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姥姥去贾府打秋风,为什么能满载而归?你看她怎么称呼贾母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曹雪芹《回前诗》

曹雪芹生于清代内务府正白旗包衣世家,早年在南京江宁织造府度过了一段锦衣玉食、富贵繁华的生活。雍正六年曹家被抄没,由南京第一望族落魄至“举家食粥酒常赊”,重大的变故让曹雪芹深感世态炎凉,对封建社会有了更清醒、更深刻的认识。

《红楼梦》一书正是根据曹雪芹在南京亲历的繁华旧梦而写作,他称一切繁华都是虚无的梦幻,而小说里四大家族的众儿女们,体验过钟鸣鼎食之家的虚幻荣耀,喜也好,悲也罢,终究逃不开入世的命运。

贫穷的刘姥姥,为了一家人不至饿死的乡村老妪,是这场大梦里难得的现实人。情商、智商双高的刘姥姥带着外孙板儿,敲开了荣国府的门,两次打秋风,两次满载而归,她的生存法则是什么?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时候,带着紧张与不安,逢人便打躬作揖,最终得到王熙凤给予的20两白银救济,而这些钱足可以应付刘姥姥和女婿一家一年的开销了。

如果说曹雪芹第一次写刘姥姥是轻描淡写的话,那第二次就是浓墨重彩了,为我们深刻展现了一位谙于世故的老太太的精明与不凡见识。

看过红楼梦的读者应该都知道,贾母是荣国府权力的中心,上至贾政、王夫人、王熙凤等人,下至所有管家、丫环、小厮,无一不以贾母为先,刘姥姥第二次能在贾府吃的那么开,关键在于她博得了贾母的同情与尊重,那些主子下人们为了让贾母开心,自然也会善待刘姥姥。

刘姥姥与贾母的身份和地位存在着巨大差异,但两位老人家能结缘,终归在于“情商”二字。

生于史家,嫁到贾府的贾母,一生钱银不缺,只有福寿永昌才是她最在乎的东西。刘姥姥深谙此理,所以她第一次见到贾母,忙上来陪着笑,拜了几拜,口里说:“请老寿星安。”

老寿星这个称呼,既没有将刘姥姥自身置于一个卑弱的地位,也很好地迎合了贾母心中的渴望,所以同样高情商的贾母高明地回了刘姥姥“老亲家”三个字,且在贾府短暂做客的那几天,刘姥姥更是充分发挥了庄家人的本色,哄得贾母开心不已,无怪乎刘姥姥第二次回去的时候,能满载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