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正在日本化,多国或将要为持有美债转而向美国付款

7月14日,美联储发布了其未来两周针对国债和MBS的最新POMO时间表,涵盖7月14日至7月27日,根据美联储最新的披露,每天将购买9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MBS,美联储维持回购操作的规模、频率和最低出价不变。

美联储总部

自3月13日美联储开启无限额的QE开始以来,所有美国国债 / MBS POMO的购买记录直观摘要如下所示,自那时以来,美联储在公开市场上已经共购买了2.82万亿美元的美债和MBS。

正如我们之前讨论的那样,自新冠状病毒在美国持续蔓延以来,美联储已进入最激进的货币运动。其目标是加强资产价格市场,以恢复对金融体系的信心。然而,这个陷阱在于美联储处于无法停止量化宽松政策的地位,因为利率再也不会上升,这也使得美联储不得不在二周前宣布将维持零利率水平至2022年,同时,美联储将面临“通货膨胀激增”的局面(详细数据趋势请参考下图)。

对此,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在7月14日的跟进报告中分析称,如果利率由于任何原因而上升,那对美国经济来说,就是 “轮子从车上掉下来”的时候,这种后果包括:

利率上升将限制增长,因为借贷成本上升会减缓消费,随着利率的提高,信用卡的浮动利率利息也随之增加,消费者已经受到工资停滞,就业不足和生活成本高昂的影响。

利率上升将立即使得房地产市场陷入绝境,利率上升意味着支付房屋的利息付款更高,同时,也意味着借款成本增加,这导致公司的利润率降低,也使得包括股市在内的金融市场很快就会被高估,比如,对全球经济增长敏感的商品,随着美国经济衰退的到来,其价格将暴跌。

随着利率利差衍生品的破产,庞大的衍生品市场的负面影响可能导致另一场信贷危机,将对那些仍未充分资本化并仍然承受大量坏账负担的银行造成负面影响,而债务支付的增加将进一步减少可支配收入,这将导致支出减少和违约率上升。(正如我们所说的那样,这已经发生了)

随着借贷成本的急剧上升,美国的赤字/ GDP比率将激增,最新数据显示,美国6月预算赤字为创纪录的8641亿美元,是有记录以来的最大月度赤字,更是去年同期的101倍,但美国财政部表示,截至6月,美国财政收入却同比下降27.9%,至2408亿美元;支出同比增长222.7%,达到11049亿美元,而从2020年初至今的赤字为2.7443万亿美元,去年同期为7471亿美元。

对此,资深经济学家克里斯·汉密尔顿(Chris Hamilton)表示,从人口统计,债务增长和低利率这些指标来看,“美国经济正在日本化”,

德意志银行的史蒂芬·曾(Steven Zeng)认为,虽然,上周,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跌至7万亿美元以下(较峰值低-3.5%)。但是这反映出并不是结构性的减少,随着美联储刚刚公布的量化宽松和各种其他贷款安排的到年底,它将开始再次攀升到约8.3万亿美元,是2020年初的两倍,甚至,如果美国经济开始日本化,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将在接下去的数年内达到25万亿美元。

德意志银行预计,美国债务占GDP的比重将从今年年初的80%左右升至2020年底时的100%以上,到2030年将接近140%,这也意味着美国宽松的政策和负利率资产将扩张的更快更大,这在美联储在货币政策工具上“倾家荡产”和维持零利率水平的背景下变得更加明确。

特别是,高盛最新报告认为,美联储已经在为通胀将需要超过2%的目标在做准备了,这也使得美债收益率在最近的三个月内多次出现历史最低值,甚至是负值,而债务利率的大幅下降,将帮助美国为应对不断膨胀的债务而支付的利息费用开始减少,更为美国可能会实行负利率提供了动力。

对此,Zerohedge评论称,显然,随着美国债务的快速膨胀,除了负利率外,美联储似乎再也拿不出更为宽松的政策和降低其利息支出的举措了,而以上这些也意味着,一旦时机合适,负利率在美国存在很大的可能性。

一些熟悉美联储决策机制的机构仍坚持认为美联储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候突然改变主意,转而支持负利率。而在美联储任职时间最长的前主席格林斯潘更是直言不讳的指出,美国实行负利率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而一旦美国实行负利率,就意味着美债收益率直接跌至负值,且常态化,这更意味着包括日本、英国、德国、法国、印度、沙特等在内的全球美债债权人可能将要为持有美债转而向美国财政部付款。

对此,德银在最新发表的2020下半年全球经济风险报告中预测认为,全球经济在新冠病毒危机中恢复后,美债是否还会有大批的投资者买单?这可能是接下来市场的重要风险之一,显然,美国经济兜售美债的模式或不可持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