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功高震主却得以善终的四大名将:秦朝一人,唐朝有三位

功高震主的典故出自于《史记-淮阴侯列传》的记载:“臣闻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盖天下者不赏。”意思很容易理解,那就是臣子功劳太大甚至威胁到皇权,君王忌惮和猜忌之下往往会起了杀心,历史上因此被杀的功臣比比皆是,比如秦昭襄王逼杀白起、吕后杀韩信等等。

功高震主未必一定会被杀,历史上功高却安然无恙的例子也不少,其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臣子识时务懂进退;二是皇帝有足够的胸怀,他们虽有猜忌却只是不予重用而不会杀之以绝后患,今天就来说一说历史上功高震主却得以善终的四大名将:秦朝一人,唐朝有三位。

秦朝一人:王翦

秦王嬴政登基后秦国的统一已经不可逆转,而完成这一伟业的最大功臣就是战国四大名将之一的王翦,韩赵魏燕楚齐六国有一半以上都是由王翦和其子王贲攻灭的,从功劳来看,王翦绝对是功高震主,不过王翦很聪明,一方面自污以减少秦王对他的戒备之心,比如他在李信败退楚国后手握60万大军再次攻楚,仗还没开打就连续五次求秦王赏赐田宅,其目的就在于向秦王表明自己只爱财物不恋军权。

另外一方面在秦灭六国统一之后,王翦急流勇退不理军中事务,这是王翦虽立下盖世奇功却能全身而退的原因之一。

不过说到底还是秦始皇有足够的胸怀能容得下王翦,秦朝也是中国历史上善待功臣的朝代之一,只从这一点来看,秦始皇都堪称千古一帝。

唐朝三人:李孝恭、李靖、郭子仪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榜中李孝恭高居第二,李靖位居第八,同时李孝恭是武庙古今六十四名将之一,而李靖则是武庙十哲之一。

如果说大唐北方一大半是李世民打下的话,那么南方的半壁江山则有一大半是李孝恭打下来的,可以说大唐立国李孝恭的军功足可和李世民并驾齐驱,《旧唐书》毫不讳言的说:“自大业末,群雄竞起,皆为太宗所平,谋臣猛将并在麾下,罕有别立勋庸者,唯孝恭著方面之功,声名甚盛。厚自崇重,欲以威名镇远,筑宅于石头,陈庐徼以自卫。”

李孝恭军功太盛足以引起皇帝的忌惮,他也因此曾被人诬告谋反,所以他晚年好奢侈,以声色犬马自娱,其实这未尝不是他自保的一种手段;李孝恭五十岁得急病而亡,李世民为之痛哭不已。

李靖堪称大唐军神,一生战功赫赫:随李世民平定王世充和窦建德、辅佐李孝恭平定南方的萧铣和辅公祏,北灭东突厥,西破吐谷浑,不过李靖也逃脱不了被人诬陷谋反的命运,虽然李世民还了他的清白,但是李靖自此“阖门自守,杜绝宾客,虽亲戚不得妄进。”

李孝恭和李靖功高震主却能善终虽然和他们自身急流勇退不再参与朝政有关,但是不得不说李世民在善待功臣这一方面做得还是相当不错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被杀的只有张亮和侯君集两人。

安史之乱后,郭子仪有再造大唐之功,以唐朝中后期藩镇的强势,皇帝没理由不猜忌,郭子仪却能得以善终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郭子仪对大唐始终忠心耿耿并无二心;第二,皇帝需要郭子仪,所以对他大加笼络,虽然郭子仪屡受谗言所诬几次被罢兵权,但是肃宗、代宗、德宗三朝始终还是信任和重用他,比如唐代宗就说:“朕不德不明,俾大臣忧疑,朕之过也。朕甚自愧,公勿以为虑。”

第三,郭子仪不仅懂进退、恃宠不骄,而且还以聚敛奢侈和纵情声色自污,此举更让皇帝对他放心。

郭子仪是历史上功高盖主却得以善终的典范,他死后备受哀荣,朝廷追赠他为太师,谥号忠武,配飨代宗庙廷并陪葬建陵,唐德宗甚至废朝五日率群臣亲自送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