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里话丨面对催婚催生压力,秦岚:我的子宫使不使用,关你什么事?

“我对恋爱、婚姻的态度,跟演戏也是一样的,顺其自然,不强求。前几年也有催婚的,说人不结婚就是不想负责任,我觉得很奇怪,为了结婚而结婚才是不负责任吧?还有人说生孩子是女人的义务,我想说,我的子宫使不使用,关你什么事?”

腾讯新闻《星里话》

作者:秦筱 责编:柳星张

《怪你过分美丽》上周收官,秦岚发长文回忆自己“揉碎了秦岚变成莫向晚的110天”,“撇弃观众之前认知的柔软的我,像个女战士一般,披上铠甲,披荆斩棘。”

这确实是她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里程碑:莫向晚在解锁了她“又A又飒”的气质的同时,也让她感受到了自己身体中的能量。

秦岚告诉《星里话》,《还珠格格3》选角的时候,琼瑶曾让她试过小燕子、慕莎公主,但这两个角色一个活泼侠义、一个英气勃勃,以自己的气质实在无法驾驭,最后演了温柔隐忍的知画。

在这之后,无论是“绿萍”,还是“白月光”富察容音,都是秦岚温柔人格的写照。

出道20年来,她确实“人如其戏”:安静低调,不争不抢,偏安一隅。因为在《舞林大会》跳舞跳“伤”了,就从此“认怂”,拒绝了大热的《乘风破浪的姐姐》的邀请,不去“自取其辱”;因为演《王的盛宴》中的老年吕后时备受煎熬,而再也不挑战没把握的角色,因此在《延禧攻略》热播之后推了好几个大女主。

但在“佛系”的表象之下,她其实坚韧而坚定:因为喜欢演戏,生理期泡在冰河里被一桶一桶泼水也不觉得苦;演完知画得到容嬷嬷般的全网痛骂待遇,没关系,只要不是我演砸了就行;走出舒适区接下莫向晚这个角色,可以为了她减肥、提高3倍语速,让柔弱的自己“成为”这个杀伐果断、锋芒毕露的女人。

而事实上,“不挑战”也是她坚持做自己的方式,而“不挑战”后面还有一句:不妥协。事业上、生活中的秦岚,莫不以此为准则。

她仍不肯在感情上妥协,一边期待良人,一边把单身生活过得满足而快乐。而在面对“生孩子是女性的义务”的论断时,她不假思索地再现了莫向晚的超强“怼”人功力:我的子宫使不使用,关你什么事?

1、塑造莫向晚:希望她更有人味儿

《怪你过分美丽》这个剧本在圈子里还挺有名的,很多人觉得不错,有一定的真实性,接地气。但是对于我来讲,莫向晚这个角色还是挺难的,因为她跟我本人不太贴合。

我属于讨好型人格,迎合型、和谐型,莫向晚就比较强势。

开拍之前我做了很多功课,跟很多经纪人朋友去聊他们的生活。虽然这个角色看起来特别“爽”,一路披荆斩棘的,但是我觉得这样太不真实了,我想把她塑造得更有人味儿一些。

秦岚塑造的莫向晚

我跟导演也在探讨,莫向晚不是女魔头,她有她的无奈,她的强势很多时候是强打精神,所以我那段时间很努力地节食并且加大运动量,让自己有那种疲惫的状态。她也没有强到怼人张口就来,她是需要思考的,所以我们给她加了很多微表情。

但是对我来说最难的还是台词。导演说,你以前哪些角色说话都慢得不行,这次你要提2倍速、3倍速甚至5倍速;但是在快、果断之外呢,还要有娓娓道来的那种感情。太难了,我基本上就每天都在背台词,一边拍戏一边找这个状态。

“晚晚子”的招牌翻白眼,我也是极尽生活中的想象来设计的,还挺爽的(笑)。现在我生活中有时候开玩笑也会翻白眼,还好并不怎么真的需要。

演完这个片子最大的感触就是,经纪人真的很不容易。就像莫向晚跟郝迈说的,别人的职业是坐的位置越高越自由,我们是坐的越高越不自由,因为你手里带的艺人也越来越大牌、越来越有话语权了。所以我现在跟我的经纪人商量事情的时候,也会更加换位思考了。

