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艳芳婚纱的意义,伊能静永远不懂

Start here:

前阵子,伊能静关于梅艳芳的一番言论引起了不小争议。

她在采访中提到现在的自己很幸福,因为拥有了婚姻和家庭。

在她看来,要先完成“爱”再去完成“自我价值”,而如果先完成自我价值,事业已经到达顶峰,那就会“很惨”——

“那就会像梅艳芳,她一辈子都在寻找爱,连她最后已经瘦成那样,她在台上都要穿着白纱。”

呵呵。

且不说“事业成功就会得不到爱”这种观点是对多少努力追求自我价值的女性的否定,

伊能女士恐怕根本也不懂得梅艳芳婚纱背后的意义。

01

2003年,癌症已到晚期的梅艳芳向媒体公开了自己的病情,并宣布要在红馆连开八场“梅艳芳经典金曲演唱会”,向歌迷朋友们告别。

听到这个消息后,身旁的朋友们都极力劝阻,因为此时梅艳芳刚刚接受过第二次化疗,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就连说话都使不上力气。

在舞台上高强度地表演,还是连开八场,这样的强度连普通人都难免吃不消,怎么能让她去冒这样的风险?

梅艳芳最信任的好哥哥、陪伴她多年的造型师刘培基第一个反对,可梅艳芳的一句话让他再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她说:

“不能不做,不做的话,没有机会再做了。”

梅艳芳还请刘培基为她做一件舞台上压轴穿的衣服。

“好啊,你想要穿什么样的衣服?”

“我想要一件婚纱。”

婚纱?刚听到这个想法,从不设计婚纱的刘培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要唱什么歌需要穿婚纱?”

“我要唱《夕阳之歌》。”

《夕阳之歌》,是梅艳芳演唱的电影《英雄本色3》的主题曲,歌曲改编自日本明星近藤真彦的日文歌《タ烧けの歌》,它还有另外一个粤语翻唱版本,就是陈慧娴的《千千阙歌》。

近藤真彦曾与梅艳芳有过一段情,很多人说,这就是梅艳芳选择《夕阳之歌》作为压轴曲目的原因。

但这样的理解太简单,因为相比单纯地为爱情歌唱,《夕阳之歌》更像是站在日落前的山顶,回望自己一生的光芒。

02

“我穿婚纱好看吗?”

告别演唱会的最后一曲,梅艳芳穿上刘培基设计的婚纱,站在舞台中央这样问台下的观众。

“我是一个歌手也是一个演员,穿婚纱不是第一次了,不过没有一次是属于我自己的,这可能是我这一生的遗憾。但是我有你们的爱,我的遗憾都没有了。”

她缓缓地说:

“我将我自己嫁给音乐,嫁给你们。”

开始演唱前,她还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要选择《夕阳之歌》作为告别的最后一曲:

“我常觉得夕阳和黄昏很漂亮,但是很短暂,我们要更加的珍惜,更加去争取身边想要的事,要不然一眨眼什么都没了。所以接下来的歌,我选择的原因是它可以代表我的心声,歌词我觉得很有意思。”

上海交响乐团恢弘的弦乐奏起,梅艳芳稳稳地一字一句唱了出来:

斜阳无限

无奈只一息间灿烂

随云霞渐散

逝去的光彩不复还

迟迟年月

难耐这一生的变幻

如浮云聚散

缠结着沧桑的倦颜

……

第一段唱完后,梅艳芳转身提起长裙,缓缓地走上舞台后铺着红毯的阶梯。

在荡气回肠的交响乐中,在全场观众的注视下,她一步一步地走完最后一层台阶,婚纱在身后留下长长的拖尾。

最后,她一转身,中气十足地喊出了一声:“拜拜!”就这样潇洒地完成了自己与舞台的告别。

03

在阶梯大门后的另一侧,是等待她的刘培基。

刘培基每晚要帮梅艳芳换下婚纱,舞台上的风采动人,到了舞台背后则是另一番模样。

摘下婚纱的头纱,要连同着假发一起拿掉,那时的梅艳芳经过化疗,头发已经掉光。

演唱会结束回到家中已是深夜,可回到家里的梅艳芳吃不下东西,只能像小鸟一样一点点地喂饭给她。

每一晚穿着婚纱的《夕阳之歌》,刘培基都在舞台后听得格外沉重。

因为他知道,当梅艳芳说再见的时候,是真的要再见了。

这一身婚纱,在八场演唱会过后腰围改了又改,因为梅艳芳的腹水已开始严重,腰围从50公分一路涨到了75公分。

可她依然坚持到了最后,连医生都说,这已经是一个奇迹。

为了怕梅艳芳在舞台上情绪激动,刘培基专门将头纱设计成了半遮面的款式,一半若隐若现遮住眼睛,这样就没人能看到她的真正表情。

但最后的舞台上,梅姑演唱《夕阳之歌》时却从未失控崩溃,甚至连哽咽都没有,反而表现出了绝对的释然和洒脱。

需要怎样的勇敢,才能做到这一切?

刘培基的这句话是最好的总结——

“她是敢在死神面前唱歌的人。”

04

告别演唱会结束的一个半月后,梅艳芳就离开了人世。

她的勇敢和乐观,一直延续到生命的最后时刻。

最后一次上节目,主持人问她的身体状况。

梅艳芳带着幽默调侃:“做了第二次化疗之后,身体真的弱了,但是大家放心,我仍然在此!”说完对着镜头做了一个又帅又飒的手势。

从4岁登上舞台,到40岁“嫁给”舞台,梅艳芳的一生都与音乐和舞台为伴。她尊重自己热爱的事业,用全身心的投入创造着人生的价值,挑战者生命的极限。

或许在有些人的眼中,梅艳芳的婚纱绝唱,意味着得不到爱的“悲惨”。

而事实上,当身披婚纱的梅艳芳最后一次登上舞台,她想要向世界宣告的,是早已超越情爱的永恒追求,是与生命相拥抱的释然境界,更是人生价值最大的圆满。

在她美丽而伟大的灵魂面前,人间的一切都不值一提。

文|故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