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为什么总是求人帮她干活?明白她的目的后,要赞一声真聪明!

袭人为什么总是求人替她干活?明白她的目的后,都要赞一声真聪明!

贾家人口众多,只荣国府就养着三四百丁。注意这不是三四百个人。而是三四百个男子。古代只有男人可以称“丁”。“三四百丁”还有一个意思,是指荣国府有三四百户人口。对应宁国府也大体这么多。

麝月曾给出个具体数字。她说这家里“上千口人,哪里认得全”。就是说荣国府有一千多人在工作伺候十几个主子。相当于复杂的社会单元,人际关系交流非常重要。

袭人是贾宝玉身边第一丫头,她的位置已经处于奴才中的第一集团,顶了尖了。而她实质是贾宝玉“通房丫头”,老婆子丫头们都要巴结的叫她袭人姑娘。这个“姑娘”可不是大姑娘的意思,而是与姨娘对应,平儿“姑娘”的意思。

袭人身居高位,也有她需要围拢的人际关系。她对内在怡红院相当于大管家,很多工作靠她安排指派。对外怡红院的人际交往需要她来维系。她本人也需要对上对下维系关系,保持社交。如此,“求人做活”就成了袭人对外交流的最好的手段。

怡红院中贾宝玉一应穿着,除了大衣服有专门的织工匠人按节气节日定做,其余都是丫头们一手操持。加之她们自己的贴身衣物,古代女人的“女红”是衡量教养的必要条件。

怡红院手工最好的是晴雯,袭人稍次却也不错。第三十六回,薛宝钗见她给贾宝玉绣的鸳鸯肚兜就特别鲜亮可爱,极费工夫,可见袭人女红很好。而她最擅长的是“打结子”,与薛宝钗丫头莺儿的“打络子”类似。

(第六十二回)袭人笑道:“倘或那孔雀褂子再烧个窟窿,你去了谁可会补呢。你倒别和我拿三撇四的,我烦你做个什么,把你懒的横针不拈,竖线不动。一般也不是我的私活烦你,横竖都是他的,你就都不肯做。怎么我去了几天,你病得七死八活,一夜连命也不顾给他做了出来,这又是什么原故?你到底说话,别只佯憨,和我笑,也当不了什么。”

袭人做贾宝玉的“女红”,会经常求到晴雯。因为晴雯女红超水准。但晴雯往往偷懒不给做。这是二人的相处模式。袭人说“我烦你做个什么”,表示求过不止一次,经常求。晴雯照旧“横针不拈,竖线不动”,不给做。

袭人过后还求,晴雯还拒绝,可知晴雯是撒娇偷懒,袭人是故意为之,就是用这个方式来维系二人的融洽关系和相处模式。从她求晴雯,可知她一定也求别人。只有求人欠了人情,才会人情往来增进感情。

(第三十二回)袭人道:“且别说顽话,正有一件事还要求你呢。”史湘云便问:“什么事?”袭人道:“有一双鞋,抠了垫心子。我这两日身上不好,不得做,你可有工夫替我做做?”

袭人对外也会求到主子小姐们。她与史湘云感情好。偶尔有活计也会求她。

贾家那么多人,按说会做的多的是。但袭人求的理由也充分,说给贾宝玉做的,不能用别人,别人绣不好贾宝玉认识不要,话里话外恭维史湘云女红好。

袭人求史湘云,突出了她的高情商。史家是列侯,贾宝玉是荣国府的继承人。她求史湘云其实是在替贾宝玉和史湘云维系感情。史湘云终究要嫁人,婆家也不会差。借“女红”针线增进湘云和宝玉关系,是袭人为贾宝玉日后的交际铺路。当然,也有自己笼络人情之故。

(第三十五回)袭人笑道:“可是又忘了。趁宝姑娘在院子里,你和他说,烦他莺儿来打上几根络子。”宝玉笑道:“亏你提起来。”

袭人四处求人帮她干活,与薛宝钗四处帮别人的效果异曲同工。林黛玉从来不屑为之,薛宝钗与袭人才是知音,也最懂得她的作为而对她另眼相看,更愿意去迎合些人的“求人帮忙”。

袭人从来不求潇湘馆,却与衡芜苑走的特别近。她之前被薛宝钗求去“打结子”,这回就求莺儿过来“打络子”。并且是以贾宝玉的名义,让长辈们都听到,如此明晃晃的结交,代表袭人对金玉良姻的倾向。

袭人一直以来都是支持金玉良姻,反对宝黛姻缘。她认为宝钗宽厚,对她这以后做妾的更好。

最主要是薛宝钗和她有共同语言,两个人对贾宝玉未来发展的看法一致,与林黛玉的想法南辕北辙。她认为林黛玉只会令贾宝玉不思进取,是以才会排斥宝黛姻缘,背后否定林黛玉。

袭人与衡芜苑来往密切,也是薛宝钗有意促成。就像莺儿认了茗烟母亲为干妈一样,是薛家对怡红院潜移默化的渗透。袭人无疑早被他们在精神上收买和洗脑了。

除了以上,袭人还会叫小红、小丫头等替她做事,都是属于她的社交和工作范畴,也是她长袖善舞的会做人做事的体现。袭人借此一点点树立了她在贾家的地位。

无论从哪方面考察袭人,都是优秀的贤内助。所以她的判词才会有“堪羡优伶有福,可怜公子无缘”,替贾宝玉感到可惜。

文|君笺雅侃红楼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80回本 ;

《红楼梦》程乙本·启功校订;

《红楼梦》绘全本·清·孙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