2、拒绝真人秀:参加《姐姐》,那是自取其辱

我经纪人还是挺纵容我的,因为我老说这不去、那不去。他们说,这么好的项目,别人都想去,你咋想的?但如果我真的特别不想去,他们也不会勉强我。

比如说他们觉得我性格接地气,挺适合上综艺的,但每次都被我“扼杀”了。《我家那闺女》,不行,我爸妈不想曝光;《乘风破浪的姐姐》,不行,他们肯定邀请了很多有实力的姐姐,像我的好朋友刘芸就是学了15年舞蹈的,我去跟她们争C位,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有些观众觉得我会跳舞,那都是假象。十几年前上《舞动奇迹》是为了拍《又见一帘幽梦》,因为这个节目的口号是从零开始学习舞蹈嘛,我是去集训的。后来为了戏里绿萍那两场舞剧,又排练了两个月,出来效果还可以。但是绿萍失去了一条腿之后,我真的是松了一口气,再也不要跳舞了(笑)。

前两年去《舞林大会》才真的是劝退时刻。本来年纪大了,体力就跟不上,这个节目打的还是时间战,从老师选你到编舞、排舞、上台,只有10小时。我一直不睡觉,一直在练,还是拿了倒数第一,我的脸皮啊……当时真的希望地上有个缝能钻进去。我就觉得,以后再也不这么折磨自己了。

秦岚在《舞林大会》上

我可能天生就不是那种喜欢挑战的人吧,不觉得我非得什么都占着,自己舒服、自己喜欢比较重要。

我的团队经常跟我说,你的背要挺直一点,你要注意表情管理,随时保持优雅,你要有女明星的自觉!我说我不行啊,我一直觉得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自在一点、自然一点挺好的,你老让我端着,我也装不住啊。

包括一些戏的选择上也是,经纪人说这个机会特别好,但我说我就喜欢另一个,结果最后拍出来,效果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

但是我也不会后悔,世上也没有后悔药,何必为难自己呢?任何事情都是双刃剑,选了那个也不一定就会好,你没选它,说明它就不是你的机会,我会这么安慰自己。

这叫佛系吗?我也不知道。不然要捶胸顿足、自己气生病吗?没必要啊。我好像习惯这样了。

3、从会计到演员:跟唐国强老师对戏也不怯场

想想挺奇怪的,我在挺多方面都很“怂”,但是一点都不畏惧镜头,可能在这方面有点天赋吧(笑)。

其实我大学学的是会计,被一个发小拉去参加选秀比赛,拿了全国十佳,然后就去北京“北漂”了,这可能是我人生中最有魄力的一个选择。比赛那年《还珠格格2》才开播,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后来会去演《还珠3》。

因为《还珠》1、2太火了,所以选演员的时候,上戏、中戏、北电几乎所有的在校生都去了,她们都是科班出身,而且太多女孩比我漂亮太多了,我运气真的是很好。

琼瑶阿姨让我试过小燕子,也想过让我演慕莎公主,但我的性格实在不适合这两个角色。那时候哪有什么演技啊,没办法像演莫向晚这样去“撑”。还好阿姨没放弃我,本来演知画的演员档期不行,她就说那让秦岚来吧。

秦岚饰演的知画

演完之后你们都知道了,就被骂啊,待遇快赶上容嬷嬷了。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就觉得人家骂我,那就是我演得不好呗?琼瑶阿姨说,傻孩子,那是因为你演得好啊,这是这个角色的功能性。我说哦,好吧,那就让他们骂吧,只要没演砸就行。

在那之前的《大唐情史》,全组就我一个不是科班毕业的,台领导说让我演女一,导演直接说不行,演个武媚娘吧。结果拍了两天导演说诶,还挺好,又给我加了两集戏,从8集变成10集了。

秦岚《大唐情史》剧照

那时候也不知道胆子怎么那么大,拍跟晋王偷情的戏,还有跟唐国强老师合作,都一点儿不怯场。收工了我也不走,在那儿偷偷看老师怎么演,觉得特别有乐趣。

还有一次在横店的山沟里拍一场发洪水的戏,三九天,最冷的时候,我就在那个野河里泡着,旁边是个猪圈,工作人员用木桶往我身上浇水,冻得眼泪直往外流,我都感觉不到。而且那几天我还在生理期。但我不会想说我好辛苦啊,只想着把每一场戏拍好。可能因为太喜欢了,就不会觉得苦。

