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扇子口罩、一车一人送考 疫情下他们这样服务北京高考

新京报讯(记者 马瑾倩)今天(7月10日)下午5点,北京高考最后一科地理考试结束。考点门口,不少考生亲友准备好鲜花、摄像机等待庆贺记录。

郭志红静静立在一旁,耐心站好最后一班岗,这是她第一次参与高考志愿服务。“早晨6点多就要到位的志愿服务也是头一回体验,还能见证这么多孩子的人生重要时刻。”

“志愿北京”官网显示,今年共有174个高考护航项目招募志愿服务人员,对于志愿者来说,疫情下考点增设、时间安排延长、参与人数限制都是新考验。

苹果园一区组织志愿者在辖区内考点设置爱心服务站

。受访者供图

镜头一

一把塑料扇也能给家长送去凉风

今年,北京有49225考生参加高考,132个学校成为考点——出于疫情期间降低考生密度需要,这一数字增加了约四成。其中,首都师范大学附属苹果园中学十年来头一回被列为考点。

对于苹果园一区社区书记郭志红来说,辖区内的校园突然成为考点,让她颇为紧张,“我们为中考维护过现场秩序,对于高考爱心服务经验很少。”

高考前一周,郭志红接到了设置爱心服务站任务,社区工作人员、居民、考生家长、辖区社工志愿者纷纷加入,组成一支26人的“杂牌新生军”。一个星期里,他们收集社区活动剩下的塑料扇、接受慰问时收到的藿香正气水、自家的速效救心丸,连同酒精、湿纸巾、清凉油……用“百家衣”的方式把物资准备充分。

服务站的夏凉棚设置在学校马路对过,苹果园一区的棚子离校门口最近,送考家长往往停到这里,才肯目送孩子走向考场。“沉着冷静,把它当成一次普通考试”,送考家长拍拍孩子肩膀,看起来心态十分平和。不少送考家长穿着大红色旗袍,讨一个“旗开得胜”的好彩头。家长队伍里,还有郭志红的同事。送完自家孩子,同事钻进帐篷,准备开始水、扇子等物资的免费分发工作。“尤其前两天晴天大太阳,一把普通塑料扇也能给焦急等待的家长送去一阵凉风。”

“明年辖区内就不一定有考点了,但希望有考点门口能专门设置家长休息区,哪怕只是几张凳子。”郭志红说,两天时间下来,场场考试门口都有三十几位家长等候,一等半天时间,除了扇子、风油精和水,休息区也是服务保障的需求体现。

郭志红将一个水瓶当作话筒举到同事嘴边,“请接受下采访,作为考生家长现在心情怎么样?”同事笑道,虽然今年情况特殊,居家学习时间长,考试时间推后,对孩子自律能力是极大考验,“不求孩子一定考取名校,身心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丽泽中学门口,微众汇爱心公益联盟成员疏导交通。受访者供图

镜头二

义工在校门口疏导人流和车流

微众汇爱心公益联盟宣传部副部长王秀玲已经在丽泽中学服务高考7年,在她看来,交通疏导仍是今年服务的重中之重。“家长送考总是千叮咛万嘱咐,接孩子也有往前挤的情况。”尤其丽泽中学所在丁字路口,路窄校门前斑马线未设红绿灯,都可能造成人车聚集难疏散。

高考前,北京市慈善义工联合会发布通知,要求会员单位以防疫为主,在保障自身防护安全的情况下,疏导考场外人员避免聚集。同时针对疫情影响下高考出行困难的学生多关注及支持。

王秀玲所在的微众汇爱心公益联盟已经在丽泽中学服务高考十几年,往年学校门口会安排20多人参与,校门口义工用拉起的横幅为考生开辟通道,提前在路口进行适时拦停导引。赶上周日不限号车流增加,义工会将送考车辆疏导至临时征用的丰台区政府停车场。

今年由于疫情关系,与学校协商后,该公益联盟只安排4位成员在校门口进行人员疏导工作。“4个人都要是队里的精兵强将。”王秀玲说,交通疏导工作要求义工敢于说话,懂得柔性沟通。劝离家长防止人员聚集时,同时也要关注到高考的特殊情况,给予考生祝福和提醒。引导家长到学校门口20米外的等候区等候。

