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陵墓发现一卷疑似假画,专家经研究,发现它是“十足”真货

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中,曾出土不少重要的文物,尤其是其中一幅保存完好的画作,更是能令人忍俊不禁。这幅画作曾被称为是“彻头彻尾的假货”,可是经过考古专家们的专业鉴定,发现它居然是一件真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您想知道,就让小编来为您揭秘:

(本文所有图片,全部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本号作者删除。图片与内容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谈到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的出土,还要从1959年说起。这一年,新疆吐鲁番博物馆的考古专家们,在该地发掘出一处古代遗址,此处古代遗址面积约为10平方公里,年代从西晋跨越至唐代,其墓主人虽少有贵族,但是墓中所存文物却花样繁多,绝对能令人感到眼花缭乱。

据考古专家称,阿斯塔那古墓群内所出土的文物种类,包括各种陶器、丝织品、棉、麻物等,而其中所占比例最多的物品,仍然是诸多壁画、版画、纸画、绢画等,内容也涉及当时的军事,经济,政治与文化。重要的是,在以上出土的古画作品中,还有一件特殊的画作值得我们讨论,它就是一幅名为《地主庄园图》的纸画作品。

《地主庄园图》被埋藏于墓主人棺椁内,由一件木筒容器盛装。在出土时,木筒容器已经损毁严重,这令考古专家们十分担心。然而出人预料的是,当考古专家们清理掉木筒容器后,却发现其内部的纸画毫无破损痕迹,保存程度相当完好。

古画保存得如此完好,令考古专家们感到十分欣喜,与此同时,这幅古画也被带回实验室之内,做进一步的鉴定与研究。不过当画作全部被展开后,考古专家们却十分诧异,因为它的内容实在有些令人匪夷所思。古画为纸本设色画,高46.2cm,长105cm,它本身共由六张纸拼合而成。画面的中央位置,绘制有悬幔,幔下有一人,他头戴冠,身着长袍,手执团扇坐于榻上,应该就是墓主人。在墓主人的身边,站立有一位侍女,其左侧为厨房女仆忙碌的场景,右侧为一人一马,应该是马夫在等待主人出行。在画面上方位置,存在天空和田野,并绘制有日月星辰的图案,下方还有树木、田地和农具等贴近生活的元素。

说到古画的奇特之处,考古专家们顿时有些忍俊不禁,因为古画的内容,描绘的正是东晋时期贵族的田园生活。不过相比于正常的古代人物画而言,《地主庄园图》却存在不少滑稽可笑的地方。滑稽可笑的地方究竟在哪里呢?我们不妨一一说明:

第一处:位于《地主庄园图》左下角处,有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从画风上来看,这匹马雄壮有力,应该是一匹良驹。不过按照现代人眼光来看,此马依然显得有些奇怪,它的画法似乎极为简单,整体呈现断面结构,前后部分居然没有身体连接,反而只依靠一架马鞍覆盖,实在显得有些唐突可笑。

第二处:位于画作左上角处,存在一个极为精简的圆形图案,它的内部还存在数个圆形线条,很明显,这个圆形图案应该就是所谓的“太阳”。不过引人注意的是,在“太阳”的中间部分,还存在着一个类似于“人脸”一样的图案,并且这张“人脸”似乎还戴着眼镜。至于为何太阳中要出现人脸的形象?这个问题一直没能得到很好的解决。

第三处:整幅《地主庄园图》中,最主要的人物还是幕帐之下的墓主人。按照正常画法而言,画中的主人应该是一脸严肃之气,并且自带一定的气质。可是画中的墓主人形象却有些吊诡,不仅身体姿态动作极不协调,甚至连眼睛都是斜的。这不得不令人猜测,他很可能是“得罪”了画师,画师才会故意将其丑化。

毫无质疑,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地主庄园图》也不应该是一幅真迹,毕竟按照古人的刻板思想来看,他们不可能绘制出如此拙劣的画作。可是考古专家在对其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测后发现,《地主庄园图》绝非赝品,而是一件凝萃古人心血的真品画作。据考古专家称,此画作应该创作于东晋时期,当时的文化程度较为开放,放纵不羁的文化情调席卷社会,漫笔乱涂的行为,也在某种程度上诠释了当时人们的洒脱,所谓“魏晋之风”正在于此。

不过对于这幅画作,还有不少专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有专家认为,虽然画作属实为真品,但是并不能对其上的画风盲目肯定。从正宗画作画法来看,《地主庄园图》的拙稚感很可能源自于画师本身技术的有限,当然也不能排除画师因为不满足于工钱的问题,刻意对画作进行粗制滥造。最后小编要说的是,《地主庄园图》画技拙劣之谜尚未揭开,这依然需要考古专家们未来不懈的努力。

文澜海润工作室主编文秀才,本文撰写:特约历史撰稿人:常山赵子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