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数第一的张含韵,是不是又要凉了?

《浪姐》首场公演舞台观众喜爱度排名,已经公布了好几天。

张含韵,排名倒数第一。

对于这个排名,所有人都倍感意外。

不少网友聚在《浪姐》的官微下留言,质疑这次排名不公平。

这事还上了热搜,7 亿阅读量的关注度,直逼当红流量小生。

大家是真的意难平。

抛开粉丝滤镜不说,张含韵在当晚《大碗宽面》组中的表现,绝对亮眼。

镜头怼脸 + 戏曲唱腔。

颜值在线,功底扎实,甚至还多了一抹惊艳。

这,妥妥的女团底子。

飞飞也猜不透场内那 500 位观众,究竟是按什么规则和喜好来投票的。

但有一说一。

能让全网都为其喊冤的张含韵,不论实力还是观众缘。

都不该是倒数第一。

红不逢时张含韵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

但她没说的是,过早成名后的人生,等待它的究竟是几分苦几分甜。

2004 年,年仅 15 岁的张含韵赢得《超级女声》季军。

一夜之间,她成了中国选秀节目制造的第一代平民偶像,何其幸运。

15 岁出道,16 岁就火遍大街小巷。

当年,没有人不知道张含韵那首成名曲《酸酸甜甜就是我》。

她的首张专辑《我很张含韵》,一经发出就狂卖 80 万张,夺得 2005 年唱片销量冠军。

如果 2005 年有微博,这位美少女的微博粉丝数量不敢想象。

就连赵丽颖都感慨:「张含韵在唱酸酸甜甜就是我的时候,我还在家看电视。」

只不过,世事向来公平。

张含韵还没来得及准备享受星光熠熠的人生,老天爷就给了她狠狠一记闷棍。

这一棒子,直接打碎了她未来 10 年星途的光亮。

很少有人知道,第一个真正意义上遭遇「网络暴力」的少女偶像。

就是张含韵。

当年,曾有媒体报道了一场极其轰动的「逃学现象」。

把张含韵送上季军宝座的成都赛区,第二年成了报名最火爆的赛区。

成千上万个女孩选择轰轰烈烈的逃学,从这里开始梦想,都是渴望能成为下一个「张含韵」。

她们之中,绝大部分尚未成年。

这场「逃学运动」声势浩大,也惊动了广电,后来广电直接下令禁止未成年人参加选秀。

张含韵,就此成了带坏学生群体的不良榜样。

紧接着,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恶意放大。

在节目上把「憧憬」说成「撞憬」,她被骂没文化;

因为压力太大没去参加高考,她被嘲是「高考逃兵」。

不是我说,这些事放到今天,有哪个流量明星会因为没参加高考,而被网络暴力呢。

更可恶的,还是网络上的污蔑和造谣。

造谣是妓,污蔑堕胎……

这对一个小小年纪的女生而言,是何其险恶的侮辱。

那些恶言恶语,犹如洪水猛兽般向张含韵袭来。

年少成名算什么,只要轻飘飘地几句话就能轻易毁掉。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当时唱片行业不景气,张含韵身后的公司跟着没落。

碍于合约关系,她也只能被公司干耗着,一起跌进了人生谷底。

后来回忆起这段快进一般的经历,张含韵低着头地表示:

「当时我掌控不了自己的人生。」

这一切是是非非,也让人不得不感慨一句:

张含韵,红不逢时。

因为是第一个遭遇网络暴力的偶像,身后没有专业的公关团队出面周全;

刚拿下唱片销量冠军,转眼整个市场没落。

很多人都惋惜,张含韵如果晚生 10 年,可能就没杨超越、虞书欣什么事了。

只能说大起大落才是人生常态吧。

无论红的或早或晚,当选择迈出这一步时。

迎接你乘风破浪的第一艘船,就已经在浪中等待多时了。

这是经历,更是考验。

张含韵,早就变了

自从参加《浪姐》后,张含韵期期都能给人惊喜。

特别是第一期全开麦的那首《Wonderful》。

没有人敢相信,眼前这个烫着卷发,穿着露背吊带裙,流利唱着英文歌的女孩,就是当年被骂没文化的可爱教主。

其实,张含韵早就「变」了。

在沉寂 5 年,熬到经纪合约结束后,张含韵的人生算是按下了重启键。

只是,彼时的她在圈内早已无人问津。

走投无路的张含韵只能选择,做主持人来养活自己。

飞飞看过几期张含韵主持的节目,跨行主持,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几期节目主持下来,并未能给她增添多少色彩。

