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启臣的领导力遭质疑 蓝版“三国演义”或已开局?

中国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上任后,打出改革旗帜,透过改革委员会提出组织、财务、两岸和青年四大面向的初步报告,但也因此引来党内反弹。随后江启臣启动全台基层座谈,和各地党代表沟通,目的是在九月党代会前,透过解释或是改革报告微调的方式,消除党内杂音,以利在党代会上能顺利通过改革报告。否则如果改革报告在党代会被卡关,主席威信将完全扫地,江也别提想要连任一事。

江启臣的气势一弱,目前还在沉潜的前主席朱立伦,就有机会趁虚而入,侧面增加了朱明年五月参选主席的胜算。因为朱今年三月未参与主席补选,明年五月参与主席改选的正当性,就输江一大截,现在唯有证明江无法领导国民党往更好的方向走,朱才有机会出来竞争。

江启臣领导下的国民党改革委员会提出的两岸新论述建议案指“九二共识”是历史,不但引发前主席连战、马英九等大佬不满,而且被外界质疑是抛弃“九二共识”。也有人质疑,国民党逐渐放弃“一中”的理念。这也让江的威信大打折扣。

甚至国民党内有些地方的民代为了2022的选举,开始押宝选边。不过,真的要说完全分出江和朱的人马,还为时尚早,更多人是选择观望的态度,一方面看江能否稳住阵脚,一方面看朱的气势能否提升。

因此,江启臣如果想要连任,就必须尽快解决现在的领导危机,以最快的时间证明自己足够撑起国民党,否则未来江的竞争对手只会越来越多。除了朱立伦外,还有暂时淡出政坛的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未来江、朱、韩三人的竞合关系怎么发展,将牵动着国民党的未来。

1

对此,中国国民党籍前“国大代表”徐鸿进表示,韩国瑜代表国民党参选2020改变了国民党的体质,如今大选惨败,战场上必然留下很多残垣断壁,想从瓦砾废墟重建起来,总要花时间“清理战场”。无奈之前受到疫情影响,很多蓝营重整工程,该做而没有做,导致基层不断怀疑党的领导人。至于韩国瑜与朱立伦,他不建议选党主席。

徐鸿进还说,国民党重整,跟公司重整概念一样,当这家公司经营出状况,没有资金也没有人才,甚至被人看不起,领导的人就要想办法去重整,必须表现出视野与格局。当然很多人认为,公司经营不好,马上换总经理,不好再换人,但是不能“越换越糟糕”,江如果有信心且想拼连任,就有机会。

不过,也有国民党内人士表达了不同的看法。芦洲李宅古迹维护文教基金会、李友邦将军纪念馆董事长李力群就直接表示,不看好江启臣。

他认为,如果国民党想东山再起,党内必须有一个团体,这个团体的人必须都是“韩国瑜们”,就是像韩国瑜一样有胆量,懂得用庶民政策来贴近民心,用庶民的语言诉诸“九二共识”,粉碎民进党“顾主权”的谎言与“扣红帽”,全力抨击民进党当局的酬庸、贪腐,才能把整个国民党的气势带上来。

挺韩五虎将之一、高雄市鸟松区前鸟松里里长陈清茂7日指出:

自去年底迄今,为力挺谢龙介或韩国瑜参选党魁而入党或恢复党籍,但不符4个月党龄限制的党员保守估计有15、16万。明年谁要选党主席,关键还是在韩身上。

今年3月7日国民党主席补选时,全体国民党员共有87万多人,选举人数34万5971,投票数12万4019,江启臣以8万4806票领先郝龙斌的3万8483票当选。因此,挺韩的15万庶民党员对明年主席选举具关键性影响。

但在罢韩前夕,蓝营内曾有1份民调显示,韩不只在中间选民的支持度下滑,连在党内的支持度也出现崩盘。另一方面,先前为挺韩选党主席而入党的韩粉,在今年3月韩未角逐党魁后,也有部分人申请退党,种种情势看来,对韩角逐明年党魁并不利。因此。如果韩有意凝聚支持者重出江湖,与握有党权主场的江结盟,未尝不是最佳选择。

蓝版“三国演义”

韩国瑜虽然暂别政治舞台,但韩遭解职后不采法律战让江启臣松了口气,挺江人士建议可“联韩制朱”。在不利于韩、江的情势下,知情人士透露,朱立伦问鼎明年党魁已无悬念,最佳的出场时机也已到来,眼下唯一变数只剩韩的未来动向。但对朱而言,这局已是他的最终之战,无论如何都会把握机会,放手一搏。因此,此时韩、江二人的互动密切,代表了韩可能挺江连任或自己角逐下届党主席吗?

在这样的重重压力之下,韩国瑜还会继续低调下去吗?不管是韩江结盟,对抗势力最强的朱立伦,又或是韩国瑜想要重振旗鼓,曾经有着15万庶民韩粉的韩国瑜,已经身在这场无形的选战之中,蓝营也开始上演了韩江朱“三国演义”戏码。只是,最后谁论英雄,还真的不好说?更多内容,请关注今晚22:12播出的东南卫视《海峡新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