唯一一次觉得我好像撑不下去了,是在《王的盛宴》里演老年吕后的时候,完全找不到这个人物的感觉。这种苦,跟为了演好一个角色肉体上受点苦是不一样的。在片场的每一分钟,我都好像是被逼在墙角,无法呼吸,都想放弃表演了。

秦岚在《王的盛宴》里饰演的老年吕后

后来我就想,为什么要把自己为难成那个样子?如果我为了挑战一个特别难的角色,而失去了工作的乐趣,那这种坚持有什么意义呢?

从那之后,我就不再跟自己较劲了。《延禧攻略》之后我推掉了很多戏的大女主,就是觉得没有那么大的把握。包括莫向晚,也是在仔细评估之后,确认我对这个角色有掌控力,才敢接的。

4、关于走红:这是玄学,别试着去掌控

我觉得我很幸运,幸运地入了行,很快就被观众认识,又赶上那些年影视行业非常好,一直都挺顺利的。

要说低谷的话,就是《延禧攻略》前几年吧。一方面是新人辈出,另一方面你的年龄也不再适合拍观众喜欢的那种年轻人谈恋爱的戏了。所以我有两年没怎么拍戏,慢慢淡出了这个市场。

但我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平和的人,我觉得整个行业是这样,不管20、30、40岁的演员,都面临着各自的困境,那我就既来之则安之吧。所以我很快调整了心态,健身减肥,把重心放在生活上,虽然没有工作,但是每天也过得特别充实,我觉得也挺好的,这也是一种让自己进步的方式啊。

秦岚饰演的富察皇后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白月光

然后《延禧攻略》就播了。我一直觉得自己在那个戏里就是客串,在剧组就拍了40天,播到一半就下线了,没想到大家那么喜欢。这就是娱乐圈的玄学吧,有太多不可掌控的因素,所以你也就不要试着去掌控了。

包括很多人问我流量时代有没有感觉到冲击,我也觉得没有。前几年还流行萝莉和大叔呢,过两年又流行小鲜肉了,这两年又流行姐姐、大叔了,观众和市场的审美一直在变,你不可能赶上所有的热潮。那你就做好你自己吧,总有一天潮流会转到这儿的。

5、对于婚恋:一生中陪伴自己最久的就是你自己

我对恋爱、婚姻的态度,跟演戏也是一样的,顺其自然,不强求。

前几年也有催婚的,说人不结婚就是不想负责任,我觉得很奇怪,为了结婚而结婚才是不负责任吧?还有人说生孩子是女人的义务,我想说,我的子宫使不使用,关你什么事?

之前也有恋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但我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就放弃了。一方面,我还没做好准备去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关系;另一方面,我觉得结婚是两个人愿意不断地磨合,互相关爱、互相妥协,牵着手一直到老;如果有了孩子,你还得深思熟虑,你希望给他一个什么样的人生?这些责任是很重的,我不太敢轻易迈出那一步。

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在保守家庭长大的孩子,对这些事情非常谨慎。上中学的时候有男生在楼下喊我的名字,我爸就会打我一顿,说我谈恋爱,其实我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而我暗恋的人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喜欢过他。

当时有男生给我写情书,我也会当着全班的面拆开念,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告诉他我不会谈恋爱的,你不要再写了,现在想想真的是很二……

我现在还是很期待感情的,但在遇到合适的人之前,我一个人的生活也很满足。基本上70%的时间是在工作,然后陪陪父母、撸撸猫、逗逗狗,跟朋友聚一聚。

其实我觉得,对每个人来说,一生中陪伴自己最久的就是你自己,父母也不可能一直陪着你,朋友也不可能一直陪着你,所以你要学会跟自己相处,找到一个人也很满足、快乐的状态。

即使有一天遇到了另一半,结婚了,也要学会给自己留时间和空间,才不会在恋爱和婚姻中迷失自己,我觉得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往期回顾:

星里话丨张咪自述抗癌路:曾离死亡一门之隔,从地狱里爬了出来

星里话·对话姐姐⑤丨金晨:我挺自卑的,一直不觉得自己好看

星里话丨喻恩泰:观众只看到少数成功演员,更多演员都在苦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