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尤二姐,贾母说了两句话,句句都与尤二姐之死有关

当尤二姐嫁给贾琏的时候,她一定在心中默默憧憬,有一天进入贾府,拜见祖婆婆、婆婆及诸位妯娌、小姑子的场景了。

毕竟,只有正式进入贾府,拜见了贾府中的长辈们,她才能算的是真正是贾家的人。只有真正成为贾家的人,她将来才有可能接替王熙凤的位置。小花枝巷中的生活再自在,她也只能算是贾琏的外室,死后连进入贾家祖坟的机会都没有。

让尤二姐没有想到的是,她等待的时间并不算长;更让尤二姐没有想到的是,来接她进贾府拜见长辈的人,竟然是贾琏的正室,赫赫有名的琏二奶奶王熙凤。

本来,尤二姐对王熙凤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她耳边,一遍又一遍地讲述王熙凤的“善妒”,讲述王熙凤的狠毒,讲述那些被王熙凤撵出去的女子,还有王熙凤的两面三刀。尤二姐虽然对王熙凤早有戒心,但怎奈王熙凤的演技太精湛,滴水不漏,无懈可击。再加上尤二姐本身早就在盼着进贾府的日子了,所以,她便将王熙凤当成了最值得依赖的人,高高兴兴地跟着王熙凤,踏进了进府。

尤二姐初进贾府,被安排在大观园。因为王熙凤告诉她,贾家的规矩大,若是长辈们知道琏二爷在孝期娶了二房,能把琏二爷打死了。尤二姐自然不肯刚进贾府,就做了寡妇,自然要一言一行,都听着王熙凤的摆布。

她以为,这段时间,王熙凤在长辈面前,替自己做工作;实际上,王熙凤这段时间,是在继续扒尤二姐的旧账。直到一切都水落石出,王熙凤又大闹了宁国府,出了心中的一口恶气,这才领着尤二姐来见贾母。

初见贾母,贾母说了两句话,句句都与尤二姐之死有关。这是尤二姐做梦都没有能够理解得了的,她还以为,贾母句句都是在夸赞自己,她还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贾家的认可,成了贾家的媳妇。

第一句话,“倒是个齐全孩子,我看比你俊些。”这一句话,是贾母对王熙凤说的。因为王熙凤带着尤二姐来拜见贾母的时候,贾母问这个女子是谁,王熙并不直说,只管问贾母:“老祖宗且别问,只说比我俊不俊。”

贾母是何等样人?只这一句话,老太太心里也大概就有数了,很有可能,这就是“贤良”的孙媳妇,给孙子找的小妾。所以,贾母也没客气,命鸳鸯和琥珀将尤二姐拉过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又戴上眼镜仔细看了,才给出了一个评价:“我看比你俊些。”

贾母大概是发自内心地在夸赞尤二姐的美貌,但对于王熙凤来说,这一句话不啻于一根针扎在心窝上。本来,王熙凤就不能接受贾琏纳妾,更何况这个妾,还是贾琏瞒着自己,早就在外面偷娶了的,最关键的,是这个小妾,比自己“俊”!

这一个“俊”字,已经注定了尤二姐未来的结局,王熙凤是断断容不下她的。尤二姐的悲剧,在贾母这一句赞美之中,已经注定了。

第二句话,“你既如此贤良,很好,只是一年后方可圆房。”这一句话,还是贾母对王熙凤说的。因为此时是国孝家孝两层孝在身,贾琏断断没有纳妾的资格。所以,贾母特意吩咐了,等过了一年的孝期,再与尤二姐和贾琏圆房。

这一句话,看似也没有任何问题,完全符合贾府这种大户人家的要求。然而,不久之后,尤二姐就怀孕了。既然“没有圆房”,这孩子打哪里来的?也难怪,秋桐敢堵着尤二姐的门,破口大骂:“总有孩子,也不知姓张姓王……老了谁不成?谁不会养?一年半载养一个,还是一点掺杂也没有的呢!”

也正是因为尤二姐“没有”怀孕的可能,王熙凤才放心大胆地买通了大夫,用一剂药打下了尤二姐的孩子。贾琏和尤二姐,都是有口难言。而且,王熙凤还可以在贾母跟前,理直气壮地说,尤二姐是得了“女儿痨”。

没有圆房,又得了女儿痨,这样的女人,贾府是不允许她埋进祖坟的。所以,贾母将贾琏劈头盖脸一顿骂,命他将尤二姐送出去烧了。尤二姐嫁给贾琏一场,终究还是没能得到贾家的承认,她只能和妹妹尤三姐一样,埋在了一所寺庙的后头,和尤三姐长长久久地作伴去了。

贾母的一句“一年后方可圆房”,成了秋桐骂尤二姐的借口,也成了王熙凤逼死尤二姐的堂而皇之的理由。

当尤二姐满心欢喜地跟着王熙凤,来拜见贾府的长辈时,她大概万万没有想到,等待自己的,将会是这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