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花10万就能学会开飞机,济南低空旅游航线将在雪野机场“起飞”

加速滑行、离开地面,升空……44岁的包云龙开着一架ComcoIkarusC42飞机,绕着雪野湖上空飞行一圈后,飞机平稳地降落。他打开驾驶舱,望着驰骋多年的蓝天,深色的墨镜背后,是他泛着光的期待。他曾是部队的特级飞行员,转业后毅然投身通航产业,跟有翅膀的飞行器打了半辈子交道,包云龙直言“早已割舍不掉”。

人们自古就有飞天梦,如今,手持拉杆冲上云霄已不再是天方夜谭。包云龙率先圆了梦,他推己及人,自掏腰包买了两架飞机,做起了教人开飞机的生意。包云龙坦言赶上了好时候,近期商河A1级通用机场开建,山东通用机场加快布局,通航产业的快速发展,为“飞机+”提供了无限可能。

“很多人对飞机还是没有概念,只有远离‘高大上’,跟大众近距离接触,变得‘触手可及’,通用航空才能真正‘热起来’。”包云龙毫不避讳地说。

多少钱能学会开飞机?10万元

济南低空旅游航线即将在雪野机场“起飞”

1988年出生的郭兆荣堪称飞机圈的“网红”,作为山东飞机之家通用航空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飞机之家”)年轻的掌舵人,由他出镜拍摄的短视频在抖音收获了百万+的粉丝、近千万的点赞。面对镜头,他时而一本正经地讲述他白手起家的奋斗史,时而西装革履地在飞机舱内介绍仪表盘的“奥秘”。有了短视频流量的加持,他的空中婚礼业务做到了全国第一。

“没想到吧,通航产业也有这么多网红新玩儿法。”在槐荫区绿地中央广场24层的办公室里,郭兆荣摆弄着三脚架和照相机,这位企业少帅眼神笃定地说。

一公司去年在济南办了3场空中婚礼

2019年9月1日,济南一对新人乘坐直升机降落在酒店门口。(受访者供图)

“你看,我的抖音上关于空中婚礼视频,最高的一条点赞71.1万,也就意味着这条视频浏览量肯定是过千万了。”郭兆荣直言,这并不是他的主营业务,但飞机之家遍布全国的“粉丝”大多都是这么认识他的。“一场空中婚礼价格最低6万6,能接受的还是少数,但你别说,太有面儿了,飞机一来,你们谁不拿出手机来拍照,这就是婚礼的焦点啊。”这对郭兆荣来说,也是绝佳的宣传机会。

自从2015年接了第一单“空中婚礼”后,公司便一发不可收拾,全国已经办了60多场,去年济南办了3场,这个领域,他做到了全国第一。

2019年10月2日,一架载着新人的直升机飞往他们举办婚礼的酒店。(受访者供图)

年过而立的郭兆荣是如何在烧钱的通航圈里占据一席之地的?除了年轻、会玩、懂网络,还归结于他与飞机的缘分。大学期间拿学费创业,没能获得第一桶金,他反而重重地跌在飞机的领域。他不服输,几年后又把触角伸向了飞机,几经浮沉,他不仅靠飞机还清了债务,还有了购买飞机的资本,如今公司已经拥有7架飞机,主要从事航空防治农林业病虫害、航拍航测、空中巡查、飞机租赁等业务。

在郭兆荣看来,低空飞行的通航产品深受地产、汽车等行业用户欢迎,公司业务现已拓展到全国166个城市。但与主营业务相比,商业活动类的业务仅占公司的5%。“我们会继续深耕飞机的短视频市场,期待带来更多新玩儿法。”

有40多年飞行经验的柴连国,最近也在研究他的抖音号。他把名字改为“跟柴哥学飞行”,内容也准备从日常分享变为飞行培训宣传。“我每天都接触飞机,一来普及驾驶知识,二来打个小广告。”柴连国是中俄飞行学院雪野湖基地院长,他坦言,如今在搜索框输入飞行员培训相关的关键词,结果寥寥,甚至连相关话题都没有,“毕竟这还是个很小众的行业,以精准的点对点宣传为主。”然而,新兴的短视频平台却成了个新的窗口,小众的行业有可能由此被大众熟知,柴连国直言“遇到了好时候”。

