“作为一名教师,我希望学生有想法、有能力去独立完成科创大赛作品和论文撰写,但现实往往不是这样。很多中学都是和高校或者校外专门的公司或创客团队合作,学生只是复制和跟从,违背了科创的初衷。”

她认为,科创大赛和各类科技创新活动,对于从小培养学生的科学兴趣、素养很有好处,但如果与考试加分关联,目前的这种形式确实存在诸多不公平的地方。首先是创新实验等偏向科学研究的深度越来越深,偏离了中小学生能够接触的范畴。其次是研究课题等偏向技术能力的复杂程度越来越高,需要花费较高的成本才能脱颖而出。

“其实,真正需要考察的是学生是否具备科学思维,熟练掌握研究方法论,有较强动手能力,能够创新性解决生活中的问题,并不需要考察中小学生在某一领域有多深的知识储备。”

今年明确脱钩加分

青创赛多年来饱受诟病的原因是,比赛成绩和名次与中高考加分挂钩,由此诞生了各种各样的灰色操作空间。

以2017年高校自主招生部分学校为例,很多高校对科创获奖非常重视,给予了相当程度的降分处理。如西南大学当年的自主招生适用于,高中阶段获得全国青少年科创活动平台公布项目之一的(学科奥林匹克竞赛、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明天小小科学家”奖励活动、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省级三等奖以上奖励。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则明确,对高中阶段在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获得省级二等奖及以上成绩学生,模拟投档线下降20分。南京理工大学、中国海洋大学等高校,也会对获得科创省赛二等奖以上学生予以降分处理。

浙江省科协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为了降分去做科创,多少有些功利性。他也表示,科创大赛发起人之一的一位院士耳闻目睹这些不公正的现象后,向国家有关部门倡议:所有的青少年科技活动,除了竞赛以外全都与加分保送相脱离。

中国科协系统相关人士介绍说,2016年9月20日,教育部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将大幅减少、严格控制加分项目。次年,浙江省教育厅发布122号文件落实教育部的要求。浙江省内各地市已明确执行教育系统的要求,从今年开始取消科创大赛的中高考加分。

“目前在浙江省内除杭州市、温州市外,其他市均已取消加分项。”宁波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一位官员表示,“取消加分一方面是为了给学生减负,另一方面是为了杜绝学术造假。国家层面在2016年就提出要取消相应的不合理加分项,但无明确时间表。即使现在,高考虽然都取消加分了,但一些地市依然存在中考加分,我们也表示不理解。”

从今年年初开始,高校人才选拔迎来重大变革,传统自主招生退出历史舞台,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又称强基计划)取而代之。

2020年1月13日,《教育部关于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印发,决定自2020年起,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又称强基计划。

不论是自主招生还是强基计划,出发点都是为了筛选出专业人才,在正常情况下,它和高考是相互平行的一个体系。但从强基计划几条实施细则看,已基本实现与科创赛的切割,可以明确的是,此后青创赛将与高考加分正式脱钩。

“我问了群里各省市科协的人,他们说,除了个别地区,今年赛事成绩都取消了与高考的加分挂钩。”沿海某省科协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今年初高校招生改革有新方向后,去年的第34届青创赛便成为最后一轮纳入加分的赛事。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高考政策文件来看,目前,可以参与高考加分的只有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少数民族考生,归侨子女和台湾籍考生,烈士子女,自主就业的退役士兵,服役期间立二等功以上或被战区以上单位授予荣誉称号的退役军人等这几类。

青创赛若与中高考无缘,是否还会一如既往的火爆,各项赛事是否还能继续进行下去,它存在的价值又是什么?有业内专家表示,青创赛举办多年,有其积极引导意义,但其各种“拼家庭资源拼人脉”的弊端有目共睹。

他建议,未来举办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时,将有科研人员亲戚支持的项目与无科研人员亲戚支持的学生项目区别开,并公开有亲戚支持的学生所选择课题与亲戚研究方向的关系,注意评审回避;加大自主研究学生们的评分权重和帮助扶持,才能防止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变成家庭背景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