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才子被老先生刁难,当场写首咏瓜子皮诗,28个字道出人生至理

千年文坛,我们最不缺的就是小神童。7岁写《咏鹅》的骆宾王,7岁写出“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的黄庭坚,7岁写出《咏华山》的寇准。这些小才子,用一首首经典之作,让多少大人们都自愧不如。

本期笔者要和大家说的,也是一位从小就挺有名气的诗人,此人名叫龙铎。龙铎,字震升,号雨樵,是江西万载人。在万载当地的县志上,记载着关于他的这样几句话:

龙铎,洪武中为浙江按蔡使,谪知长洲县,寻升晋府长史。靖难师起不屈死。学问渊博,长诗文,善草隶。

这段话至少证明了3点:首先,龙铎是很有才华的,他学识渊博,诗、书都擅长。其次,他曾在洪武年间,担任地方要职,官至长史。再次,他是一个很有气节的人。

而在清代文人袁枚的《随园诗话》中,也记载了一件龙铎小时候的趣事。说龙铎自小就很有才学,在当地挺有名气,很多人都爱给他出命题诗来考他,他都能一一答对。12岁时,他和家人一起去你杭州当地有名的教书先生朱桂亭家赴宴,父母有意让他拜在老先生门下。

大人们都在喝酒谈事,小龙铎就在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把瓜子乱扔,一副旁若无人的傲慢样子。这让朱桂亭很是不爽,觉得这小子太狂妄了。于是他便当着众人的面,对小龙铎说:“听说你会很写诗,那今天你就用你嗑出的瓜子皮现场给我们写一首吧!”

大家一听自然就明白,这是老先生要刁难龙铎了。大家听过咏雪诗、咏雨诗、咏花诗,什么时候听过咏瓜子皮诗了,瓜子皮有什么好写的?都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说明写诗多少是要借鉴点前人的写未能的,但咏瓜子皮诗叫龙铎怎么借鉴呢?

龙铎倒也不慌不忙,不一会儿就念出了一首28字小诗,大家请看:

《赋瓜子皮》(明.龙铎)

玉芽已褪空余壳,纤手初抛乍有声。

莫道东陵无托意,中间黑白尽分明。

听完这28个字,朱桂亭先生当众说“此子将来必以诗名”,意思就是说:这孩子的诗写得这么好,将来肯定会凭此成大器。

说起来,这首诗确实写得很有水准。通篇都围绕着瓜子皮来写,没有一个生僻字,读来也是朗朗上口,却饱含着人生至理。

首句“玉芽已褪空余壳”,用玉芽来形容瓜子仁,颇为生动,既然瓜子皮里面包着的是玉芽这么有档次的东西,那瓜子皮自然也就不可轻视了。第二句“纤手初抛乍有声”,写的是瓜子皮落到地上的声音,轻轻一扔,落到地上的声音很是清脆。

这开头的两句,前一句是视觉,后一句是听觉,一气呵成。而且颇有意思的是,为了把嗑瓜子这件事写得高大上一些,小才子用上了玉芽、纤手这么优美的描写,把这么普通的事写出了别样的美感,也当真是难为他了。

后两句才入到正题,“莫道东陵无托意”用了一个很有名气的典故。秦国有个名士叫召平,人称东陵侯,为人颇有气节。秦朝灭亡后,他不愿意再出仕为官,便在长安城的东郊种起了西瓜。他种出来的西瓜味道很好,在长安城很风靡,这种瓜就叫东陵瓜。

后世众多文人仰慕召平的为人,感佩他他这种自食其力、不愿同流合污的气节,所以在诗文中经常提到他。李白曾用“昔日种瓜人,青门东陵侯”,表达对他的怀念。王维也曾在不得志时,想到种西瓜,写道“门前学种先生柳,路旁时卖故侯瓜”。

12岁的龙铎在这一句中,正是用东陵瓜的典故,通过咏瓜子皮,来表达对召平的敬意。同时,最后一句“中间黑白尽分明”则是写瓜子皮的特点。从典故来看,龙铎写的应该是西瓜子,如果是这样理解,那他就是在写西瓜子皮一面是黑色,一面是白色,这就是黑白分明。但也有人认为写的是葵花籽,如果是这样,那黑白分明应该指的就是瓜子外壳的黑线和白线分明。

不管写的是什么瓜子皮,“中间黑白尽分明”都是说得过去的。龙铎就是要用这7个字告诉我们,做人应该有高尚的节气,分得清黑白,这就是瓜子皮告诉我们的人生至理。

作为一首咏物诗,最难的就是以小见大、由浅入深,龙铎这首小诗完美地做到了这一点。他抓住了瓜子壳的特点,通过一个典故的运用,让全诗完成了写瓜子皮到写人的转变,这是十分巧妙的。难怪老先生听完后,会说龙铎将来必成大器。这首咏瓜子皮诗,大家觉得有意思吗?欢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