柴连国熟知飞行培训市场。根据市场行情,学习并考取直升机私用驾驶员执照的价格在20万元左右,而商用驾驶员执照则高达60万元。尽管只要获得执照,便能进入飞行员行业,磨砺几年后,一年的收入便能让培训费“回本”,但这样的费用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花10万元就能学会开飞机

不过对于飞行爱好者来说,近几年,有了低门槛的学习飞行的机会,包云龙做的正是这样的培训。

“只要获得运动类飞行执照,就能开这架飞机,它配有整机降落伞,能最大限度确保飞行员的安全。”包云龙如今的身份是济南龙云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告诉记者,这类执照的培训费约在10万元左右,一般人学习一个月,就能独立开飞机了。

这一切都得益于2019年交通运输部重新修改的《民用航空器驾驶员合格审定规则》,该规则涉及了对运动类飞行执照驾驶员体检考试标准的简化,包括体检标准降低,无需理论和实践考试,只要年满17岁等条件即可申请,这近一步拉近了飞机与爱好者之间的距离。

“开飞机并不神秘,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我们曾经培训过的学员,年龄最大的59岁,最小的20岁。”包云龙总是自嘲,自己现在从事的像“30年前驾校”。90年代初期,马路上没几辆汽车,驾校更是寥寥无几,而如今,开车成了大众的生活方式。“你说,飞机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汽车?”他站在机翼旁,拿手比划着飞机的起飞、降落的曲线,眼睛里泛着光。

尽管对通航产业充满信心,但一提起飞机的花费,包云龙也摆了摆手。飞机的烧钱是什么概念?他打了个比喻,从螺旋桨开始旋转的那一刻起,资金就像填烧炭火一样,不断往里加。“飞机的停放、起降、保险、器材损耗、燃油、机务等,都要花钱,运营成本很高。”他举例,花30多个飞行小时培养一个飞行员,要消耗两个轮胎、4个刹车片,费用近万元。

包云龙说,尽管10万元的培训费依旧不菲,但却也打开了突破口,如何让高收入人群成为通用航空消费的先行者,应该是当下通航市场思考的问题。

因为他们就像上世纪90年代那些拿着“大哥大”、开着小轿车的人一样,在群众中引领“通航时尚”,掀起“通航热潮”。

包云龙坚信,中国私人飞机驾照也将会大有市场。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看到这样一组数据,是关于全国私人飞机保有量以及私人飞行执照持有人数的。

针对普通游客的低空航线旅游即将上马

通用市场与大众最为密切的接触莫过于空中游览了。一到周末,莱芜雪野湖就成了济南人休闲度假的“后花园”,在雪野湖乘直升机观光,也成为通航公司们的一项收入来源。

莱芜雪野机场属于A2类,对公众开放。

纵览国内的空中游览项目,比较成熟的多在5A级景区。甘肃张掖的七彩丹霞景区飞行体验8-10分钟,费用在900元左右。海南三亚凤凰岛低空游览10-13分钟需要近千元。多年以来,通用航空的旅游项目乏善可陈,消费者体验成本较高。

随着政策的进一步放宽,通航业的确迎来了政策红利期。《通用航空经营许可管理规定》(下称《规定》)于2019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这一修改后的《规定》降低了行业准入门槛。例如,《规定》对空中游览的解释由之前“使用民用航空器在以起降点为中心,半径40千米的空域内载运游客进行观赏、游览的飞行活动”,修改为“使用民用航空器载运游客进行以观赏、游览为目的的飞行活动。”这意味着,空中游览的范围扩大。

而新时报记者了解到,除了飞行体验,莱芜雪野的低空游项目也正在上马。莱芜雪野通用机场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许增宝表示,目前从雪野机场“起飞”的低空航线旅游观光项目,目前的客群主要是飞行员群体,尚未正式对普通游客开放。“机场正在跟一家航空推进普通游客的旅游项目,很快将有结果。”

