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蜀平吴的他们,为什么命运结局差距这么大?

司马氏掌控曹魏政权后,发兵灭了蜀汉。建立西晋后,又平定了东吴,再次统一了中国。而率军平定蜀汉和东吴的将领,可谓都是一时之才俊,但最终结局却大不相同:率军灭蜀的钟会和邓艾,都死于非命;而率军灭吴的王濬和王浑,却得以善终。个中缘由,颇值得回味。

钟会是征伐蜀汉的坚定支持者。司马昭打算兴兵伐蜀时,大多数人都不赞成,甚至征西将军邓艾也认为时机未到,“屡陈异议”,只有钟会支持,为此司马昭任命钟会为镇西将军,都督关中,并派人去做通了邓艾的思想工作。公元263年(曹魏景元四年)春,司马昭命诸军兵分三路,大举征伐蜀汉。由邓艾率三万多人向甘松、沓中等地牵制姜维,诸葛绪率三万多人向武街、桥头等地截断姜维的退路;而由钟会为主将,统兵十余万,进军汉中。

面对曹魏的进攻,蜀汉主将姜维率军从沓中撤回,防守剑阁,抵御钟会。钟会与诸葛绪合兵一处,但由于蜀军死守剑阁天险,钟会几番攻打未能得手,而后勤保障又跟不上,钟会无奈,打算退兵。而邓艾却不赞成,他对司马昭说:“贼已摧折,宜遂乘之”,建议从阴平小路抄蜀军的后路,直取成都,并亲自率军越过七百里无人之境,历经艰险,攻占了江油。蜀汉猝不及防,在绵竹同魏军决战,蜀将诸葛瞻父子阵亡。后主刘禅见大势已去,向邓艾投降。远在剑阁的姜维接到命令,也率全军向钟会投降,蜀汉灭亡。

应当说,灭蜀汉,邓艾可谓是头功。但进入成都后,邓艾就有点头脑发昏了,“颇自矜伐”,擅自以天子的名义,任命大批官吏,并命刘禅行骠骑将军,对蜀汉官员也分别安排了职务。监军卫瓘劝他说:“事当须报,不宜辄行”,他竟然以《春秋》中的“大夫出疆,有可以安社稷、利国家,专之可也”为例,认为自己独断专行并没有错,拒绝了卫瓘的劝告。

而此时,钟会因被邓艾抢了头功,心生不满,加上又滋生了据蜀谋反之心,想借机除掉邓艾。他与卫瓘等一同密报司马昭,说邓艾有反状,并模仿邓艾的笔迹,篡改他写给司马昭的信。于是司马昭下令用槛车押送邓艾回京受审,并命钟会进军成都。钟会派卫瓘去逮捕邓艾,打算用一石二鸟之机,逼邓艾杀掉卫瓘,然后自己再名正言顺地除掉邓艾。而卫瓘到成都后,出其不意拿下邓艾。

其实,司马昭对钟会也早有防备之心,司马昭的夫人就说钟会“见利忘义,好为事端,宠过必乱,不可大任。”司马昭借口担心邓艾反抗,写信告诉钟会,自己亲率十万大军驻守长安,并派中护军贾充来支援。钟会见状,决定先将那些不服从自己的将领除掉,然后同蜀将姜维一同起兵。但帐下将领抢先一步发动兵变,钟会和姜维被杀,邓艾也被卫瓘派人杀死。

论才干,钟会和邓艾两人都是一时之选,邓艾更堪称是杰出的军事家,他从阴平小路偷袭成都一战,成为中国战争史上的经典战例。但两人都居功自傲,钟会更是图谋不轨,最终两人都在灭蜀之后死于非命。

同钟会和邓艾相比,率军灭吴的王浑和王濬虽然也曾争功,并差点引发内斗,但最终结局却要好得多。公元280年(西晋太康元年),晋武帝司马炎兵分六路伐吴,其中最主要的是两路:安东将军王浑率东路军从安徽寿春一带出发,自江北直逼建业(南京),牵制吴军主力;龙骧将军王濬率军自巴蜀顺江东下,直趋建业。吴主孙皓命丞相张悌亲率大军渡江迎战,以阻止晋军渡江,结果被王浑击败。而此时王濬也攻下武昌,乘胜沿江东下,直抵建业附近的三山。王浑的部下建议趁势迅速渡江,直捣建业。但王浑认为:自己的任务就是“屯江北以抗吴军”,如果违抗命令进军,“胜不足多,若其不胜,为罪已重”,何况从指挥序列说,王濬归自己指挥,不如等王濬到达后一同进军。

此时,东吴防线已经土崩瓦解,吴主孙皓采纳了臣下的建议,分别派遣使者送信给王浑、王濬等请求投降,以挑起他们之间的内斗。果然,王濬到达三山时,王浑命其暂停进军,但王濬却借口风太大,无法停船,直接攻入石头城,孙皓面缚舆櫬,到王濬军前投降,东吴灭亡。

王浑是王濬攻进建业的第二天才渡江,见王濬已抢了头功,非常恼火,甚至打算攻打王濬。王濬的部下何攀劝他将孙皓交给王浑,以避免冲突;王浑的部下也对其进行劝谏。但王浑咽不下这口气,向司马炎控告王濬违诏不受节度,并诬告其他罪状。有关部门建议将王濬用槛车押回京城,但司马炎不同意,只是下诏批评王濬不听从指挥,缺乏大局观念。王濬不服气,上书自辩。而王浑又给王濬编织了种种不法行为,要求对他进行惩处。王濬回到京城后,有关部门又建议将他交付廷尉审理,又被司马炎拒绝,并论功行赏,加封王濬为辅国大将军,封襄阳县侯;王浑晋升为公爵。

然而,王濬自认为功劳大,被王浑所压制,每次觐见司马炎时,总是愤愤不平,但司马炎也只是好言劝说,并不怪罪于他。后来还是他的朋友婉言劝告他,不要再居功自傲、喋喋不休了。这时王濬也明白过来,说:“吾始惩邓艾之事,惧祸及身,不得无言;其终不能遣诸胸中,是吾偏也。”尽管后来王濬同王浑的关系一直很紧张,但他们都得以善终。王浑75岁去世,王濬80岁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