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海地的第一个也是最后的一个国王,原因不出所料

海地王室夫妇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加冕。在接受了华丽的王冠和权杖之后,亨利·克利斯朵夫登上了 20 米高的宝座。但夹道欢呼的民众绝不会料到,海地第一位的国王,也将会是最后一位。

出生在格林纳达岛的克利斯朵夫生而为奴,他的童年是在多个加勒比岛屿之间度过的。

1779 年,年仅 12 岁的他,跟随他的主人在萨凡纳战役中帮助美国革命者。这场旷日持久的围攻将是克利斯朵夫第一次遇到暴力革命。关于克利斯朵夫战后的生活,现存的书面记录很少。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们知道他在法国殖民地圣多明克,也就是现在我们说的海地的一家酒店做石匠和服务员。

1791 年,当殖民地的奴隶起义时,克利斯朵夫又得到了一次争取自由的机会。在图森·卢维杜尔的领导下,叛乱分子与种植园主以及寻求控制该岛的英国和西班牙军队作战。克利斯朵夫很快就在队伍中晋升,证明自己与更有经验的将军不相上下。

直到 1793 年,卢维杜尔成功解放了圣多明戈所有的奴隶,到 1801 年,他把圣多明戈岛建成了半自治殖民地。但在这段时间里,拿破仑·波拿巴在法国掌权,他的任务是恢复整个帝国的奴隶制和法国的权威。法国恢复奴隶制的努力遭到了激烈的抵抗,克利斯朵夫将军甚至烧毁了首都以防止军事占领。

最后,叛乱和黄热病爆发迫使法国士兵撤退,但战斗并非没有伤亡。卢维杜尔被俘,在法国监狱里死去。几年后,克利斯朵夫 9 岁的儿子也面临同样的命运。革命之后,克利斯朵夫和将军让雅克·德萨林以及亚历山大·佩蒂翁在新政府中担任要职。

1804年,德萨林被宣布为海地独立的皇帝。但是他想独揽大权的欲望疏远了他的支持者。最终,德萨林的统治引发了一场政治阴谋,最终导致他在 1806 年被暗杀。随后的权力斗争导致了内战,把国家一分为二。

到 1807 年,克利斯朵夫在海地角担任北方的总统,而佩蒂翁在太子港统治南方。佩蒂翁试图以美国为榜样忠于革命的民主根源。他甚至支持其他国家的反殖民革命。这些政策赢得了他的人民的喜爱,但却减缓了贸易和经济增长。

相反,克利斯朵夫对海地独立有更激进的计划。他重新分配土地给人民,同时保留国家对农业的控制。他还与包括英国和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建立了贸易关系,并保证不干涉这些国家的外交政策。他甚至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城堡,以防法国人再次入侵。

为了完成这一切,克利斯朵夫设立了强制劳动制度,为了加强自己的权威,他在 1811 年自立为王。在他统治期间,他和他的妻子以及他们剩下的三个孩子住在一个名为圣苏西宫(Sans Souci )的优雅宫殿里。

克利斯朵夫的王国见证了贸易、工业、文化和教育的快速发展。为了建立公共教育,他把著名的欧洲艺术家和欧洲教师引进海地的文化舞台。虽然国王最初在他的臣民中很受欢迎,但他的劳工法令令人不安,让人想起了海地人为摧毁奴隶制而进行的斗争。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专制的政策失去了人心,他的南方宿敌日渐得势。

1820 年 10 月,他的统治终以悲剧收场。在中风后数月,国王憔悴无力执政,军队的主将纷纷叛逃到南方军队。国王最后众叛亲离,落寞自杀。

时至今日,在克利斯朵夫宫殿摇摇欲坠的废墟中,在作为第一个永久废除奴隶制的国家的海地遗迹中,仍能找到克利斯朵夫复杂历史的痕迹。