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然求人办事,写下一首诗,含蓄至极,没点水平还真看不出来

含蓄是艺术美的一种理想形态,也是我国古典诗歌的审美传统。干谒诗,便是众多诗歌类型中较为含蓄的一种。所谓干谒诗,即古代文人为了推销自己而写的一类诗。但由于古代文人大都好面子,即便自己有才能,也不能显露,而是地“藏在深山待人识”,所以这类诗往往写得委婉含蓄。

如本文向大家分享的这首诗《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它的作者孟浩然便是希望能得到张九龄的引荐、赏识和录用,但为了保持自己的一点身份,却又将干谒的痕迹隐藏了起来。所以品读这首诗,便会发现它表面上在写山水,实际上是求人办事,为了自己能够进入政界,早日实现政治理想。

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也就是公元733年,孟浩然西游长安,与张九龄、王维相交。后来张九龄拜中书令,孟浩然便写了这首诗赠给张九龄。而孟浩然之所以会写诗求助好友张九龄,便是因为在当时,参加科举考试,不仅要看成绩,还有个硬性规定,需要有名人引荐。

《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首先,说孟浩然的这首诗在写山水,是因为它的前四句“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以大笔写出了八百里洞庭湖的阔大景象和磅礴气势,具有撼人心魄的艺术效果,历来为人所称道。如宋人蔡绦便在《西清诗话》中说:“洞庭天下壮观,骚人墨客题者众矣,终未若此诗颔联一语气象”。

这四句诗的意思,即八月的洞庭湖水暴涨过后几乎与岸齐平,天空倒映在水中呈现出水天一色的浩阔景色。笼罩在洞庭湖上的白茫茫的水气,则波涛汹涌的似乎要摇动岳阳城。湖水和天空浑然一体,说明景象是阔大的,是远观所见。而笼罩在湖上的水气,则是近观所见。

但不论是远观的景象,还是近观的景象,在孟浩然的笔下,都具有壮丽的特色和磅礴的气势。倘若没有后面四句,它也不失为一首杰出的山水诗。然后,我们再来看诗的后四句“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孟浩然是如何含蓄地表达自己希望被引荐、赏识和录用的。

即面对浩瀚的洞庭湖水,我想要渡过湖去却没有船只,这就像我身为在野之人想要出路却没有人接引一样,虽然现在是太平盛世,但是我闲居下去又觉得愧对明君。坐在湖边观看那些垂竿钓鱼的人,只能白白地产生羡慕之情。《淮南子·说林训》中有“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之句。这里是孟浩然另翻新意,暗喻自己有出来做一番事业的愿望,只怕没有人引荐。

这里的“垂钓者”,便是暗指当朝执政的人物,而对于这首诗来说,其实就是专指张九龄张丞相而言。作为一首干谒诗,最重要的便是措辞要不卑不亢,不露寒乞相,称颂对方还要有分寸,不失身份。显然,这首诗是一首典范之作。纵观孟浩然的这首诗,主要是通过面临洞庭湖欲渡无舟的感叹,以及临渊而羡鱼的情怀而含蓄地表达了诗人希望张九龄予以引荐之意。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