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找到前妻的项链,打电话归还,前妻说出心里话后男子落泪遗憾

配图来源网络,图文无关

弘扬社会正能量,感谢评赞支持!

很多人都问过,张伟和苏蓉好好的婚姻怎么就散了,难道之前就没有一点儿苗头吗。张伟也反思过,但他能想到的就是洗碗。把婚姻失败归结到洗碗这种家庭琐事上,多少有点儿否定爱情的意味。但事实就是这样。

饭是谁有空谁做,但洗碗却永远是张伟的。张伟曾温柔地抗议过苏蓉不洗碗,也婉转地问过她拒绝洗碗的原因。张伟以为苏蓉会说对洗洁精过敏或者是不能碰冷水,再或者洗碗伤皮肤。但苏蓉只是淡淡地说“不喜欢洗碗”。不喜欢就算了吧,我洗,张伟在心底无奈地说。原来张伟还是每顿饭后都洗碗的,慢慢地就成了一天洗一次,有几次甚至饭菜都端上桌了,才发觉没碗吃饭,于是苏蓉就坐在桌前等张伟现洗。

那段日子张伟记得特别清楚,饭都是他做,苏蓉老是下班有事回来晚一些。那天,张伟菜端上桌,正准备给苏蓉盛饭时,发觉又没有碗了,张伟心底就有了气,顺手拿起一个没洗的碗伸到水龙头下涮了涮,独自盛了一碗饭坐到桌前埋头吃了。

“我的饭呢?”苏蓉不解。

张伟面无表情地吃饭,没有理会。

“哎,怎么不给我盛饭?”苏蓉大着声音问。

张伟放下筷子,很郑重其事地说:“我不叫哎,我姓甚名谁你很清楚,原来你叫我伟,现在你可以叫我张伟。”

苏蓉一愣,冷冷地站起身自己到厨房盛饭去了。张伟嘴角露出一丝快意的笑,他能想象苏蓉找不到碗的懊恼。果然,苏蓉在厨房里问:“没有碗了怎么吃饭?”

“不会自己洗?”

“我不喜欢洗碗,你又不是不知道!”

张伟筷子往桌上一拍,也大着声音回应:“我也不喜欢洗碗!告诉你,没有人贱得喜欢洗碗!”张伟故意把喜欢说得很重。

苏蓉气急败坏地出来,冲着张伟吼道:“不吃该行了吧!”随即拎包换鞋准备走。

张伟也吼:“不吃滚!”

回应的是苏蓉的摔门声。

苏蓉真就回娘家住了,十天半月也不回来,张伟较着劲也不去接。苏蓉的父母也觉得不对,问苏蓉,苏蓉说就是想回来住。问张伟,张伟电话关机。好不容易打到单位才找到张伟,问:“你们吵架了?”张伟说:“没有,她就想回去住一阵。”

有一天下班路上,张伟还遇见了苏蓉,张伟问:“回家吃饭吧。”苏蓉没有理会,一扭身朝另一个方向走了。张伟鼻子里哼一声,心想不过拉倒。

离婚时近国庆节,民政局里排队领结婚证的人很多,办理离婚证的窗口却还没人上班。两人就站在窗口等着。工作人员笑着提醒,“年轻人,你们站错位置了,领结婚证在这边排队。”

张伟看看苏蓉,苏蓉面无表情地说:“谢谢,我们是来离婚的。”

是的,离婚。张伟一点儿都不留恋这种婚姻。原来他们还会躺在床上说说话,现在什么都要靠吵来交流,才结婚一年多就这样,那更年期怎么过,还求什么白头到老。

离完婚朝外走,张伟突然俏皮地说:“他们都说离婚证是绿色的,我要告诉他们,离婚证也是红色的!”

苏蓉冷笑:“这说明离婚也是喜事,看来我得好好庆祝一下。”

张伟问:“有人了?”

