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信用卡再次被互联网消费信贷颠覆,银行你准备好了吗?

马云曾经的名言:银行不改变,我就改变银行。

如今看来,并不是吹牛之言。因为银行被颠覆的进程从来没有停止。如今的网络银行、手机银行和电子支付已经将银行颠覆的关闭了很多门店,据银保监会网站金融许可证信息统计,2020年以来,已有1358个银行支行或营业所终止营业。也就是说,今年以来已有超过1000个银行网点关停。

新的银行方式造成的银行业务的离柜率高企,有的银行甚至达到98%以上,从而不仅导致银行网点的大量减少,几年来的大量裁员更是让人惊心,据某卫士蓝高端猎头了解,50多家银行宣布了总共削减77780人的计划,这是2015年裁员91448人以来的最大规模,是近4年来银行裁员人数最高的数字,在过去六年间裁员总数已超过了425000人。就连银行ATM机也在逐渐减少。据《北京商报》报道,2019年全国ATM机具数量减少1.31万台。

不能不说,今天银行的被颠覆有银行主动求变的结果,也有银行被互联网巨头们颠覆的结果,从根本上说,是金融科技对银行业务方式颠覆的结果。

互联网金融科技对银行的业务颠覆从来没有停止脚步,下一站要面对和颠覆的是银行的信用卡。

信用卡的颠覆不仅是因为国内信用卡行业迅猛发展的时期已经过去,行业存量“下半场”的开启正给银行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同时,银行信用卡正面临着风险提升的严峻考验。

根据2020年6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918.75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27%。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占应偿信贷余额已逼近两年最高额,2018年第三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为880.98亿元,增长了4.29%。有零售银行之王称号的招商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信用卡新生成不良贷款66.29亿元,同比增加26.91亿元,增长了68.33%;

在银行信用卡面临巨大的困境之时,银行信用卡业务也面临互联网巨头消费金融业务的挤压和冲击。

互联网金融却将颠覆的目标对准了银行的信用卡业务,互联网巨头蚂蚁金服、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等通过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运用通过银行业务的数字化转型颠覆着银行传统消费信贷及支付服务,且发展迅猛。

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同时也将颠覆着人未来的信用消费方式和信用卡业务的未来。

从目前的情况看,互联网巨头通过金融科技方式布局对冲银行信用卡业务,除了传统的蚂蚁集团的“花呗”和京东的“白条”,美团正式上线点评信用支付产品美团“月付”,微信也上线了“分付”这一全新的个人分期消费支付产品。不用信用卡用‘花呗’成为一些年轻人的习惯消费方式。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表示,花呗的用户和信用卡持卡人的重合率只有30%、40%左右。花呗在一定程度上覆盖了很大一部分信用卡下沉市场用户,导致银行信用卡业务未来发展的重点对象被蚕食。

年轻人信用消费的新观念本来是信用卡消费的重要支点,但这些新的信用卡业务增长点却抢先被互联网消费金融所占领。2019年11月广发银行发布的《95后人群信用卡消费场景研究报告》显示,近年来在互联网+新业态的影响下,互联网消费信贷快速崛起。各大电商推出的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层出不穷,如蚂蚁花呗、京东白条、任性付等因其申请门槛低、手续简单、使用便利等特点,深受热爱网购的年轻人喜爱,是许多95后首次尝试信用消费的产品。

与老一代的消费观念不同,95后更敢于进行大额的超前消费。上面的报告结果显示,多数95后每月的信用卡消费支出占自身月收入的20%-60%之间,而消费大于收入七成以上的情况占了21.7%,甚至有不少人超过当月收入。这种消费结构和消费观念导致借贷消费已成为年轻人们的重要选择。

这本来是银行信用卡未来的重要增长点,更是银行信用卡未来的重要业务领域和重点,但却被互联网消费金融生生地抢占了先机,从而对银行信用卡形成强烈的冲击。

相比而言,虽然已有数家信用卡机构在便利及场景中迅速发力,并已取得一些成效,但是在使用中如申请、支付、还款等环节的便利性和各种线上线下场景中花呗、白条等互联网信贷产品都具有优势,导致90后年轻消费者对互联网消费信贷产品使用频率更高,从而对信用卡形成较强的替代性。

二十、三十多岁的年轻消费者群体是中国消费增长的主要动力,更是信用消费的主要力量。有报告数据显示,中国年轻消费者(1990年或以后出生的人群)拥有中国1/3的消费贷款,在阿里巴巴的“蚂蚁花呗”消费金融平台用户群中几乎占据半壁江山。

一边是银行信用卡面临不良信贷的压力而呈现收缩之势,另一方面互联网消费金融却有较强的增长态势,银行信用卡的下半场并不好过,马云对银行的颠覆仍然在继续,下一步主战场是:信用卡。(麒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