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致有节的古风

图为荆轲雕像。“荆轲刺秦”,是老少咸知的故事。但读完清代孙星衍校本的《燕丹子》,才发觉它远非一场刺杀未遂事件那么简单。(ICphoto/图)

“荆轲刺秦”,是老少咸知的故事。但读完清代孙星衍校本的《燕丹子》,才发觉它远非一场刺杀未遂事件那么简单。

这个故事的花絮里浸润着一种魂魄清扬的贵气,萦绕着一种牧神巫祝式的清芬,颇可玩味。

【一】

太子丹作为秦国的人质,欲回国哀告无果,跟秦王玩赌博。

秦王冷笑着说除非“乌白头、马生角”,才放他回国。话音未落,乌冉冉白了头去,马咔咔生出角来。

丹,逃走了。

深夜逃至关隘,引吭来了一声鸡叫,所有的公鸡抻长脖子齐声讴歌,城门徐徐洞开。

丹,回家了。

此仇不报,无颜苟活。麴武献计,建议徐图,因为“快于意者亏于行,甘于信者伤于性”,“疾不如徐,走不如坐”——咱慢慢来吧。

可是,丹,等不及了。

田光建议干一票,并且在刺客遴选问题上推行综艺选秀模式。选秀指导原则方面还发明了一套血相学理论:血勇之人,怒而面赤;脉勇之人,怒而面青;骨勇之人,怒而面白。要用就得用南郭子簊那种面无表情的家伙,怒而色不变,此乃“神勇”。

荆轲老兄因此脱颖而出,因为他神情寡淡,酷不可测,乃“神勇之人”。

【二】

荆轲兄很任性,爱与厌皆喜极致。

太子丹乃“不世之器”,高行厉天,美声盈耳,属于荆轲爱的那类老大。

反过来,太子丹对荆轲更是倾囊且倾心:

荆轲喜欢在池塘边拿瓦片砸小乌龟玩,丹哥就端上一大盘金块,供他砸着玩。玩了一会儿,荆轲停住不玩了,歪斜着眼睛说:“俺不是想给你省金子,是俺胳膊有点累。”

这俩基友同乘一匹千里马溜达,荆轲自言自语道:“听说千里马的肝很美味……”

杀之!丹哥让后厨做成盐水马肝奉上。

俩基友喝酒,美女抚琴助兴,荆轲不由得赞叹道:“好琴艺……”

这个美人归你了!丹哥迭出豪言加壮语。

荆轲又呵呵一笑说:“其实俺只喜欢她的手……”

太子丹一拍桌子:砍下美人双手!送给荆轲兄!——我晕,荆轲要一双手掌有啥用?煳猪蹄儿啊?

明明就是主市仆恩嘛……黄金投龟,千里马肝,姬人好手,这哪是庸人受得起的?

荆轲心中未尝不明白,无非是抱定牺牲决心,透支人生任性。

【三】

荆轲要出发了。易水岸边的寒风里,丹哥一干送行的人皆着“素衣冠”……明摆着是给活人开追悼会。

荆轲带着助手武阳小弟昂首走过哀悼队伍时,丹哥一个名叫“夏扶”的门客(即田光所谓的那个“血勇之人”)向荆轲行注目礼。夏扶也不知有啥礼物可欢送的,就自刎掉自家头颅,欢送一下(本无必要,壮壮声势而已)。

俩哥们儿路过阳翟,饿了,去买肉,讨价还价时被屠夫侮辱了,助手武阳小弟青筋暴突,要揍他!荆轲轻轻拉了一下小弟衣角,说:“算了。”

进宫后见到秦王,武阳小弟被王之威仪吓尿裤子了,荆轲微笑着上前打圆场。

——真够能装的。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武阳小弟就是传统戏曲里所谓跑龙套的“臭武行”。

【四】

图穷匕首见后,秦王其实已经被荆轲捺住了——秦王此刻却恳求荆轲允许乐队奏乐,王希望可以听着琴声死去!

……

啧啧!

荆轲已掳猎物于手,此时却允了秦王。

王已足够淡定,荆轲则淡定过了头,变成诗意了。

唉,这诗意,不仅辜负了夏扶的人头,也辜负了美人的玉手啊。

琴声悠扬而起,荆轲完全听不懂,最后终于听迷糊了……遂被秦王反制。

荆轲醒悟过来后,绕着屏风追秦王,结果给追丢了。

荆轲两只手被斩。

“倚柱而笑,箕踞而骂”——两只手腕血淋淋的,却靠在柱子边上笑。

……

这些狗血而魔幻的记叙,因其不实,后来在《史记》中被司马迁统统斧削了去。

【五】

传统公羊学中的“大复仇”,讲究一个原则即“复仇须究分寸”,同时还讲究“复仇不讳言败”。荆轲慷慨同意秦王死于韶乐,包括秦王之“乞听琴声而死”虽为诡计,却都是坦荡豪桀、有致有节的古风。在这里,公羊学复仇观念实际上体现了古中国人的尚耻精神。

如果说《穆天子传》属史部,《燕丹子》则应属子部。中国文化的光辉,很多隐藏在经史子集的“子部”中。褒誉报仇雪耻之举、诡谲奇崛的“大复仇”故事,针对的其实是朝纲解纽、杀戮无道的文明乱象,它给绝望的历史提供生存可能性的同时,昭示着中国文明已经从黄金时代走入青铜时代的尾声——黑铁时代帷幕拉开了。

秦政开启了汤蠖之灾,互嵌式社会(Embedded,麦克法兰概念)把人们驯化成了“下愚而上诈”的虫豕,怕死爱钱好面子,很难有清晰的天命与德性。

疏放而有趣的太子丹、荆轲、夏扶、武阳们,从此失踪了。

樊国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