北京市慈善义工联合会数据显示,今年全市参与高考志愿服务的社会组织团体有近20家。不少志愿服务团队为考生家长准备了遮阳伞、凳子,提供口罩、赠饮、纸巾、防暑药品等物品及休息场地。

镜头三

口罩成了特殊时期的暖心准备

“实在不好意思,你们有没有多余口罩?”7月9日早晨7点,苹果园中学门前考生家长从私家车驾驶座下车,捂住口鼻,急匆匆跑向门前的爱心服务站。原来,急着送孩子赶往考场,家长忘了戴口罩出门。

苹果园一区居民志愿者看到,从包里掏出未开封口罩递给家长。“感谢感谢,你们准备得真充分。”家长立马戴上连声感谢,陪自家考生走到校门口,稍做停留叮嘱几句然后离开。疫情下,除了应急文具、防暑用品,口罩、免洗洗手液、酒精、湿纸巾等卫生防疫物资成为不少志愿服务人员的暖心准备。

高考前一天,北京市慈善义工联合会风之彩分会负责人刘慧娟驱车来到70公里外的房山区十渡镇马安村,把一对龙凤胎考生接到了良乡考点附近的宾馆。由于距离远,十渡镇的考生每年都提前到考点周边宾馆租住。为防止公共交通出现交叉感染意外,刘慧娟专门跑了一趟把孩子们接来。

考虑到今年北京高考时间延长为4天,刘慧娟和义工队友到超市采购了一批物资,保障两个考生的需求——每人一箱矿泉水,以及干果、方便面、火腿肠、水果等食品每样6个,寓意“六六大顺”。除此之外,免洗洗手液、一盒口罩成为疫情下刘慧娟给考生俩准备的特殊物资。

“龙凤胎两人成绩很好,是马安村今年唯一一对高考生。”刘慧娟说,多年来,她负责的风之彩分会一直在马安村做扶贫领域志愿服务,对于龙凤胎的家庭情况十分清楚。今年高考时间确定后,刘慧娟立马联系学生家长,希望为两个孩子解决高考期间食宿问题。

因疫情增设的站口检查,来良乡的车流停住排出长长的队形。“要是选择公共交通,路上就要三个小时。”刘慧娟说。两个考生考点并不在一起,最终他们选择了一家位置居中的宾馆,距离哥哥考点步行20分钟、妹妹考点步行5分钟。

天坛雷锋车队在109中学门口志愿服务高考生。受访者供图

镜头四

出租车队护考十年 首次实现“一车一人”

提前一天,天坛雷锋车队40辆车便早早收工不再载客,对车门、车窗、升降器、安全带、脚垫等各角落全面消毒,队员们也早已提前进行核酸检测。

这是一支出租车志愿服务队,已免费接送中、高考生十年,累计服务1300人次。除了免费接送考生,车队还会分出力量负责附近考点的应急保障工作。今年,出于疫情防控要求,每辆车不再同时接送多名考生,首次“专人专车”保证安全。

今年是北京高考选考实施第一年,物理科目开考时间定在8点,是近年来最早的一次。“考生着急出门,丢东西落东西概率可能会增加。”加之天气预报显示第二天有雨,为应对这一情况,车队会安排一定数量空车守候在校门外,一旦有学生反映考试用品忘带,应急预案立即启动。

去年,车队主要负责广渠门中学等4所学校,一名家住东高地的考生家长提前联系车队,希望代为送考。出门前,考生特意将准考证从笔袋拿出来检查并放进口袋,到达考点后却发现笔袋忘在了家里。送考车赶紧带考生往回走,却在刘家窑桥下碰上交通事故造成的道路拥堵。车队队长马燕利接到消息后立即通知靠近东高地的两辆待命出租车,从不同路线同时前往考生家中。拿到笔袋后,司机师傅折返与赶来的考生汇合,保证其准时进入考点。

马燕利介绍,确定接送考生后一般会提前规划出多条备用路线,同时调配两到三辆车在路线附近接应,应对车辆故障或上述堵车情况。在成员数量还不到现在规模时,这样耗费人力的安排几乎难以达成,往往车辆集中在考点门口,等待一对一接送。

应要求,今年考场门口人数减少,109中学门口只有4辆空车现场等待。考生答题时,更多车辆在周边5分钟车程的位置巡游或停靠等待。高考这几天,车队40辆车几乎空载,专注服务考生。

新京报记者 马瑾倩

编辑 张畅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