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国为什么损失这么重

截至7月4日,美国已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289万,死亡病例超过13万。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拥有最先进医疗系统和资源的美国,人口虽只占世界的4%,累计确诊病例却占全球四分之一以上,且新增病例还保持在每天3万至4万的高位。

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日前估计,美国的实际新冠肺炎感染人数是确诊人数的10倍。连月来,就美国在抗疫进程中暴露的种种问题,国际权威专家学者、各大境外媒体不断提出批评。

//

“美国政府的作为与美国专家的建议背道而驰”

//

英国《卫报》在5月10日发表的《在特朗普治下,美国例外论意味着贫穷、痛苦和死亡》一文中称,美国在死亡人数不断上升时,却放松封锁且不采取其他隔离措施——美国史上最严重的、可避免的生命损失应部分归咎于特朗普政府的渎职。美联社5月的报道称,美国疾控中心对疫情的建议,让位于美国政府内部的其他问题。疾控中心几十年来在抗击疾病威胁方面的经验被浪费。

5月16日,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在其发表的社论《把权利还给美国疾控中心》中称,美国疾控中心作用已被最小化,并在应对新冠病毒传播上显得无能为力,其制定有效的、基于证据的公共卫生对策的能力,正在被政治不断蚕食。

美国《时代》周刊5月20日刊登畅销书作家戴维·利特文章称,疫情期间美国失去大量生命和就业的根本原因是美国民主的失败。文章指出,流行病学家发现,美国90%的死亡病例都是由于政府未及时采取措施造成的。民调显示多数美国人希望领导者听从专家意见,但这没有发生。现在的领导人对公共利益的反应大打折扣,美国正由越来越少的人治理和享有,需要重新设计政府体系为今天所处的危机负责。

7月2日,一名男子骑电动滑板车从美国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倒影池旁经过。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纽约时报》5月报道,在疫情最初的几个月,个人防护装备匮乏。尽管中国和意大利发出了长达数月的警告,但美国政府未能向一线医护人员提供基本保护。

《自然》杂志5月27日报道,哈佛大学社会学家多诺万指出,随着新冠肺炎大流行转移到美国和欧洲,虚假信息增加,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政治原因导致的,美国政府在“播种”错误信息,制造政治混乱。

美国《赫芬顿邮报》6月8日报道指出,发展中国家在应对疫情上比美国做得更好,它们听取专家意见,封锁城市并阻止成千上万人死亡。许多中等低收入国家的全民医保体系在分配资源和跟踪病人方面能力更强。

6月16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发表文章《为什么白宫里没人戴口罩》,指出“特朗普团队的所作所为与美国公共卫生专家的建议背道而驰,是在刻意引导民众忽视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性”。

//

“美国人生活在一个分裂的美利坚合众国”

//

《洛杉矶时报》专栏作家道尔·麦克马纳斯在以《重大灾难通常会让美国人团结起来,但为什么现在却不是这样》为题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分析称,在珍珠港事件或“9·11”恐怖袭击发生后,美国人往往会团结一致,消除党派和地区分歧。然而,当前疫情下的美国却并非如此,原因是美国总统并没有为团结美国做出多少努力。

“面对共同的危险,党派分歧依然在美国存在。当下50个州正各自采取行动,而不是凭借统一的国家战略来遏制疫情并重振经济”。麦克马纳斯表示,“美国人生活在一个分裂的美利坚合众国”,“联邦正在受到侵蚀”。英国《卫报》也在一篇评论中指出,白宫缺乏负责任的领导,这意味着美国的联邦制体系没有发挥预期作用。

英国《金融时报》5月的报道称,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疾病建模团队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远未结束,未来两个月美国死亡人数会比现在高出两倍以上,不应放松疫情管控。《纽约时报》5月11日报道称,美传染病专家福奇警告,“试图过早开放这个国家是危险的,会导致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

《华盛顿邮报》6月报道,特朗普无视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最高公共卫生官员的要求,坚持在该地区举行大规模市内政治集会。北卡罗来纳医学协会主席爱德华兹说:“这是努力淡化病毒严重性的延续,也是本届政府信仰体系中反科学倾向的一部分。”

法新社6月报道称,尽管俄克拉荷马州确诊病例暴增,但特朗普淡化了集会风险且无视卫生部门警告,继续召开政治集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6月21日报道说,美国布朗大学急救医学副教授梅根·兰尼表示,竞选集会可能会成为一场“超级传播者的活动”。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6月25日发表文章称,遏制流行病的斗争在美国演变成一场政治斗争。法新社华盛顿6月25日报道,在美国,是否戴口罩取决于在这个国家的什么地方,以及人们的政治信仰,这反映了美国两极分化的政治生态。

