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艳芳,爱过

梅艳芳自己都说,爱就是瞎了眼睛,瞎了眼睛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是美好的。因为投入,所以真挚热烈,因为真挚过、热烈过,所以久久意难平。

伊能静说她现在很幸福,因为她先完成了爱,又在完成自我价值的路上乘风破浪。

相反,伊能静觉得梅艳芳很惨。因为她在事业到顶的时候,都还在寻找爱。连她最后已经瘦成那样,在台上都要穿着白纱。

基于以上两点,伊能静总结:人生不能倒过来,要先齐家治国,才能平天下。就像她这样。

这段不到1分钟的谈话传到了导演关锦鹏的耳朵里,他直接在采访现场点名批评:什么时候轮到伊能静在那儿指手画脚?

突然想起伊能静有一次怪秦昊对狗都比她有耐心,秦昊当场就怼她说:因为狗没你话那么多啊。确实,话多的静静,也该静静了。

今天的老八卦时间,我们就来讲讲梅艳芳穿着婚纱告别舞台的故事。

2003年,梅艳芳在香港红馆举行告别演唱会。唱完最后一曲《夕阳之歌》,她从地上捡起长长的裙摆,小心翼翼地提着它缓缓走上台阶,走到最高处,门打开了,梅艳芳最后一个回头,对着台下说了句:bye bye。声音坚定有力。

婚纱是老朋友刘培基设计的,刘培基给她做了20年的形象设计,她得癌症之后第一个告诉的就是他。

梅艳芳和刘培基的友情,要追溯到八十年代。

1982年,梅艳芳获得歌唱比赛冠军签约华星唱片公司,并顺势推出唱片《心债》。公司想把她包装成邻家小妹,烫大波浪,穿休闲装。媒体却觉得,梅艳芳的表演非常老练,根本不是清纯那一挂。

隔年,华星的负责人苏孝良找到当时著名的服装设计师刘培基,说手下有个新人想请他帮忙包装设计。那年梅艳芳19岁,刘培基大她12岁,咖位和辈分上的悬殊,不止一点点。梅艳芳要见他,自然紧张。

刘培基其实在电视上看过梅艳芳的表演,觉得她的发型和衣服都不好看,老气,土。第一次见到梅艳芳,他也没有客气,一进门就叫她脱衣服。

梅艳芳说这句话真是吓到她飞起,以为走错房间,脱衣服?什么情况啊?见梅艳芳呆住,刘培基一边笑一边甩了一件抹胸给她,给你做设计师,总要看下你身材吧。

刘培基对梅艳芳的第一印象是瘦,他一个做设计的,见过的模特千千万,他觉得瘦就是美,就是好看,就是天给你的。

梅艳芳也觉得自己瘦,瘦到不敢穿短裙,因为觉得自己两只脚像鸡。有了刘培基的这句话,她才对自己有了些信心。

单亲家庭长大,少时出来工作,差不多的经历,让刘培基和梅艳芳越走越近。梅艳芳早期的舞台手部动作很多,刘培基就给她设计大袖子;看不惯梅艳芳长发,刘培基就让理发师给她理成短发,还让她穿男装,戴眼镜,鼓励她劲歌热舞。

也是因为刘培基,梅艳芳开始变得百变。

梅艳芳告别舞台的这身婚纱,是她自己的意思。她找到刘培基问他可不可以替自己设计婚纱,刘培基问她要嫁给谁。梅艳芳说,嫁给舞台。

告别演唱会办到最后8场,梅艳芳的身体越来越差,病痛缠身,瘦得只剩一小把。因为接受化疗,梅艳芳的头发掉光了,在演出服装的细节处理上,需要格外细心。

开场礼服的眼罩和帽子必须用别针扣在一起才不会掉下去;因为体内积水,梅艳芳的腹部在不断发胀,这件压轴婚纱的腰身也改了又改,从原来的50cm,变成后来的75cm;因为梅艳芳没有嫁人,头纱又必须是由丈夫揭起,所以刘培基还为她设计了不能揭开的头纱,她的表情如何,谁也看不清。

最后一曲,《夕阳之歌》,日本超级巨星近藤真彦原唱,陈慧娴的《千千阙歌》是第一版的翻唱。《千千阙歌》发行一个月后,才有了梅艳芳的这首《夕阳之歌》。

因为曲子相同,发布的时间非常相近,《夕阳之歌》和《千千阙歌》之间的竞争相当激烈。在当年的年终颁奖礼,这两首歌双双入选十大中文金曲和十大劲歌金曲。

《千千阙歌》收录于陈慧娴的专辑《永远是你的朋友》,《夕阳之歌》收录于梅艳芳的专辑《In Brasil》。虽然在专辑销量上《千千阙歌》更胜一筹,但《夕阳之歌》却在年终的无线电视十大劲歌金曲颁奖礼上多拿了一个金曲奖。两首势头猛烈的歌,终究无法一决高下。