莱芜雪野机场可提供民用航空器停场、过夜、加油等服务。

到2025年,济南将有7个通用机场

济南通用航空:短板存在 未来有无限可能

半个月前,郭兆荣注意到了这样一则消息:济南首个A1级通用机场在商河开工,将于2021年底投入运营。持续关注行业动态的他兴奋不已,A1级的通用机场,建成后可开展10座以上航空器商业载客飞行,提供通用航空器试飞等服务,是可以向公众开放的最高级别的A1级通用机场,也是济南目前为止首个。“这意味着,我们的飞机日后可以停放,更能依托机场开展业务。”郭兆荣说,对通航公司来说,这就意味着有更多可能。

商河通用机场效果图

商河A1级通用机场开建,还有3个尚在规划

与民用运输机场不同,通用航空机场承担除个人飞行、旅客运输和货物运输以外的其他飞行任务,比如公务出差、空中旅游、空中表演、空中航拍、空中测绘、农林喷洒、公众救援、飞行培训、航空体验等。按照民航局《通用机场分类管理办法》,通用机场根据其是否对公众开放分为A、B两类。

新时报记者梳理发现,济南有平阴农用、平阴孝直、莱芜雪野3个已经建成的通用机场。其中,平阴的两个机场属于B类,不对公众开放。莱芜雪野机场属于A2类,对公众开放,可开展5至9座之间的航空器商业载客飞行活动,并提供民用航空器停场、过夜、加油等服务。

近日,济南首个A1级通用机场在商河开工。根据规划,到2025年,其中济南还将新增高新、章丘、历城3个通用机场。

商河通用机场效果图

作为A2级的通用机场,莱芜雪野通用机场航空产业链已基本形成。“机场常驻飞机有20多架,机库都停满了飞机,小型飞机只能放在展览馆。”莱芜雪野通用机场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许增宝说,800米的机场跑道上,汇集了应急、培训、空中游览、医疗救援等各式业务的飞机。

许增宝的手机通讯录就是个“百宝箱”,能串起整个济南通航圈的人和飞机。“你看,通航公司的飞机要停降、加油、保障,不都得跟机场打交道。”在他看来,通用机场是平台,为飞机提供服务,只有机场多了,连成点串成线,才能让飞机的起降拥有更多选择。

许增宝相信,通航市场是块“大蛋糕”,随着机场的建设,未来大有可为。

“蛋糕”很大,期待更多政策落地

通航市场的“蛋糕”很大,那么济南准备好了吗?

根据“企查查”提供的信息,注册地为济南且“在业”的通用航空公司数量为190家。“仅注册了通航公司,并不意味着可以开展业务。”山东省通用航空协会会长邢其年告诉记者,只有获得民航颁发的CCAR-91部运行合格证(商业非运输航空运营人运行合格证),通航公司才能依法开展各项业务,“目前山东有29家公司获得该资质,就济南来说,不超过10家。”他说,这意味着,随着通用机场的建设,济南市场有巨大的潜力可挖。

2012年11月,邢其年与人合伙成立了济南第一家通用航空公司。作为济南市场的领航者,他感受到了市场的潜力,在2014年,山东省通用航空协会成立,邢其年任会长。至此,他再也没离开济南通航圈。

邢其年说,通航飞机大多从德国、美国购买,飞机厂商在国内设有代理,对于通航圈的人士,购买飞机渠道早已不是问题,哪怕是门外汉,搭上一位业内人士,也能买到。但个人购买飞机后,也无法实现“飞机自由”。“个人飞机需要寻找有资质的通航公司运营,飞机起飞也受限,需要先后向所属地空军和民航局报备。具体来说,要在起飞前一天下午3点之前报备飞行计划,不仅如此,飞行当天,起飞、飞行和降落时都要向塔台联络报告。”

邢其年认为,这是一个快速增长的产业,是未来的朝阳产业。但目前的规模跟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还是太小了。“到现在,我依然觉得通用航空很有发展前景,我儿子、侄子都是飞行员。”邢其年说,但如今通用航空发展在停放、起飞、线路等方面依旧受限,他也期待着更多政策的落地。

泰安森林防火演练,直升机编队飞往火灾现场。(资料照片)

“空中120”每小时收费4.5万元左右

进驻济南最早的空中医疗救援机构因亏损已撤出济南市场

除了观光、培训,通用航空在救援等领域用途也越来越广泛。其中,山东省应急厅航空护林站就在莱芜雪野机场,他们随时待命,一旦有任务指令,将立即奔赴现场。去年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的森林火灾,今年青岛小珠山森林火灾现场,都有他们救援的身影。