美国得克萨斯州州长阿伯特7月2日颁布强制性口罩令,要求所有人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或者使用其他物品遮掩口鼻。图为7月3日,戴着口罩的客人在美国休斯敦的一家中餐馆点外卖。新华社发

//

“危机凸显美国潜在的不平等”

//

《今日美国报》报道,美国前总统奥巴马5月16日对美国78所大学毕业生发表线上演讲,批评美国政府疫情应对措施,指责在位官员缺乏能力且不负责任,表示这场危机“凸显美国潜在的不平等”。

《华盛顿邮报》5月16日报道,亚裔群体所受疫情伤害更持久,失业率飙升更快。重要的是,亚裔美国人已经陷入了对被攻击和被歧视的焦虑。一些人认为,美国领导人在鼓励人们把亚洲人同新冠病毒联系起来。《华盛顿邮报》5月19日称,在美国各地,亚裔医疗工作者报告的受攻击事件也有所增加,一些新冠肺炎患者拒绝接受他们的治疗。

美国广播公司5月20日称,随着仇外情绪的上升,亚裔美国企业主面临着经济困难和种族歧视的双重打击。《纽约时报》6月10日报道,美亚裔的处境从稍现种族主义变成了毫不掩饰的侮辱。

《洛杉矶时报》5月28日报道,对洛杉矶的健康数据分析显示,病毒正在贫困程度较高的、以非洲裔和拉丁裔为主的社区肆虐,而在以白人为主较富裕的社区增长速度则要慢得多。《金融时报》6月2日报道,大量非洲裔美国人处在抗疫前线,却无法获得医疗保障,感染率和死亡率均高于平均水平。《今日美国报》6月14日指出,医疗系统中的歧视使有色人种更容易受疫情影响。

美国《大西洋月刊》6月版发表文章《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称,新冠病毒登陆美国时,发现这里是一个有着严重“基础病”的国家。腐败的政治阶层、僵化的官僚机构、残酷的经济、分裂和错乱的公众等“慢性疾病”多年来一直得不到治疗。

//

“美国在全球应对疫情方面缺乏领导力”

//

《卫报》5月12日刊登美国进步中心资深研究员迈克尔·富克斯文章《特朗普正使美国成为全球抗疫斗争中的一个障碍》,认为特朗普对疫情处置失当,不仅在美国境内造成死亡和破坏,还削弱了全球应对这场危机的行动,后者代价可能更加惨重。

《华盛顿邮报》5月13日刊登纽约作家亚当·钱德勒文章《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指控,是他们自己犯的罪》。文章指出,从新冠病毒传入美国以来,否认主义一直是特朗普疫情应对举措的核心。文章提到,特朗普不仅在记者面前一次又一次宣称中国“撒谎”,把一切的错都推给中国,此外,连他竞选团队最近发出的电子邮件,都充斥着污蔑中国的话语。文章强调,比起将矛头对准别处,白宫更应该意识到美国国内的严重问题。

6月27日,一名送货员骑车经过美国纽约时报广场。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华盛顿邮报》5月30日报道,国际严重急性呼吸道和新兴感染协会网络开发主管盖尔·卡森警告,疫情期间“不是使健康问题政治化的时候”。

据法新社报道,《柳叶刀》主编查德·霍顿5月30日表示,在人道主义紧急情况下,美国政府开始变得非常流氓。

美国《外交政策》6月称,美国领导人就像一个脾气暴躁的孩子,反复宣称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是其他人的过错。由于美国政府退出了所有国际协议和合作,美国人以后可能会发现难以获得可以救命的医疗物资。

《卫报》5月29日报道,特朗普宣布退出世卫组织似乎证实了世卫组织和西方其他国家的怀疑,即特朗普从未打算寻求改革或与世卫组织进行对话,而是出于政治原因退出该机构,他试图将美国严重的疫情归咎于世卫组织。

美联社5月30日报道,美国医学协会会长帕特里斯·哈里斯博士表示,“与世卫组织断绝关系使摆脱此次公共卫生危机变得更具挑战”。

《纽约时报》6月14日发表社论直言,特朗普对世卫官员掩盖真相的指控是错误的。世卫组织对中国的尊重与对其他成员国的尊重并无不同。美国科学家只有通过世卫组织才能了解中国如何应对疫情。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6月25日报道,美国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表示,美国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仍在攀升,这表明美国在抗击疫情方面的努力“远远不够”。盖茨还对美国在全球应对疫情方面缺乏领导力,导致巴西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疫情形势严峻表示失望,“美国没有给出你们所期望的领导信息或做出协调工作”。

(光明日报见习记者 杨逸夫)

内容:《光明日报》(2020年07月05日 08版)

图片: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