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概念股全线暴涨背后:巨头上市在即,企业暗潮汹涌

直到小暑时节,电子烟的寒意才微微退却。

7月7日,电子烟概念股掀起涨停潮,看似是符合资本市场行情整体上涨的基本面,实则与电子烟行业内部刺激有很大关联——全球最大的电子烟生产商“思摩尔”将于7月10日挂牌港交所。“对今年的电子烟行业来说,思摩尔的上市可以说是一件里程碑事件。”一位电子烟头部企业的从业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思摩尔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麦克韦尔”,前者持有后者95%的股份。2015年,麦克韦尔在新三板上市,随着行业向风口不断迈进,麦克韦尔的股价也一路水涨船高,三年内从9.67元涨至近130元,并于2018年5月成为新三板首个10倍股。

但今日不同往昔。被下达线上禁售令并受疫情冲击的电子烟产业,是否还拥有市值做多的可能?电子烟行业近况又是如何?

IPO搁浅不减扩产决心 估值走向业界解读不一

在招股书上,麦克韦尔用超过30页的篇幅阐述了行业和公司面临的风险因素。

这些风险包括:美国烟草制品法规可能对业务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电子雾化行业法律法规的实施或增加公司成本;如果医疗界确定电子雾化设备的使用会造成长期健康风险,那么电子雾化设备的市场需求可能大幅下降。

其实,在2019年6月5日从新三板摘牌后,麦克韦尔的赴港上市计划一直很坚定。

2019年的夏天,“电子烟”三个字也如“练三伏”一样,讨论与发展热度日益高涨。谁料,在各个品牌方紧锣密鼓地准备双11营销时,“线上禁售令”给出当头一棒,电子烟行业瞬间被监管“打入冷宫”。身处“四壁萧条”的市场环境下,麦克韦尔却于2019年底递交了上市申请以求融资扩产,不过该计划一度搁浅。

2020年伊始便出现的新冠疫情更是让行业如履薄冰。供应链出现断裂,线下经营陷入停滞,头部企业频出裁员风波,一些品牌原先筹备的电子烟自动贩卖机安设计划也不得不搁置至今。就算大环境至此,也仍没有改变麦克韦尔继续扩产的计划。

招股书披露,麦克韦尔此次募集资金约为60.53亿港元,其中50%用于提高产能,包括在广东江门、深圳建立产业园;25%用于在新生产基地实施自动化生产等;20%用于投资研发,包括在深圳设立集团级研究院等;5%用于拨付企业运营用途。

不过,对于此次港股挂牌后,麦克韦尔能否重现在新三板的“牛股”业绩,业界的看法并不一致。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新三板是一个相对封闭、交易量不足的市场,因此其价格极易受到人为干预,所以在新三板上的所谓十倍股含金量很低,并不具备公允参考性,而且其价格更多可能会因为定增融资而波动。香港则不然,是一个流动性相对充分的市场,其估值参照体系更广泛,高估值的可能性不大。”

而在部分券商看来,在新型烟草政策不出现较强变动和其他有关风险的情况下,麦克韦尔有望分享行业超额增长。天风证券在研报中给出的原因是:“公司作为全球最大雾化设备制造商,壁垒优势不断凸显,随着全球雾化式设备及新型烟草渗透率的提升,与BAT、JTI、NJOY、悦刻等大客户深度绑定,在监管不断趋严的背景下,产业链上下游集中度均将加速提升。”

销声匿迹还是暗潮汹涌

疫情切断了一切大型活动,这也意味音乐节——既是广大年轻群体的消遣活动,也是部分电子烟营销与品牌宣传渠道之一,要暂告一段落。而回看2020年上半年,电子烟几乎已在群众的讨论中销声匿迹。

但事实上,行业内发生了不少动作。

首先是头部品牌积极筹备申请美国PMTA(烟草上市前申请),以求能够在当地市场合规销售自家新型烟草产品。“Boulder铂德”最晚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向美国FDA正式提交申请,预计将是第一家提交申请的中资背景电子烟企业;“RELX悦刻”最早将在2021年底向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提交PMTA申请;“火器ammo”推广负责人透露,PMTA申请将是火器2020后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已研发了一款专属海外的新品,作为PMTA申请的主要产品,预计今年下半年发布”。

“魔笛MOTI”公关总监则对本报记者称:“我们认为目前国内市面上的产品在美国市场容易水土不服,所以我们PMTA的策略是在保证产品市场匹配度最大化的前提下,选择最优的产品品类进行申请。具体的产品信息我们会在近期公布。”

另一大看点要数即将在8月22日举办的深圳IECIE电子烟展会。出乎意料的是,历年来,参展方都会提前一年预定场地,但今年却有几家头部电子烟品牌宣布退展。“市场上有分析认为这或许和外国客户没法参展有关。”“Boulder铂德”CMO方辉说,因今年展会场地的竞争不如往年激烈,所以铂德顺利接手了其他品牌退出而留下的主展位中“最大的一块”。

接盘主展位后,7月2日,“Boulder铂德”创始人兼CEO汪泽其便在网络上发布了一封邀请函,宣布将在本次展会上发布3款年度重磅产品,诚邀广大渠道商参展。此举让业界嗅到了企业欲与行业龙头抗衡的野心。

不过,由于铂德方尚不能对本报记者提供数据佐证,因此汪泽其在邀请函中写到的“铂德是2020年上半年增长最好的电子烟品牌之一”这一说法尚待商榷。“在数据方面,我们目前没有可以对外发布的消息。在渠道方面,铂德已经布局了超过10万家零售终端。”铂德媒介经理说。

此外,行业内的首次并购也于近日发生——“火器ammo”收购深圳华昶实业旗下的NOS电子烟品牌,双方同属波顿集团,“火器ammo”开始进行双品牌运营。但无论从市场占有率还是品牌知名度来看,NOS都明显弱于火器,甚至前者曾因资金链断裂而在今年年初发生被讨债的情况。

对于NOS背债一事,“火器ammo”推广负责人对本报记者回应称:“此事是之前华昶因为代理和下游供应链货款问题导致,具体细节不太清楚,目前集团还在处理。火器收购NOS后将接手整体品牌运营,但不负责华昶的债务纠纷等问题。”

总体来看,在监管趋严后,电子烟企业正在同一列队伍里有序前行,试图变得更加自律、健康。而如何提升产品技术、塑造独特的品牌特征、一起开辟增量市场,仍将是行业下一阶段发展的重点。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