而对于和老百姓关系更密切的“空中120”,济南市场也早有布局,但由于种种原因限制,通航救援还是一种辅助救援手段。其中价格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今年2月,作为进驻济南最早的一家空中医疗救援机构,九九九空中救护有限公司撤出济南市场,返回了烟台总部。公司总经理吴宵东对这其中的缘由直言不讳:从2016年进驻济南,到现在为止接了不到10单,没有营收,一直是亏损状态。

吴宵东说,医疗专用直升机就是“空中的120”,区别于其他直升机的是,医疗专用直升机上除了机长和副驾驶外,还需要配置除颤仪、呼吸机、输液泵等急救医疗设备和担架,及医师和护师等医疗机组成员,“病患需要紧急医疗救护时,拨打相关电话,在符合派飞条件前提下,救护直升机在30-60分钟黄金救援时间内到达事故现场,在飞行过程中随机医护人员可以对病患进行实时监控并进行必要的救护。换句话说,120救护车上有的,我们也都要有。”

雪野湖空中120进行水上救援演练。(资料照片)

说到亏损,吴宵东长长叹了口气,在他看来,对于直升机救援,老百姓认知少,甚至连用的渠道也不清楚。除此之外,就是飞机救援市场价格较高,飞机起飞,每小时收费4.5万元左右,即便是有优惠但普通老百姓依然难以承担。

区别于其他直升机的不仅是飞机上所要配置的设备和人员,救护直升机需要365天备勤,随时待命,这其中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支出,也是一笔巨大的开支。“飞的少,营收就困难,长此以往,肯定是亏损。”

据吴宵东介绍,每架救援直升机,加上医疗构型改装和医疗设备,价格在3000万元左右,每架飞机每年的维护费用也得600至700万元,参与一次救援,人工和燃油费等各种费用,成本大多在3万元左右。

换句话说,通航企业涉及救援领域也是需要门槛的。对于高昂的费用问题,曾有企业参考国外的先进经验,采用与保险公司合作的模式运营。但即便如此,叫个“空中120”,对于市民来说,依旧有些遥远。

虽然撤出了济南,但吴霄东并不会轻易放弃空中医疗这个领域,“航空医疗救助在国内刚刚起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记者手记】

飞机上天后的任何可能

小时候,我觉得飞机是会在天上拉线的“外星机器”;长大后,我第一次坐飞机,曾因不会系安全带而窘迫地满脸通红。印象里,飞机是个庞然大物,是我远不能及的。

这次采访却消除了我们之间的隔阂。当我坐着C42冲上云霄,身旁的驾驶员拿手戳了我一下,他指着我头戴的耳麦说:“可以说话。”我这才放松了紧张的情绪,见他单手操作,流畅地起飞、降落,神秘的飞机就这样一步步揭开了面纱。

这场关于通用航空产业的采访耗时近一周。我顺藤摸瓜,以采访为中心点,理出了济南通用产业的朋友圈。从对这个行业的了无所知,到渐渐画出它的轮廓,原来济南的通用航空产业已经发展近10年,这其中,与人的距离正在慢慢拉近。

接连几天的每次采访,我都会向采访对象提同一个问题:下一步,您觉得通航产业如何跟老百姓产生更多交集?

柴连国说,要把飞机做出航空文化,才大有可为。“就像摩托车、赛车一样,它们跟飞机一样,都是交通工具,但有了航空文化,就能吸引更多人了解、认识。”他希望能有人把飞机玩起来,例如直升机开酒瓶、与太极拳互动,让人觉得有趣,就能更走进大众。

郭兆荣通过短视频吸纳了100多万的粉丝,在视频里,他是指着飞机,跟粉丝们分享飞机知识,他直言,之所以空中婚礼的订单来自全国,是因为这一部分是粉丝行为。郭兆年不觉得自己在做飞机文化推广,但他也切实地拓展着这个领域。

我们自古就有嫦娥奔月的神话故事,对于天空,古人骨子里就有“征服”的信念。诚然,飞机的购买、运营等如今都有种种限制,但它的“不自由”却能让我们期待日后的“更多可能”。不管人们是否认同,飞机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新时报记者:薛冬 梅寒

编辑:韩璐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