苏蓉还是笑:“你已经管不着了。”

张伟彻底解放了,回到家也懒得脱鞋,一抬腿把鞋扔出老远。现在家是他一个人的了,他可以肆意妄为。他喊了几个哥们来家喝酒打牌,尽兴后第二天收拾残局时自己竟然都觉得烦。再改到外面,几次过后,有人说了,我们都是有家有口的人,哪有钱老下馆子啊。后来连张伟买单也没人去了,一打听才知道人家老婆都不让自己男人和离婚男人搅合在一起,怕传染。

张伟懒得回家了,虽然以前也经常一个人在家,但那时家是两个人的,家里有她的味道,冥冥中他知道是在等她。现在她不会回来了,家里是无比空旷的寂寞,他有些怕。

张伟也不想吃饭了。一个人做饭太费事,不做吧,还得吃,于是就街头一碗拉面一碗盖浇饭地凑合。几个回合下来,胃就开始疼了,饿了疼,饱了疼,醒了疼,夜里疼。他突然想起苏蓉来,苏蓉闲的时候爱煲汤,以前老嫌她太费事,现在想喝已经喝不到了。于是倒上一杯茶,喝着喝着就觉得有点儿晕,突然想起苏蓉说过,不要空腹喝茶。

光棍节的晚上,张伟收到一条搞笑短信,最后几句说是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性生活基本靠手。张伟突然觉得身体寂寞得难受,于是就真的靠手解决了一次。一阵淋漓畅快之后,张伟有了一种罪恶感,他觉得自己太肮脏了,他好像看见苏蓉在哪个角落看着自己冷笑。

他太需要一个女人了。

遇到何丽是在一个晚上,张伟喝醉了,拦了几辆出租都没停,就何丽停了。第二天,张伟一觉醒来发觉还在车里,就问。何丽说:“你一上车也不说去哪里,只是睡,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又怕你冻坏,我只好开着空调陪着你在车上。”张伟觉得何丽心地善良,这一点挺像当初的苏蓉。

张伟邀请何丽一起到家吃点早饭,何丽爽快地答应了。张伟用心地做了两碗苏蓉以前教他的牛肉炸酱面,把何丽吃得大拇指直竖。

他们就这样认识了,接下来相恋,结婚。

何丽不做任何家务,用她的话说,她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跑出租挣钱,休息都在车上,有做家务的当儿还不如去挣份子钱。于是张伟就包了全部家务。有一次吃饭时,何丽开玩笑说,你做得这么一手好饭菜,又包揽家务,你前妻怎么就舍得离开你呢。张伟笑一下,心说,我以前可没包揽家务,只是洗碗而已。

何丽要卖掉这个房子买新的,她说总感觉睡在别人床上,不安稳。于是张伟闲下来的时候就旮旯角落里四下拾掇,整理衣柜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缝隙里有一段发光的东西,他找了根牙签仔细地挑出来才发现,那是铂金项链,是苏蓉的。他记得很清楚,苏蓉一直怀疑是洗澡弄丢的,还找过,吵过。

张伟于是给苏蓉打电话,说那个项链在衣柜缝里找到了。

当苏蓉出现在张伟面前时,张伟心疼了一下。苏蓉明显地老了,那份老是憔悴,是缺乏爱滋润的枯焦,想起恋爱时,她偎在他身旁,唱那首“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而现在,曾经海誓山盟的两个人再见面,还是偷偷地,更别说再依偎在一起。

张伟忍住眼泪,说:“以前都是我不好,你别苦了自己,还是要找个人好好地过日子。”

苏蓉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大哭起来,“都是我自己的错,我不该赌气,我不回来是想等你接我,我走是想等你拉我,我老让你给我盛饭,因为那样我觉得幸福,我吃着才觉得更香——”

张伟背过身去擦了擦眼泪,说:“何丽是开出租的,回家没个准儿。”

苏蓉抬起一双泪眼,慢慢地扶着门框站起来,她知道这里已经不是她的家了,而眼前那个无比熟悉的男人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出门时,苏蓉还是回头说了句,“好好过!”

一天,张伟招呼何丽吃饭,解下围裙,竟发现何丽把饭盛在盘子里吃。张伟问:“怎么不用碗?”

何丽嘴一撇:“有碗我能用盘子?”

碗没洗。

张伟重新系上围裙站在水池前,把水龙头拧到最大,水花四溅,啪啪地打在脸上,掩住他的泪水。作者戢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