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历史!自贡釜溪河上的三大抗战遗址!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枪声打破宁静,拉开全民族抗战的序幕。时间过去了83年,如今抗战的硝烟虽已散去,但历史的风雨不能湮没宛平的战火,不能湮没“七七事变”的枪声。“七七事变”是中华民族洗刷百年耻辱的号角,更是震撼我们心头的长久警钟,成为我们永远需要铭记的历史。

抗日战争开始后,沿海产盐区相继沦陷,自贡盐场奉命“增产赶运”,由年产350万担提高到650万担,以解决军需民食。自贡盐场增产后,釜溪河航道无法满足运输的需要。为此,川康盐务管理局决定在釜溪河的金子凼、沿滩和邓井关建造船闸,提高水位,渠化河道,以达到全年通航,确保运输任务的完成。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痛快旅游带大家一起重访自贡釜溪河上三大抗战遗址:金子凼船闸、庸公闸和济运闸,重温自贡作为后方的抗战历史…

金子凼船闸

金子凼船闸,又名漏水崖船闸、离堆船闸,位于自贡市大安区和平乡戴家坝金胜村1组,于民国30年(1941)12月底开工,1942年5月完工,7月通航。在整个釜溪河流域的船闸中,金子凼是唯一的离堆船闸。

2003年,为解决釜溪河自贡城区段蓄水、保水、防洪、排污等问题,改善城市环境和景观,实施金子凼堰闸改造工程。2003年9月启动新拦水坝建设,次年8月19日下闸蓄水。

金子凼是釜溪河唯一的离堆船闸,也是一座锁式梯级船闸,仿巴拿马船闸而建,其主体为拦蓄河水、提高水位的拦河堰坝与锁式船闸相结合为一体的水利建筑。

庸公闸

庸公闸位于沿滩区沿滩镇升平街社区,紧邻沿滩大桥,坐东北向西南,横跨釜溪河。民国二十七年(1938)由川康盐务管理局投资,华北水利委员会第二测量队勘测设计,1940年动工,1942年竣工。现为自贡市文物保护单位。

庸公闸的东南壁由赵熙题“庸公闸”三字,“庸公”系孔祥熙字号,因得到当时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孔祥熙支持,获中央财政资金投入,故以孔祥熙之字“庸公”命名。

沿滩庸公闸仿巴拿马船闸而建,其主体为拦蓄河水、提高水位的拦河堰坝与锁式船闸相结合为一体的水利建筑。庸公闸建好后,釜溪河沿滩段的几处水深仅一米多的险滩全部被淹没,水位升高6米多。盐运大船每周可往返1次,提高运效七八倍,每年可运出盐25万吨。

济运闸

济运闸位于自贡市沿滩区邓关镇会仙桥社区釜溪河上游,坐东向西。济运闸是一座锁式梯级船闸,占地面积4218平方米。由富顺县长闵绍崖任总指挥,委员赵献集、斯俪明、杨道源组织实施,于民国三十年(1942)修建。现为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

济运闸用条石垒砌,仿巴拿马船闸而建,其主体为拦蓄河水、提高水位的拦河堰坝与锁式船闸相结合为一体的水利建筑。自上游至下游依次分布有上分水堤长度50.2米,进水门、闸库1座,库长83.8米,宽11.4米,出水门和下分水堤长度32.3米。

此闸最大运力为每天830吨,年25万吨,20世纪70年代由手动改为电动升降。在闸库的南壁有赵熙题“济运闸”三字,字距路面1.2米,字高0.7米,宽0.5米,字距5.6米。

釜溪河3座船闸建成后,釜溪河全部渠化,河道由火井沱至邓井关高度相差15.20米,3座船闸使水位增高18.30米。全河浅滩一律淹没,航行障碍完全消除。所建闸室长63米,宽9米,可容10只拨船或6只橹船及4双载船过闸。过闸一次平均运输量为82.7吨,每年可过闸25万吨,运效提高7倍。它们有力地推动了“川盐济楚”,有力地支持了前方抗战,为抗战胜利所作的贡献将永远留在史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