陈慧娴的《千千阙歌》唱得伤感惆怅,但只有梅艳芳的《夕阳之歌》完整又美好地沿袭了原作品《夕焼けの歌》的意思,可见梅艳芳对原唱近藤真彦的情真意切。

“斜阳无限/无奈只一息间灿烂/随云霞渐散/逝去的光彩不复还”……梅艳芳说,《夕阳之歌》是她一生的写照。夕阳和黄昏很漂亮,但很短暂。要珍惜更要争取身边想爱的人。要不然,一眨眼,什么都没了。

梅艳芳的感情经历确实坎坷,她想爱的人,近藤真彦恐怕要排第一个。八十年代,两个人在一场活动上遇见,因为之前见过一面,所以并不陌生。

活动酒会上的一支舞,让梅艳芳和近藤真彦一吻定情。梅艳芳的感情来得真挚热烈,和近藤真彦在一起之后,她曾先后七次去到日本。

当时,梅艳芳的好朋友都看不上近藤真彦,因为他渣。和梅艳芳在一起的时候又和中森明菜纠缠不休。

两女爱一男,男方也得给个说法。

近藤真彦说,梅艳芳很优秀,即便是离开自己也能活得很好。但中森明菜不一样,没了他,她就活不了。

所以张国荣第一个不喜欢近藤真彦。两个人同台演出,张国荣见到近藤真彦就竖起大拇指,近藤真彦不懂,张国荣也没理他。后来接受采访,张国荣说,其实他那时真想说:你几渣(你太渣了)!

梅艳芳在后来的很多采访中被问到为什么情路如此不顺的时候,她的回答差不多都是一个说法:我那些男朋友都不喜欢女朋友是艺人。刚开始吃一两次饭还可以,久了,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只是附属品。

和近藤真彦的感情,她不是说放手就放手。刘培基鼓励她自私一些,她就带着800万港币飞去日本买了个小单间。有一次刘培基去看她,见她蹲在厕所的地上就问她在做什么,梅艳芳说,在洗厕所。

后来和林国斌在一起,对方说她要强,她还反过来服软劝林国斌不要做得那么辛苦:我来做,我来捱,你不用捱。

直到2003年,梅艳芳得知自己患癌,还依然坚称,自己要在化疗前,去见最后一位朋友。

那年7月,梅艳芳飞到日本给近藤真彦庆祝生日,见了他最后一面。两个人的合照上,梅艳芳一头银发,看起来很精神,近藤真彦也有一种久违了的表情,当时他丝毫不知梅艳芳的病情。

据说她去世之后,近藤真彦专门从日本飞到香港,送上的花篮还写上“永远怀念你”。近藤真彦最后一次看到梅艳芳的遗体之后无法自持当场痛哭,因为伤心过度,最后被人扶出灵堂。

且不说他是否用情至深,起码,这情真意切的一幕,梅艳芳是看不到了。

梅艳芳去世之后,赵文卓曾经送上“一生挚爱,一路走好”八个字,可见他对梅艳芳,也是动了真感情。用梅艳芳自己的话说,如果不是那场天大的误会,她或许就是赵太太了。

赵文卓是在梅艳芳去世的时候,开始相信心灵感应这件事的。他说有一天去参加活动,他莫名其妙觉得特别冷,冷到浑身发抖,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在飞机上盖了两层毯子,他依然觉得冷。

当天晚上,赵文卓得知,梅艳芳去世。

有人问赵文卓为什么不在梅艳芳重病的时候去探望她?赵文卓说,一个漂亮的女人,她病中越来越瘦,头发也有影响,她不希望最爱的男人看到。

有人说,梅艳芳此生挚爱是近藤真彦,也有人说,梅艳芳最爱的还是赵文卓。但其实,梅艳芳在每一段感情里,都是最投入的那个人。

和单立文在沙滩散步,和刘米高交付真心,和阿Paul电光火石,和林国斌轰轰烈烈,和赵文卓甜甜蜜蜜。每一次,都是无疾而终。究其原因,不是两个人都要强,就是男方嫌女方太强,不堪外界压力,最终选择各自天涯。

梅艳芳自己都说,爱就是瞎了眼睛,瞎了眼睛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是美好的。因为投入,所以真挚热烈,因为真挚过、热烈过,所以久久意难平。

于是2003年这场告别演出成了她唯一且永恒的婚礼,她不惨,她只是有些小小的遗憾。

如果你硬要说人生是一张考卷的话,其实并不只是伊能静那一张标准答案,人生是有很多种回答的,也不必去追究事业与爱情的先后顺序。

如果完成爱就是幸福,那梅艳芳也幸福过。而且她还是在自我价值达到顶峰之余,去经历的那些爱,虽然坎坷,却也珍贵。至少那些男人到现在都还念着她的好,视她为挚爱。这样的幸福,很高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