反而真正让她重新回到观众视野的,不是主持人,是演员身份。

2013 年,张含韵在刘德华的提携下,出演了第一部电影《初恋未满》。

虽然水花不大,但演技也算中规中矩。

后来张含韵又相继出演了《因为爱情有多美》、《兰陵王妃》、《新萧十一郎》等等。

但让飞飞尤其记忆深刻的,是在《知否》中,张含韵饰演的表姐淑兰。

没错,就是那个嫁给了有辱斯文的秀才丈夫,还被刻薄婆婆整日刁难的委屈儿媳。

第一眼看到这个角色,完全无法把淑兰和张含韵联系到一起。

谁能想到,那个印象中还是酸酸甜甜的可爱少女,如今毫无违和演了个气质温婉的已婚怨妇。

戏份不多,却足以看见她这些年的蜕变。

后来每一次被大众认识,张含韵也不再是因为可爱,而是用实力说话。

在《声临其境》里,极其出色的音色和模仿能力,就让她圈粉无数。

这一季节目大咖不少,有瞿颖、周涛这样的前辈,还有贾乃亮这样的路人王。

本以为张含韵只会是陪衬,没想到一开口便惊艳四座。

成为演员,她花了将近 10 年时间;

配音比赛,她急流勇进铆足了劲去冲。

这些年的低谷人生,没有让她败下阵来。

反而让她重新思考,再次出发,找到了另一个自己。

正如《定义》的采访中,张含韵说的:

「我们的美好是天生的,是父母给的;

但是三十岁之后,是我一手创造的。」

30 岁后的张含韵,终于亲手撕掉了框住自己十多年的标签,沉淀出了姐姐身上才有的成熟和魅力。

在大风大浪中,真真正正掌握住了人生的船桨。

乘风破浪,才是她的人生底色

无疑,在 30 位姐姐中,张含韵是真正乘风破浪过的。

如果说 15 岁的那场爆红,是老天爷赏饭吃。

那么如今张含韵带给观众的每一次惊喜,都是背后无数个日夜努力的结果。

在发不了歌的那段时间,张含韵从未放弃自己。

转头就报上了中戏,选择安心沉寂两年,当插班生进修表演。

这段学习的时间,带给张含韵的改变是巨大的。

她说:「我终于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了,演员这份工作让我整个人都打开了。」

后来,张含韵还参加了节目《我就是演员》,在舞台上向所有人展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正在这档节目结束后,张含韵出演了《知否》。

即使是《声临其境》中出色的表现,也和她很早之前就独自练习配音的努力,分不开。

《浪姐》里让人开口跪的英文歌,也不是一日而就。

在当年爆红之时,张含韵就说过自己很喜欢英语,希望将来可以出国留学。

后来在跟汪涵去海外拍外景节目的时候,张含韵就全程做翻译,一口地道的英文连路人都称赞。

本以为 10 年低谷,早就耗干了她的一腔热血。

熟不知在那些不能远航的日夜,这个姑娘已经默默修好了她的船帆。

洗尽铅华,再次归来。

正如张含韵在《给自己》的信中所言:

「真正的强者,不是没有眼泪的人,而是含着眼泪奔跑的人。」

虽然张含韵小小年纪,就把人生的世事沧桑都经历了个遍。

但耐得住困难的煎熬,也始终相信人生经过努力总有希望。

这样坚定努力的张含韵,即使真的倒数第一。

也绝对输得起。

记得韩寒在《我所理解的生活》 中曾说:

「在沉默中努力,让成功自己发声。」

看过了这世间的沉沉浮浮,也越发明白:

成长本就是孤立无援的过程,没有一份工作是不辛苦的,也没有谁的人生,逃得过高低起伏。

然而逆风翻盘,不是张口说说就会有的。

有的人在遇见坎坷时,立刻被逃避和怨天尤人吞噬;

而有的人,早已悄悄努力,在渡过黑暗后惊艳所有人。

希望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永远都别放弃自己。

那些独自努力的时光,终会让你变成闪闪发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