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青若是在,武帝还会杀两个女儿,斩太子刘据吗?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九鱼亭

卫太子刘据,是汉武帝嫡长子,母亲是卫子夫。阳石公主、诸邑公主都是死于巫蛊之祸,刘据在巫蛊之祸中被逼自杀。

一、巫蛊之祸的前因后果

汉武帝晚年多病,年老不讲筋骨为能,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于是汉武帝怀疑有人从中作梗。当时后宫中妃嫔失宠的有很多,为了重新获得皇帝宠幸,有的人私自将巫师带入宫中,施用巫术故弄玄虚。

是时,由于丞相公孙贺受到重用,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被提拔围太仆,仗着老爹的权势,公孙敬声肆意妄为,不守法纪,私自动用北军军费,之后事情败露,被逮捕下狱。公孙贺当然不能不管儿子,恰巧皇帝正在通缉大侠朱安世,公孙贺请求戴罪立功,让他来负责此案。

汉武帝同意了,朱安世被抓后,却没有那么老实,不知通过何种途径,朱安世上书汉武帝,诬陷公孙敬声和阳石公主私通,并说公孙敬声曾经在皇帝专用道路上埋下木偶人,借此诅咒皇帝。

公孙贺父子二人因此事死在狱中,阳石公主、诸邑公主也因巫蛊之事牵连被杀。随着案件的追查,被牵连的人也越来越多,直到江充出场,让这场大祸变得无休无止。

江充原是赵国一门客,得罪了赵国太子刘丹,逃了出来,江充左思右想,来到长安告密,报告了刘丹乱伦之事,因此刘丹被罢黜。汉武帝之后见到了江充,见其一表人才,风度翩翩、谈吐优雅,不久之后,江充成了汉武帝的头号红人。

一次,江充随汉武帝去往甘泉宫,正好碰到太子给皇帝问安的使者,这位使者走的路是皇帝专用道路,随即江充将使者逮捕问罪。太子刘据派人找到江充求情,但江充不予理睬,太子和江充的间隙由此产生。

表面上江充不以为然,但实际上对于得罪了太子,他也是惶惶不可终日,既然江充是以举报起家,必定也会以打小报告的方式攻击对手。汉武帝越来越老,如果哪天汉武帝去世,太子即位,那么他江充必定没有好日子过。

所以江充想以诬陷的方式置太子于死地,汉武帝年老昏庸,江充以此为借口,说宫中有人用巫蛊小人诅咒皇帝。汉武帝信以为真,并派江充彻查此事。江充借此打击异己,并制造证据将巫蛊的责任推给了太子刘据。

史料记载“征和二年七月壬午,乃使客为使者收捕充等。按道侯说疑使者有诈,不肯受诏,客格杀说。御史章赣被创突亡。自归甘泉。太子使舍人无且持节夜入未央宫殿长秋门,因长御倚华具白皇后,发中厩车载射士,出武库兵,发长乐宫卫,告令百官日江充反。”

太子刘据心性仁厚,不善权谋,但是刀已经夹到了脖子上,刘据也不得不做出反抗。当时汉武帝在甘泉宫养病,刘据则派人杀掉了江充、韩说,并烧死了那些巫师。

如果事情就此作罢,太子或许不用以死来证明清白,奈何当时情况混乱,很多人谣传太子谋反,军兵不听从太子号令,于是刘据逃出了长安。汉武帝以为太子真的谋反,派人追杀刘据,刘据举目无亲,最终被迫自缢身亡。

二、如果卫青、霍去病还在,江充或不敢与卫家为敌

原本卫子夫受宠之时,卫家外戚力量实力雄厚,卫子夫身为皇后,地位尊贵。卫家还有两位重将,分别是卫青和霍去病。卫青、霍去病引领着汉武时代,也正是他们的存在,汉武雄魂才能留存至今。

在卫青、霍去病的努力下,匈奴几乎被打残,两人在汉武帝面前可谓说一不二。奈何英雄总是英年早逝,卫青在公元106年病逝,霍去病更早,在公元前117年去世。

丞相公孙贺的夫人是卫君儒,是卫子夫的姐姐,当时大致是公元前92年,此时卫青、霍去病都已经去世。公孙贺应该是保护卫家最后一支力量,而因为巫蛊事件,公孙贺父子被杀,并牵连到了两位公主,连带着卫青的儿子卫伉也一同被杀。

卫青军中威信甚高,且沉稳谨慎,以卫青的军功,汉武帝不给谁面子,也不能不给卫青面子,他还依仗着卫青对抗匈奴。如果卫青还活着,公孙贺父子或许不会死,只要卫青给说句情,一切都好商量。

霍去病和卫青的性格正好相反,霍去病是个火爆脾气,想当年李广在卫青帐中自刎,李广的儿子李敢就将责任归咎到了卫青头上。一次,李敢竟然打伤了卫青,但是卫青可能也对李广之死心怀愧疚,并没有追究此事。

霍去病知道之后,在一次和打猎中,霍去病直接用弓箭射死了李敢,当时汉武帝也在场,汉武帝也没有追究此事,可见卫青、霍去病在汉武帝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假如卫青、霍去病还活着,江充想要构想太子刘据,就要掂量掂量分量了。公孙贺之所以被杀,是因为其分量不够,就算卫子夫已经失宠,对于卫青的话,汉武帝也要多加斟酌。

卫青、霍去病死后,明显汉军的实力大幅度下降,汉武帝只得启用水平不堪的李广利,李广利根本无法和卫青相提并论,在对外战争中,汉军也屡次损兵折将。

如果霍去病还活着,在对外战争中,汉军仍会占据优势,假如江充敢在他面前造次,或许霍去病会直接动手干掉江充。江充虽然是个“渣男”,但他对局势判断的很准,正是因为卫氏家族在走向衰落,他才敢对太子动手。

其次,就算江充真的豁出去跟卫家为敌,汉武帝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顶多会杀掉一些小猫小狗来敷衍了事,而绝不会动摇太子的地位,太子刘据、皇后卫子夫也不会因此自杀。一支外戚家族的强大,总是依靠着少数权臣武将,如果一旦这些支柱力量倒台,这支外戚力量就可能被他人吞噬。

参考资料:《资治通鉴·第二十二卷》、《汉书·卷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