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女孩坠亡生前疑遭强奸致孕,案件已在审查逮捕阶段

6月28日,祝小小坐在窗户上,一头倒向楼下。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四川成都双流区6月28日发生一起坠楼事件,14岁女孩祝小小(化名)从自家11楼坠亡。

祝小小的母亲朱琴华(化名)认为,祝小小坠楼或与她去年疑遭一公司老板邱某强奸致孕有关,祝小小初次遭受伤害时还不满14岁。朱琴华7月2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女儿怀孕堕胎后,经医院确诊患上重度抑郁症。

澎湃新闻随后从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分局海棠派出所了解到,目前嫌疑人邱某已被采取强制措施,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据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区分局2月4日出具的《立案告知书》载明:“祝小小被强奸一案,我局认为犯罪事实清楚,现立案侦查。”

7月13日,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检察院向澎湃新闻证实,邱某涉嫌强奸一案目前已在审查逮捕阶段,具体情况暂不便透露。

据祝小小家属介绍,检察院向他们出具了《未成年被害人法定代理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

朱琴华还说,女儿出事前一周,因在课堂玩手机被老师处理,心情低落,产生厌学情绪后离校。校方对此表示,警方和教育部门都在调查此事,涉事班主任这几天都在接受询问;学校是在出事之后才知道老师打学生,愿意承担管理不当的责任,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和孩子坠楼存在因果关系。

祝小小坠落在小区过道上,当场死亡。

坠楼

据朱琴华介绍,6月28日晚,她和母亲、祝小小三人从外面一起回家,一进小区,就看到旁边一单元有人坠楼,小区里很多人在围观。当时她并没停留,带着祝小小直接往二单元11楼家里走。路过坠楼现场时,她听到祝小小笑了一声。

进家门时,祝小小走前面,朱琴华走在后面。朱琴华说,她刚把门关上,就看见祝小小径直朝客厅窗户走去,踩上凳子背朝外坐在窗沿上,仰头就倒下去了。

“从进门到坠楼,前后10秒钟不到。”朱琴华说,她顿时浑身发软,跌跌撞撞地往窗台边跑,不停地喊:“女儿没了,女儿没了!”一起进门的母亲也是很久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据四川电视台报道,在此之前,同一栋楼隔壁单元7楼的另一名坠楼者也是女性,大约三十多岁,是从该栋楼左边靠内庭一侧坠落的。但这名坠搂者被树木挡了一下,坠楼后受伤,被送到医院抢救。

澎湃新闻注意到,祝小小从楼栋另一侧坠楼,下面是小区硬化的过道,坠地之后当场死亡,当晚即被送到了殡仪馆。

朱琴华称,女儿生前曾遭到成都一企业老板邱某的伤害。她称,邱某先在网上以发红包的方式利诱祝小小给他发裸照和视频,再以此相要挟,胁迫祝小小与他发生关系,最终致其怀孕堕胎,邱某还继续试图控制她。

朱琴华称,邱某已46岁,2019年8月,女儿第一次被胁迫与邱某发生关系时还未满14岁。

祝小小的户口簿显示,她的出生年月为“2005年11月26日”。据天眼查显示,邱某名下有两家公司,同时还在几家公司持有股份。

邱某曾多次带祝小小在该酒店开房。

怀孕

据朱琴华介绍,2020年2月初,她发现女儿怀孕后向警方报了案。警方在对祝小小进行询问时,她作为未成年人法定代理人到场,才大致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朱琴华说,邱某在2019年通过QQ“附近的人”功能或QQ群联系到祝小小,两人成为网友,熟悉之后,邱某给祝小小发红包,让她拍自己身体私处照片和视频发给他看。朱琴华说,祝小小收了红包,并给对方发了照片和视频。但邱某拿到这些照片和视频之后,就要求祝小小和他见面,女儿最初不同意,但邱某威胁,不见面就会将这些视频和图片发给学校和她的父母,全部公开。

祝小小最终和邱某见了面。朱琴华称,2019年8月20日前后,邱某带祝小小去酒店开房,邱某一个人去前台开房,让祝小小从后门上楼梯去的房间。从这个酒店查到的开房记录显示,9月20日前后、10月3日,邱某都带祝小小来了这家酒店。

朱琴华说,她去年9月份注意到过邱某这个人。当时祝小小在医院做阑尾炎手术,手机在朱琴华手里。她看到邱某在微信上让祝小小给他发身体视频和照片。她当时气坏了,就以女儿的名义发信息骂了邱某后,将他删除拉黑了,但祝小小当时并不愿意多说这个人的情况。

不过,朱琴华这期间对女儿多了一些留意。2020年2月3日,她发现祝小小没有来例假,感觉不对劲,就带她到医院检查,“医院诊断祝小小已怀孕15周。”

向警方报案后,朱琴华得知邱某后来又将祝小小加回去了,还让她介绍学校里的其他女同学给他认识,祝小小没同意。

2月4日,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区分局正式对此案立案侦查,邱某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2月6日,朱琴华带女儿到双流区妇幼保健院做了引产手术。她说,堕胎时,警方前来提取了胎儿的DNA样本,确认是邱某的孩子。

朱琴华称,邱某最初说他不认识祝小小。后来,警方调取了开房记录,且有了检验结果,他又称“不知祝小小当时未成年”。

离校

朱华琴说,6月1日,祝小小对她说“妈妈,我感觉抑郁症很严重!”于是,她带女儿到成都第四人民医院,4日挂上了号。

医院出具的《焦虑自评量表(SAS)结果分析报告单》结果为:“重度焦虑症状”。《抑郁症自评表(SDS)结果分析报告单》测量结果为:“重度抑郁症状”。医生对测评结果解释为“经常有自责自罪,或自杀的想法和念头。”此后,祝小小按照医生嘱咐,开始服用抗抑郁药。

朱琴华说,6月19日,女儿出事前一周,因在课堂玩手机被老师体罚,心情低落,产生厌学情绪后离校。6月23日,女儿在网上找了一份发传单的兼职。每天下午5点出门,在双流万达广场发传单到晚上八点。

祝小小一位发传单的“工友”说,6月28日下午,祝小小接到一个电话后情绪非常不好,到处打电话叫朋友来喝酒,“她喝了很多酒,已经醉了”。他们将祝小小扶到旁边一个酒店大厅的沙发上休息,状态好一些之后,大家就各自回家了。没有想到,她回家后就坠楼身亡了。

据当天跟她一起喝酒的伙伴介绍,晚上开始喝酒的时候已经9点过了,喝酒时间很短,10点左右就结束了。他们扶她在那家酒店大厅沙发上休息了一会。11点过,他打电话让祝小小父母来接她回家的时候,小小看上去已经清醒很多了。

7月1日,澎湃新闻随朱琴华前往负责该案的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分局海棠派出所询问情况。据该案负责民警介绍,目前嫌疑人邱某已经被采取强制措施,但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该案上级公安部门也很重视,他们正在全力侦办。

7月2日,澎湃新闻参加了祝小小就读学校负责人同朱琴华等亲属的一个座谈。据学校负责人现场介绍,这几天派出所、教育部门都在对此事进行调查,涉事班主任一直在接受询问。学校是出事之后,才听说有老师打学生的事,校方愿意承担管理不当的责任,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和孩子坠楼存在因果关系。学校表示,会承担孩子的丧葬费用,也会对家属表示慰问。

7月13日,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检察院向澎湃新闻证实,邱某涉嫌强奸一案目前已在审查逮捕阶段,具体情况暂不便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